书拟人生 > 祸害成夫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序言 莫颜

  这本书的问世,起因于很久以前的某一日,有读者来信说很想看重生故事,问我何时会写小女子还记得当时的回答是,如果能找到有意思的灵感,而我也有兴趣就写。

  世面上好看的重生故事很多,小女子一直找不到自己想写的重生故事,所以这个承诺便一直拖延到现在。

  中间经过了好几年,有一天,重生灵感宝宝莫名其妙就来投胎了,勾起了小女子的兴趣。

  因此来到文创风的第一本书宝宝,莫颜决定要把它生出来,作为我在文创风的第一本纪念书。

  还记得上一本重生故事,是二0一三年的《宰相高深莫测》,时隔五年,二0一八年献上《祸害成夫君》,总算完成小女子当时的承诺,哈。

  重生二字,我觉得它代表一个机会、一个希望,所以在设定这本架构时,女主角没有开金手指,也没有占到重生的优势,而是自已去开创命运。

  我觉得重生的真正意义在于心境的改变,心境变了,才会有新生,而改变是会引起蝴蝶效应的。

  生命的美好,在于你永远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这样的人生才值得期待,你上一刻或许是赢家,下一刻可能变成输家。

  但输臝不是人生的全部,过程中的体悟才是淬炼出的灵丹妙药,可以吃进肚子里,让人从头石变成一颗真正的钻石。

  所以这本重生故事,会写到女主角在险境中的抉择和应变。

  一个人的改变,可以牵动另一个人跟着变化,这里的另一个人,自然就是男主角了。

  想看开外挂和金手指的,这里看不到喔,但请相信我,根据作者对老天历年来的观察,以及从许多朋友故事中取经,加上自己一些亲身经历,而归纳出一个事实——老天给女主角的磨练,从来不会因为她的重生而放过,照样让女主角躲不开、避不掉,又意想不到。

  这样的设定写起来,小女子觉得十分有意思,这次的创作有些改变,唯一不变的是依然希望大家在莫颜的书中,享受到阅读故事的乐趣。

  第1章(1)

  这一世,苗洛青再度死于冉疆之手。

  她是个年轻貌美的剌客,奉命剌杀锦衣卫北镇抚使司大人冉疆。为了找机会下手,她潜入冉府,成为冉疆的贴身丫鬟,成功接近他,还上了他的床。

  她武功不差,但对手是武功高强的冉疆,所以她只能用美人计。

  每个剌客都有独一无二的本事,苗洛青也不例外,她的本事便是媚杀,以美色为饵,媚惑对手,取其性命。

  然而,刺杀冉疆,却成了她九生九世的恶梦。

  为何是九生九世?因为她剌杀冉疆九次,死在他手上九次,也重生了九次。

  苗洛青认定冉疆就是专门生来克死她的大恶人。说起来,她与他无冤无仇,剌杀他不过是奉命行事,但随着每一次剌杀失败,他们之间便累积了九世的血海深仇。

  她与他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管她如何使计耍谋,并根据前一世的经验来修正这一世的计划,最后活下来的都是他,而她都是惨死的那一个。

  她恨冉疆恨到都要向阴曹地府的阎王抗议了,可惜还来不及见到阎王,就又莫名其妙的重生了。

  这九次重生,她曾被冉疆一箭穿心、下毒、震碎心脉,皆是惨不忍睹。

  说穿了,冉疆对付她,就跟捻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第九次死后,她睁开的第一眼,看到的是同样熟悉的屋子、同样熟悉的床,以及同样熟悉的家具。

  她缓缓坐起来,苍白美丽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有清冷和极度的倦怠。每次死在冉疆手中后,她都会在这个时间、在这间屋子、在这张床上重生过来。

  这次是第十次重生了。

  「啧……又活过来了……」她自言自语,嗓音幽冷清淡,没有一丝喜悦,只有麻痹。

  九次剌杀失败,九次死状凄惨,换作任何人都会感到挫败,更何况最后一次,她被冉疆一刀腰斩,死前还撑了一会儿,处在极度恐惧和痛苦中。

  她还没有疯,已经算不错了。

  屋门突然被推开,一名女子闯了进来。

  「哟,都什么时辰了,居然还赖在床上偷懒?」

  说话的女子叫秋月,跟她一样是冉府里的丫鬟,见她还待在床上,立即高声讽剌。苗洛青淡漠地瞧了秋月一眼。以往她和秋月两人总是针锋相对,明争暗斗,但今日她却懒得跟她唇枪舌战,只是静静地坐在床上望着她。

  「怎么变哑巴了?大人回府,需要人伺候,你不在,蕊儿便代替你去伺候大人了,你还杵在这儿偷懒?」

  苗洛青依然冷漠地望着她。

  秋月与自己向来不对盘,却特地跑来告诉她这事?依照重生的经验,她知道秋月在说谎,真相是蕊儿被设计去顶了自己的差事。

  秋月的目的是要她和蕊儿在冉疆面前争吵,惹冉疆心烦,她秋月好坐收渔翁之利。秋月喜欢冉疆,一直想抢走她贴身伺候冉疆的差事,而她因为有任务在身,从不让她得逞。

  但这一世,她决定成全秋月。

  「秋月,我病了。」见秋月愣住,不等对方回答,又继续道:「我很不舒服,这几日恐怕无法去大人身边伺候,你帮我跟赵管事说一声,告个假吧。」

  秋月一脸意外,接着又露出疑惑。「你病了?」

  苗洛青垂下眼,病恹恹地躺下,做出娇弱无力之状。「我现在全身无力,头昏脑胀,根本无法去伺候大人。」

  秋月本是故意来刺激她,要她去跟蕊儿吵架,没想到人家却病了,还想告假。她心思一转,脑子里立即有了另一个主意。

  「既然如此,你就躺着吧,我就勉为其难帮你去跟赵管事说一声。」秋月不再跟她多说,转身走出屋子,挟着心思,匆匆去找赵管事。

  秋月一走,苗洛青便又坐起来。她知道,秋月会趁这个机会去抢她的差事,如此正中自己下怀。

  苗洛青受够了,这一世,她不想再落得惨死的下场,她决定避开冉疆,离他越远越好。只要不杀冉疆,就少了被他做掉的危险。

  但这个决定不能让组织察觉,她必须保守秘密。幸亏组织没有规定她在什么期限之内必须杀掉冉疆,所以她能拖一天是一天,至于其他,以后再看着办吧!

  苗洛青下定决心后,便在屋里休息三日,装病到底。

  三日后,她出了屋门要去上工。如她所料,原来的差事落到秋月手上,她被告知去找赵管事。

  赵管事说她病了太久,那差事不能没人做,遂找秋月顶替她,又找别人来顶替秋月。这顶替来、顶替去,最后就只剩灶房有缺人了。

  听到自己被调去灶房,苗洛青冷笑了下。

  灶房是粗使丫鬟的差事,像她和秋月这样有姿色的丫鬟,都是被分配到内院做些精细活,怎么也轮不到她去灶房,这赵管事分明是故意的。

  苗洛青看着赵管事色迷迷的目光,心底有数,赵管事是在等着她「贿赂」呢。

  「明白了,我就去灶房吧。」她不在乎,不管是烧火丫鬟或洗碗丫鬟都无所谓,只要能离冉疆越远越好。

  赵管事没想到她连求都不求,就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他原本还想着只要她开口相求,他就乘机提出要求。

  「既然你愿意调去灶房干活,原来的睡房也得换了,你就搬去灶房大寮,和大伙儿一块挤着睡吧。」赵管事状似不经心地说。

  府里都知道,灶房的仆人寮房跟内院的丫鬟住房差了好几个档次,上等丫鬟住的是两人一屋,不管是床铺大小或家具摆设都较为精细干净。可灶房的下人大寮就不同了,都是粗使丫鬟和老妈子一块睡大通铺,大伙儿全窝在一屋,什么味道都有,到了晚上还有打鼾、说梦话、磨牙的,热闹非凡,吵得人睡不着。

  赵管事不信青儿这丫头受得了,肯定听了变色,不过他再度错估了,苗洛青只是表面看似弱不禁风,实际上却是能吃苦的。去灶房干粗活、睡大寮,于她何难?连个苦字都称不上。

  在赵管事的错愕下,她潇洒地转身走人,这是打算回房收拾了。

  赵管事脸色一沉,威胁骂道:「臭丫头!不知好歹,到时可别来求我,若是来求,就不是花银子了事,而是用身子……」说到这里,他满意地瞧见青儿停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他,却不料接收到一双冷冽锐利的目光。

  苗洛青是刺客,自有她冷血的一面。那双美眸暴出锋芒,挟带着杀意的威压朝他袭去,直剌入他眼底。

  赵管事被她如此冷不防的盯上,霎时背脊窜起一股寒意,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人也傻愣当场。

  苗洛青得到他眼底的怯意,目的达到,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离开后,赵管事才回过神来,莫名其妙地抚着心口,不禁自问:怪了,他刚才被那丫头瞪一眼,怎么突然就瑟缩得说不出话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