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祸害成夫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思及此,他不禁怒火起,咒骂一声。

  「臭丫头,敢给我使眼刀,逮到机会,看我如何整治你!」他心里想的全是下流的龌蹉事。

  当初青儿一入府,他就瞧上了她的美色,不管他如何明示、暗示,都得不到那丫头的青睐。

  对赵管事来说,他看上哪个丫鬟,是那丫鬟的福气。他在府里虽是个小管事,但要不了多久,肯定能坐上大管事的位置,那青儿这般不识抬举,他心中记恨,发誓迟早要得到她。

  苗洛青打定主意远离冉疆,因此调到灶房,搬离住房,正好称了她的意。她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好好想个办法,看找什么理由离开冉府,既不让冉疆起疑,又能对组织有所交代。

  但这件事难在她奉组织的命令剌杀冉疆,宫主若没收回成命,她不能离开冉府,就算要离开,也必须找个不得已的理由瞒过去。

  苗洛青本以为待在灶房便能远离冉疆,却没料到命运的齿轮似乎存心与她作对,来灶房干活不过十日,府里便发生了大事。

  「有剌客!」

  不知是谁高声喊叫,如惊雷炸开,让府里上下一阵骚动。

  苗洛青此时正在洗碗,听到剌客二字,心头一惊。

  她停下手边的差事,随着其他仆人走到外院。

  厨房管事鲁大娘忙抓了一名仆人询问。「怎么回事?」

  「不得了,有人要刺杀大火呢!」

  「剌客有多少人?大人可有事?」

  「听说剌客是混入咱们府里的人,被大人下令围住了,正在做困死斗!」这名仆人说完,便要匆匆赶去看热闹,其他仆人也放下手边的差事跟过去了。

  苗洛青默默地跟随众人前去,她心下暗忖,原来除了自己,这府里还埋伏着其他刺客?不知这刺客是否跟她一样,都是宫主派来的?

  她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她知道为了剌杀成功,组织有时会秘密加派另一个刺客

  埋伏在暗处,等待机会下手。

  这么做一来是为了计划周全,提高成功的机会,二来是监视,万一第一位剌客失败了,为了避免他在酷刑下出卖组织,第二位负责监视的剌客便要及时杀人灭口。

  苗洛青心中怀疑,这名刺客会不会是宫主派来监视她的?见她被调到灶房,没机会下手,便自行出手刺杀冉疆?

  苗洛青随着众人前去,越过人群,瞧见一名持刀女子正被众侍卫围住,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丫鬟秋月。

  苗洛青心中惊讶不已。没想到秋月竟是刺客!

  此时秋月脸色苍白,身上染血,显然是在一番恶斗中受了重伤,她的下巴脱臼,双手被一名侍卫压制在背后,动弹不得。

  剌客若刺杀失败,为了不落入对方手上,会服毒自尽,但秋月下巴被卸,可见是来不及服毒便被制住了。

  苗洛青看着秋月,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这时,原本围在四周的侍卫突然分成两列,让出一条路,而路的另一头,一抹魁梧的身影沉稳地走来。

  他身姿挺拔,如笔直的刀锋,剑眉星目,相貌冷峻,那一身不怒自威的迫人气势笼罩全场,压得众人噤声不语。

  冉疆!

  苗洛青下意识低头,退了一步,将身形隐在众人后头,藏得更深。因为前几世的阴影,让她对冉疆无形中生出一股畏惧,避他如避蛇蝎。

  第1章(2)

  冉疆来到秋月面前,冷凝的视线将她从头到脚扫了一眼。

  「谁派你来的?若肯老实招供,便留你全尸,给你个痛快,省得本官还得费事送你进诏狱。」

  一旦进了锦衣卫的诏狱,等同入了地狱。狱内刑法残酷,连杀人如麻的盗匪也会为之胆寒。

  秋月迎视他冷戾的目光,只是冷笑了下。光是这不服输的眼神,便知道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冉疆见状,亦回以冷笑,他左手往旁伸出,一旁的侍卫立即奉上一把刀,他刀握在手,缓缓移到身前,刀面在阳光下,闪着冷冷的刀光。

  他不由分说,手中刀锋一斜,缓缓切下秋月肩膀上的一块肉。

  是的,缓缓。他一边切猪肉似的割下秋月的肉,一边好整以暇地问:「可愿招供?」

  秋月下巴脱臼,无法尖叫,在刀身入肉时,喉头只能发出痛苦的呻吟,脸上现出狰捧之色,显示她正承受着被割肉的痛苦。

  除了侍卫们面不改色,所有冉府上下的仆人们,都因为眼前的景象而屏住呼吸。

  秋月颤抖着身子,她双手被侍卫缚住,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

  冉疆手中的刀便如此缓慢的东割一块、西切一片,每割下一块肉,便问一句是否愿意招供。

  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就这么血染全身,苦痛备尝,却又不至死。

  冉疆生生地割了她十三块肉,才收刀停止。

  「送进诏狱。」他冷冷命令。

  话一出,立即有两名侍卫上前,将秋月肢体不全的身子拖走,沿路还流了一地的血迹。

  众仆人们已然脸色苍白,有人禁不住反胃和恐惧,捣着嘴悄悄跑到一边去吐。

  苗洛青知道,冉疆是故意在众人面前行刑,借此震慑众人,好教他人知晓,敢生出异心,或是犯到他头上,他便让对方不生亦不死。

  冉疆把刀丢还给侍卫,转身大步离去,众人也纷纷四散开来,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没人敢多说一句。

  苗洛青也跟其他人一般,沉默地往回走。她的心揪得发疼,因为某一次的前世,她也如秋月一般,被他一刀一刀的凌迟,送进了诏狱。

  秋月的下场,就跟她那一世一模一样。

  直到这次重生,苗洛青才知晓秋月是刺客。上一世自己恐怕是死在秋月前头,所以才不知道此事。而这回自己称病,让秋月顶替自己的差事,才有今日的事发生。

  每一次重生,如果她改变做法,连带也会影响到一些事情的发展,这让苗洛青更加相信,只要不再跟冉疆作对,定能改变自己惨死的下场。

  有了这份信心,苗洛青生出了希望,让原本因为记忆牵扯出的阴霾和疼痛减轻不少,脚步也轻快许多,继续回到灶房干活。

  秋月的事让大伙儿都噤声了,没人敢随意嚼舌根。大人恐怕会针对刺杀之事清查府内,这时多说一句话,恐怕祸从口出。因此大伙儿个个低头干活,保持沉默。

  苗洛青本以为自己就此相安无事,谁知过了一会儿,一名侍卫前来,大声质问。

  「丫鬟青儿在哪?」

  苗洛青怔住,心头暗惊。在静默之下,立即感到众人的视线不约而同朝她盯来。

  她做了个深呼吸,缓缓站起来,而侍卫的目光也同时朝她射来。

  侍卫大步上前。「你是青儿?」

  「是。」

  「随我去见大人。」

  苗洛青轻轻应了一声,便低头敛目,跟着侍卫走出灶房。

  她心中惊疑不定,心思百转。冉疆为何要见她?是不是他发现了什么?难道他对她起疑了?

  苗洛青全身紧绷,脑子闪过许多想法,最后她确定,自己并未露出任何马脚,冉疆没道理会怀疑她,不如暂且观望,走一步看一步,万一苗头不对……

  想到上世的惨死,她脸色一沉,下定决心,与其被他折磨,不如自我了断。

  她跟着侍卫来到书房,低头进了屋,一进门,便瞧见赵管事跪在地上。

  赵管事在她进屋后,抬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中带着恨意,令她心头深感不妙。

  「大人,青儿带到。」侍卫说完,苗洛青立即感觉到冉疆锐利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同时带来一股威压。

  「抬起头来。」男人威严的嗓音十分清冷。

  苗洛青在他面前,必是极度收敛自己的气场,换上一副怯弱的表情,微颤颤地抬头,端着小心讨好的脸色,带着三分敬意、七分惧意。

  冉疆盯着她,清冷的俊眸一如以往的黑不见底,细细打量那娇美的容色。

  青儿在他身边服侍了半年:她细心手巧,安静温柔,也懂得察言观色,将他服侍得体贴入微,颇让他满意。

  半个月前,青儿因病告假,管事让秋月替了她,在他身边伺候。他不以为意,只要伺候得好,身边的丫鬟是谁,他并不在意,不过身边的丫鬟竟是潜伏已久的刺客,这件事惹怒了他。

  「青儿,你本在我身边伺候,因何去了灶房?」冉疆沉声质问。

  苗洛青低着头,能感受到上头传来的威压。她虽忌惮冉疆,但根据几世以来她对冉疆的了解,在这精明的男人面前,什么都蹒不过他,与其对他耍心思,不如照实回答。

  「回大人的话,奴婢因为病了,告了几日假,等到康复后,赵管事便告诉奴婢原来的差事没了,只剩下灶房的缺。」

  「喔?你就这么听话?管事让你去灶房,你就乖乖的去?」

  「不,奴婢自是不愿的,但是……」她停顿了下,似有犹豫。

  上头传来冉疆冷冷的命令。「但是什么?说。」

  苗洛青想了想,忽地弯下身,伏跪在地。「能服侍大人,是奴婢的荣幸,但若要奴婢献出身子来换取差事,奴婢不愿意。」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