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祸害成夫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1 页

 

  他回答。「禀皇上,青儿虽是刺客,却爱我爱到违背命令,为了我挡下刺杀,这么笨的剌客,肯定被组织唾弃,而臣想娶她,是因为这世上愿意为臣挡剑的女人,只有她一个。要说色诱,是臣色诱了她,请皇上明查。」

  最后一句话,让皇上不禁失笑,指着他笑骂。

  冉疆深知皇上脾性,与其隐瞒,不如从实招来,唯有如此,才能得到皇上的首肯,因为皇上重视的始终只有他的忠诚,至于他娶谁,只要不是家世显赫的官家女,皇上并不在意。

  最后,皇上亲口允诺赐娶民女苗洛青为冉疆的妻子,以后谁敢用青儿的剌客身分当作把柄来威胁他都没用了。

  有了皇上的亲口赐婚,冉疆大肆操办,一个月后将婚事办妥,把苗洛青娶过门,顺道捜刮各地送来的大礼和油水。

  洞房花烛夜的新房里,新郎冉疆压着新娘苗洛青,勾着魅惑众生的俊美笑容,对她色迷迷地威胁。

  「我救你出火海,你是不是该好好用身子报答我?」

  明明将她里外都吃干抹净了,他却还是乐于与她打情骂俏,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不过与他相处久了,苗洛青多少也学了一、两成他的狡猾。

  她媚眼朝他横去。「我也救过你,可没要求你肉偿啊!」

  他挑眉。「哟,丫头变聪明了呢。」

  她切了一声。「我从没笨过,是你太奸诈了。」

  他哈哈大笑,搂着她又亲又摸,爱死了她的冷嘲热讽,两三下就扒光她,一如既往地占有她。

  苗洛青早被他撩拨得全身发软,她心想,这个男人啊,原来只要是他认定的人,他就会将冷硬无情化为绕指柔。

  他对敌人残忍无情,但是对他喜爱的女人,却是宠爱至极,视若珍宝。

  她很庆幸,这一世她总算选对了路,彻底改变命运,从他的敌变成他的妻。

  她不禁感慨,冉疆说对了一件事,像她这样身分危险的人,若是没点权势的男人,如何能护得住她?

  也正因为他有权有势,手段够狠,对上杀手门派才能嚣张得过人。

  苗洛青闭上眼,沉醉在他的欢爱云雨下。

  今后,她将以新的人生、新的身分、新的心境,接纳他、爱他,与他白头偕老,共度一生。

  一夜销魂后,她沉睡在他怀里,本该是美丽的一夜,她却又作了恶梦。

  最后,她是哭着被他摇醒的,而她甫一睁开眼,见到他这张脸,二话不说,立刻气得打他、咬他,哭得像个孩子。

  「怎么了?」冉疆一脸莫名其妙。

  「在梦里你对我好残忍、好可怕,简直坏透了!」她气哭地告状。

  他一脸恍悟,将她搂紧,一边温柔地拍抚她的背,一边轻声细语地哄着她。

  「莫怕,梦都是相反的,梦里我对你有多坏,现实中我对你就有多爱……」

  番外篇一:冉疆的宝物

  一名女子身着淡雅的衣裙,她身上并无太多钗环、坠饰,只有一支素雅的玉簪插在妇人发髻上,却不减她的清贵娇美。

  她素净的脸上并无描眉扑粉,因她不爱那些浓妆艳抹,尽管她已经打扮得很素净,却还是有一双火眼金睛盯上她。

  「不知这位夫人在找什么?」

  苗洛青怔住,闻声转头瞧去,就见一名男子站在她五步之距,一双眼含笑望着她。此人生得面若桃花,有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眯笑的眼眸幽深似海,能在那双眼里瞧见自己的影子,好似那双深邃的眼只装得下你。

  苗洛青来到这间店铺便是为了挖宝,她好奇地打量对方,轻问:「我听说,这儿专卖别家没有的宝物。」

  「夫人想找宝物?那真是来对了,我这儿的确有许多稀奇宝物,不知夫人想买什么?」

  「你是掌柜?」

  「正是。」男人眼底的笑带着流光异彩,将她的美收进暗沉的眼底,细细品味。此女乃绝色,内媚动人,是个尤物。男子识女无数,绝不会看错。

  「我要天蚕宝甲。」

  这话一出,男子不禁意外,料不到她想寻的竟是这样的宝物。

  「夫人……要买天蚕宝甲?」

  「据说这天蚕宝甲薄如蚕丝,轻如羽衣,却能护体,刀枪不入,我寻它许久了。」见他犹豫,苗洛青不禁失望道:「你们没有吗?」

  花狐狸见她面露失意,更显娇美动人,如涓滴软水,侵入心石,搔得人心痒痒。

  「夫人找对人了,我这里正巧有你说的那件天蚕宝甲。」

  「太好了。」她惊喜道:「可否让我一观?」

  男子既然说出口,自是要引她入内去看,她自己提出来,正称了他的意。

  「当然,夫人请随我来。」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邀她入内。

  在他的邀请下,苗洛青不疑有他,从外间进了内间,往屋子里走去,而身后的男子也抿出一抹邪气的笑,彷佛看着一只美味的白兔,天真无邪地跳入自己的地盘。

  到了屋里,他很自然地将门带上,然后拿出一件宝甲,搁在案上,示意她过来瞧。苗洛青一双美眸都亮了,问道:「可试否?」

  男子含笑拿出一把小刀,递给她。「夫人尽可试。」

  在她接过小刀时,他的指掌也似有若无地碰了她的手。

  嫩若凝脂,光滑如丝,果然是个尤物。

  苗洛青似是没注意到他这个小动作,而是专注地拿过小刀,往宝甲上剌下去,那宝甲果然分毫不坏,真能抵抗刀尖的锐利。

  「果然名不虚传,这宝甲多少银子?」她惊喜地问。

  「实不相瞒,此乃无价之宝,自是无价。」

  她愣住,娇美的神情有些懵。「你的意思是?」

  他眼底笑意更深,磁哑的语气也多了抹意味深长。「无价之宝,得用无价来换。」

  「用无价换?」苗洛青摇头。「我只有银票,没有无价的东西可换。」

  「非也,每个人身上必有无价的东西,例如匠才者,手艺无价,兵者,兵书无价;老者,青春无价,病者,健康无价。」

  苗洛青明白了,但随即又疑惑。「但我既非匠才,非兵者、老者,亦无病痛。」

  「夫人貌美如花,天生尤物,内媚之体,便是无价。」

  苗洛青故意装胡涂。「什么意思?」

  男子低笑道:「夫人的无价,便是自身,想要天蚕宝甲,得拿贞操来换。」

  苗洛青呆住,继而拧眉。「那我不买了。」说着就要离开,但她才跨步,便被男子挡住。

  「夫人既然进了我的门,岂能随意离去?」

  「你想干什么?」

  「实不相瞒,在下第一眼见到夫人,便惊为天人,想一亲芳泽。」

  她瞪着他,嗔怒道:「别打我主意,你付不出这个代价的。」

  「只要你肯从了我,这天蚕宝甲就是你的了。」

  「你若碰了我,莫说天蚕宝甲,连你的命都保不住。」

  「夫人没听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他笑若桃花,十足魅惑,猛地伸出的手迅捷如鹰,要采摘她这朵花。

  他以为抓她轻而易举,却没想到,触手只抓到了空气,一眨眼,那女人已在十步之外。

  男子愣住,继而眯起狐狸般的眼。「竟是个练家子?我倒是看走眼了,原来夫人深藏不露。」

  「你别碰我,我夫君视我如至宝,你若碰我,他会杀了你的。」她好意警告,说话时,一如初见般的温柔,就算生气也只是秀眉微蹙,这样的她,反倒更惹人心猿意马。

  男子的声音也一如既往的温柔。

  「我这人专收天下无价之宝,不管是死的、活的、物品,或是人,尽在我收藏之列。夫人若肯跟了我,我自然也视你如至宝。」

  她轻哼。「不可能。」

  这语气好似在对一个霸道的心上人说话,令男人更不想放手。

  「既如此,在下只好用强的了。」进了他的地盘,就没放走嘴边肉的道理。他立即施展擒拿功抓她,知道她会武,手下也用了七成功夫。

  两人一来一往,打了起来。

  男子能收集这么多宝物,自是功夫不容小觑,他将美人引进来,便是早有了准备,而她会武功这一点,除了意外,更多的是惊喜。

  这女子内媚动人,还身怀武功,比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弱女子,更令他食指大动,征服起来也更有劲。

  两人来回一百多招,最后男子占上风,一把将苗洛青搂住,让她压在墙壁上,困在他的气息之中。

  她受制于他,却只是拧眉,脸上未见惊慌之色,沉静中见胆气,令他更感稀奇,直觉自己找了个宝贝。

  「夫人好生沉稳,甚合我意。」说着,就要低头去吻她。

  这时候一人急急敲门,在外头大喊。

  「公子!不得了,咱们被锦衣卫包围了!」

  「什么!」

  「什么!」

  两人同时出声,不只男子惊讶,苗洛青也惊了,而她的反应比他更快。

  「你这里可有逃生密道?」

  男人愣住。「没有。」

  「没有?你居然没给自己留后路?花狐狸,你逃遍大江南北,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