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砸钱聘憨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临走前,她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低调奢华的装潢,除了赞叹还是赞叹,赞叹业主的大手笔,更赞叹上门的贵客为了青春貌美而一掷千金在所不惜的豪气,难怪现在医美诊所如雨后春笋,还供不应求,而她光是看到同学会五千块的费用就吓得肠胃打结。

  唉,人比人终究是会气死人,所以务实的白富美决定还是赶快回去喝她的山药排骨汤。

  想到暖滋滋香喷喷的山药排骨汤,她开心的忘了注意前方路况,走出电梯时差点一头撞上门外正在讲手机的高大男人,幸亏她反应机敏闪得快,双方只有小小的擦撞了一下手臂。

  “抱歉。”白富美点头致歉并侧身快步走出电梯,头也不回地继续往摩托车停放的地方去。

  男人不以为意,继续讲电话。

  “……柏尧,我现在要进电梯了,剩下的部分等你过来我们再继续讨论好了。”结束和设计师好友方柏尧的通话,陆东云跨步走进电梯。

  忽地,一张静静躺在地板上的邀请函吸引了他目光的注意。

  会是方才那个人落下的吗?

  低头端详须臾,陆东云弯身拾起,并且依着上面的文字逐字念过,“富贵国小第五十届六年三班同学会,收件人白……”

  声音陡然停住,双眸惊呆的眨了眨。

  白富美难道说,刚刚那个身穿薄外套、头戴卡通安全帽的人,就是白富美像是有一颗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潭水,溅起了水花,陆东云感觉自己的心脏不受控制的跳了好大一下,血液流速跟着加快,下一秒,他转身追了出去。

  第2章(1)

  多少教训的累积告诉白富美,正义感是这世界上最多余的东西。

  又有多少教训的累积告诉白富美,活得舒服自在的向来都是自私自利、没有公德心的家伙,比如眼前这位随便乱停车的车主。

  然而即便如此,她还是学不会视而不见!

  天啊,有时候她也很受不了自己的正义感,很想泯灭良心戳瞎眼睛,好让自己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要管,可最后还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跳了出来。

  她将一名在巷子里乱停车的休旅车车主拦了下来——

  “先生,这条巷弄很狭窄,请你不要把车子停在这里。”

  “我现在有急事要处理,很快就会离开。”

  “有急事要处理不能当作你乱停车的借口,请把车开走。”

  车主一脸不耐烦,狠狠的指着一旁的摩托车,扯着嗓门反驳,“旁边不是停了一堆摩托车,现在是怎样,摩托车是车,我的休旅车就不是车吗?我的还是百万休旅车呢!”

  “这些摩托车都是规规矩矩的停在机车停车格里,你的休旅车却不是停在汽车停车格,你不能因为贪图自己方便,就并排停车阻碍其它人车进出,做人要讲道理。”

  “靠你个臭婆娘,你是听不懂国语吗?我不过是暂停一下而已,又没挡到你的摩托车,你干么对我机机歪歪?”

  车主的大嗓门惹来路人的侧目,不过路人也只是看了一眼便纷纷闪人,没人愿意沾惹这种麻烦事,声援白富美的正义感,尽管她是对的。

  白富美见多了,也习惯了。她也曾无力过,可下次遇到事情,积习难改的她还是会头一个跳出来。

  “先生,做人要讲道理,请、立、刻、把、车、开、走。”她坚持。

  “我就是不讲道理,你想怎样?要打架是不是,老子奉陪啦——”车主恼羞成怒,扬起手臂在白富美面前挥舞,一副作势要打人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不知道打哪伸出了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将车主的手反制在身后,并且慢条斯理的拿出手机拨打拖吊专线,“你好,××东路一百七十九巷有一辆违规停车的黑色休旅车需要拖吊,车号是×××× MD,因为车主很暴力,有攻击倾向,烦请会同警方一起到现场……”

  听到警察要来,车主一阵挣扎,好不容易甩开钳制,恶狠狠的瞪着一双牛眼大骂,“×!出门遇到两个疯子、混蛋、王八蛋……”一边骂咧咧一边赶紧跳上车,一脸悻然的车主没敢耽搁,急忙把爱车开走。

  白富美不可思议的仰望面前这位见义勇为的男人,内心澎湃且激动……

  生平第一次遇到有人愿意跳出来声援她的正义,白富美突然觉得,原来她一点都不孤单,这世界上还是有跟她一样充满正义感的好人,而且对方还是个大帅哥!

  瞧,他长得高大又英挺,精致的五官堆栈出一张比明星还要明星的无敌俊脸,那双迷人的电眼漏电漏得厉害,一副电死人不偿命的样子,嘴唇性感、鼻梁俊挺,再加上他方才的所作所为,整个就是帅翻天,堪称绅士典范。

  正想好好赞美对方一番,只见男人斜斜睨来一眼,没好气的掀动比女人还漂亮的棱唇冷冷说:“白富美,你是脑袋有洞吗?”

  她、她脑袋有洞在哪里?她怎么不知道?白富美傻愣愣的看着对方。

  说她脑袋有洞还算客气了,这个正义感过度的白富美根本就是无脑——

  “刚刚那种事情打通电话叫拖吊就好,你居然跟车主浪费一堆口舌,还把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这不是脑袋有洞是什么?是有那么爱讲道理吗?都这么大人了还不知道保护自己,你这样对得起你的脑袋你的智商还有你的年龄吗?”

  看来,就算野猴子长大了,充其量不过就是一只身形比较大一点的野猴子,其余的则是一点长进也没有。陆东云摇头叹息。

  白富美被骂得莫名其妙。应该说,她根本不确定这男人是真的在骂她。表面上每一句话都是在指责她的不是,可躲藏在字里行间的关心又是怎么一回事?

  她被弄胡涂了。

  更令白富美不解的是,他怎么会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纳闷不解地抬头偷偷打量眼前这帅得不象话的男人……

  “你是谁?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瞪着一双大眼睛,防备地看着对方。

  黑眸毫不掩饰的往那稍嫌幼稚的单薄身材睥睨一瞟,“放心,绝对不是因为暗恋你。”

  哇哩咧,有没有讲话这么嚣张的,就算她美得不可方物,事业线深得可以夹死蚊子,她也不会随时随地以为大家都要暗恋她,又不是自恋狂!

  这人嘴巴真坏!对他方才见义勇为跳出来声援自己的好感,当场急速萎缩。白富美双手护胸,一边瞪着他,一边暗暗在心里狂腹诽。

  陆东云懒懒的迎上那双瞪着自己的大眼睛——

  看吧看吧,眼睛长那么大有什么用,居然完全没认出他来,他可是一听到她说话的口气,便知道她就是白富美了。再说,她穿成这样是有什么好遮的?

  方才,陆东云拿着捡到的邀请函从电梯里追出来,第一时间并没有看到人影,是听见巷子口传来的争执声,才绕过来瞧瞧,一开始,他并不确定眼前穿薄外套、戴卡通安全帽的家伙就是小学同学白富美,直到听见她对车主说“做人要讲道理”,他马上百分之百肯定这人一定就是他认识的白富美。

  因为,白富美这个大道理王最喜欢说——做、人、要、讲、道、理。

  陆东云拿出电梯里捡到的同学会邀请函,“这是你掉的吧?”

  白富美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捡到同学会邀请函啊,她还以为他怎么那么神通广大,光看脸就知道她的名字。

  “谢谢。”她伸手欲接过。不料对方却不肯放,死捏着邀请卡一角,她只得又说一次,“谢谢。”然后更用力的想把邀请函从他手中拿回。

  双方拉扯了半天,邀请函就像是被人用三秒胶黏在他手上似的抽也抽不出来,白富美忍无可忍——

  “先生,你到底要不要把东西还给我?”

  陆东云冷不防松手,白富美一时不察,接连后退了两步才勉强稳住。心里不禁咕哝,这个男人真是够了!

  陆东云神情睥睨的朝她手中的邀请函努努下颚,“你会去吗?”

  白富美古怪的看他一眼,“不知道,还在考虑。”

  “参加同学会为什么还需要考虑?”陆东云又问。

  “嗅,我说这位先生啊,我觉得我已经管很宽了,没想到你管得比我还宽欸,我不参加同学会应该不妨碍你什么吧?”

  陆东云无言。看来是真认不出他来,此猴目盲得很彻底,不吓吓她,实在对不起自己。不过,不急不急,多聊几句先。

  “你在这里上班?”随手指向她薄外套上的“好好吃快餐店”几个大字。

  她摇摇头,“偶尔来帮忙而已。”她在一家小小的五金公司当会计,下班后或假日有空才来大哥的快餐店帮忙,算是凑点人力、减少人事支出。是说,她干嘛回答他哩?简直是浪费口水。

  “好吃吗?”

  讲废话。“当然好吃,不好吃会把店名取做好好吃?”不是白富美要老王卖瓜,大哥的手艺可不是盖的,比五星级还五星级,好吃得会让人流眼泪。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