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两世福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0 页

 

  第四章 避他唯恐不及(1)

  济世堂位在屈申城南门阳平坊最热闹的大街上,简单的两进屋子,后头有个小院,平时宁齐戎起居在此,开了个角门可以直通济世堂。

  济世堂从无到有皆是宁齐戎一手操办,他在城中行医三年,百姓提及宁大夫皆赞其医术高明,其中却也不乏称颂武陵郡王的。

  说来说去就是郡王仁善,特命亲侄儿为百姓诊治,以往听在耳里宁倾雪并不觉刺耳,如今却是满心不以为然。

  宁齐戎行医本与郡王府无半点干系,但偏偏有心人散播,平白无故就分得一半功劳。

  宁倾雪不得不说,凡事只要表面功夫做到位,深得民心后,纵使是谎言也有众人追捧相信。

  宁倾雪到来济世堂时,下人已经手脚利落的将她要入住的西梢间打理得窗明几净,就连平时挑剔的刘孋都寻不到一丝错,清闲不已。

  「小姐,虽说那李公子看来阴沉古怪,但是手下的人确实有点能耐。」刘孋端了个圆盘上前,脸上不太情愿的承认,「你瞧瞧,这是李公子送来的厨娘所做,这哪是点心,根本就像朵花似的。」

  宁倾雪闻着空气中香甜的味道,目光落在刘孋手里的圆盘。

  圆盘做得极为精致,外圈分了五等份,各装了杏花糕、枣花酥、百合酥、栗子南瓜糕、云片糕,正中央则摆上了红豆丸子,颜色煞是好看。

  接过刘孋递上的茶,宁倾雪喝了一品,茶水入口甘美,她的眼睛不由一亮。「这茶肯定是哥哥的珍藏。」

  刘孋表情有些纠结,「小姐,这茶叶也是李公子派人送来的,听那个叫什么裘子的说,李公子特别交代,说是小姐喜甜,吃点心时,定要泡壶茶解腻。小姐,这李公子未免设想得太过周到,摆明是在讨好小姐。」

  讨好她?宁倾雪侧着头若有所思,她不认为赵焱司需要讨好旁人,如此关怀备至的举动背后,该是有所图,只是所图为何?

  想起他在桂露山庄的兄长……意图交好,该是为了让宁齐戎救治太子吧?

  她将杏花糕放在唇边,轻咬了一口,味道极好。

  刘孋看宁倾雪的神情就知道这糕点不单好看,肯定也好吃,忙不迭的开口,「小姐,这几日,奴婢定会跟李家的厨娘好好学几招,到时候就能时常做给小姐吃,不用李家的人。」宁倾雪虽未明白,但刘孋看得出自家小姐对李公子多有畏惧,所以她对赵焱司自然也是敌意明显。「小姐,这个李公子虽然看似不寻常,但小姐不喜欢,奴婢就算不要命也会替小姐防着。」

  刘孋说完,宁倾雪忍不住笑出来。

  「小姐,」刘孋看出宁倾雪的不以为然,不由有点急,「这李公子真不简单,也不知少爷平时聪明,怎么这次却没瞧出来,他那眼神明显是对小姐有心思,你养在深闺所以不懂,但奴婢看出来了。」

  刘孋越说,宁倾雪笑得越乐。

  刘孋无奈,「小姐,你不信奴婢吗?」

  宁倾雪笑声稍歇,轻声说道:「阿孋,你放心吧,他对我无意。」

  刘孋不解的看着宁倾雪。

  宁倾雪没有多做解释,有了上辈子的记忆,她怎会不记得赵焱司一心想得到宁九墉之助,所以他纵使有所图谋,一切也是冲着自己的爹去的。

  上辈子她兄长早丧,所以赵焱司没机会交好。

  如今两人相识,她不会夜郎自大的认为赵焱司对她有意,反倒相信他的所做所为是为了讨好兄长,毕竟得到宁九墉长子之助,比起她这个愚笨的傻闺女来得有用多了。

  这辈子赵焱司可以随心而走,不单有权势,也可以物色真正适合他的女子。

  宁倾雪放下手中的糕点,静静的端起茶碗,喝了口好茶,一颗心莫名的沉静了下来,人贵自知,她以前便是看不透这点,「阿孋,将人送回去吧。」

  刘孋一脸纳闷。

  「将李公子送来的下人,」宁倾雪抬头对刘孋一笑,进一步解释,「全都遣回去。」

  宁倾雪的话正中刘孋下怀,毕竟小院不大,宁倾雪平时也不喜多人伺候,所以原本的下人将将能用,确实无须太多外人,只是——

  「李公子将人送进济世堂是经由少爷同意,小姐要想将人送回,是否该先向少爷提一声?」

  宁倾雪也知是这个理,放下中茶碗,站起身,走了出去。

  刘孋一愣,自己向来温吞的小姐像变了个人似的雷厉风行,但这股子爽利挺好的,她带笑的跟了上去。

  宁倾雪的脚步踏进济世堂,熟悉的药材香气扑面而来,莫名的安定她的心绪,她带笑的眸光看到自己的兄长,正要开口,就听到一阵闹哄哄的声音从外头传来。

  「让让……让让!」一个粗壮的婆子抱了个少妇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脸焦急的老妇,那婆子嘴上不停的说道:「大夫,快点救命,这是平时在街上摆摊卖竹篓子的成嫂子,不知怎的突然晕了过去。

  宁齐戎正在诊治一个伤寒的孩子,还未起身,宁倾雪已经靠向前,她看着成嫂皮肤发红发热,出声指示,「将人放下。」

  婆子立刻将人放到一旁的榻上。

  宁倾雪伸手一碰女人轻微抖动的手腕,脉搏跳动急速,她微敛下眼。「阿孋,快去倒杯温水加些盐,再打盆温水来给成嫂子擦身子。」

  刘孋没有迟疑,转身出去办。

  宁倾雪眼角看到一只修长的手放下了个打开的黄布包,露出里头一推银针,她侧头就见宁齐戎冲她笑,丢下一句——

  「成嫂子就交给你了。」

  宁倾雪微睁了下眼,愣在当场,她因顾及大家闺秀的名声,不愿抛头露面,早就不替人诊治,可现下……

  「别傻着。」宁齐戎丢下一句,转身离去,轻飘飘的丢了一句,「哥哥相信你行的。」

  宁倾雪咬了下唇,心神一定,拿出银针,脑海中浮现娘亲轻柔的声音,她娘亲的手在战乱时受过伤,纵使日后痊愈,却因手腕力道无法拿捏所以不再亲自施针,但她却喜欢拿着上头面着人体穴道的羊皮不厌其烦的教导她跟哥哥——那是一段很美好的记忆,是她刻意的忽略了,如今想起,记忆如潮水涌来,手中的银针稳稳的刺进成嫂子的人中穴,就见成嫂子身子一抖,哼哼转醒。

  「醒了……醒了!」原本紧张的站在一旁的老妇立刻热泪盈眶。

  宁倾雪见人转醒,松了口气,病人醒得快,代表病情无碍,刘孋已倒好温水,她伸手扶起成嫂子,细心的拿着杯子,让她一口一口喝下。

  「大郎家的,」直到看成嫂子喝完了杯茶,气色恢复了些,一旁的老妇忙不迭的问:「你没事吧?」

  「娘,」成嫂子的声音还有些虚弱:「我没事。」

  宁倾雪听两人交谈,知道两人是亲人,便放下空了的杯子,站起身将位置让给老妇,轻声交代,「婆婆,再给成嫂子擦个身子,让嫂子躺着休息会儿就无碍了。」

  老妇抹了抹心急的泪,一时激动,跪了下来,「谢谢大夫、谢谢大夫。」

  宁倾雪见老妇突然跪在自己面前,退了一步,脸上的惊慌一时没能藏住,她能出手救人,但内向的性子却对别人对她的感谢不知如何应对。

  刘孋知道主子胆怯,连忙要上前安抚,没料到她才动,身后有道人影越过了她,一手拉着宁倾雪的手腕,将人护在怀中,一手弯腰扶起老妇,「老人家,无须行此大礼,快起来。」

  鼻息间熟悉的气息袭来,令宁倾雪有些失神恍惚。

  老妇被扶起身,嘴上还不停喃喃道谢,赵焱司对后头的宁齐戎使了个眼色。

  宁齐戎桃了挑眉,他自诩是个温和宽容的兄长,但对个外男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妹妹,实在无法平和看待。

  赵焱司彷佛未见宁齐戎纠结的神情,不顾还在激动的老婆子,将宁倾雪带走。

  宁齐戎侧了下头,眼底闪过迷惑,他真心与赵焱司相交,从未想过他会对自己的妹妹动旁的心思,而今看这情况……他想跟上去,但如今济世堂闹哄哄的,他只能压下疑惑,留下处理。

  宁倾雪脑子一片空白的被拉离济世堂,走进小院时,她已经回过神,看着他紧扣着自己的的腕,她轻轻扭了扭,希望赵焱司放手,但他没放。

  「放……」她顿了下,硬着头皮开口,「你放开我。」

  她软糯的声音令他的脚步微顿,但是手却握得更紧。

  她怯生生的看着他肃然的神情,迟疑的伸手去撬他的手指。

  察觉她的小动作,他的眉毛微一上挑,低头看她。

  他目光的灼热令宁倾雪想要掰开他手的动作也随之一顿,胆怯的移开自己的手,低声喃道:「放开我。」

  她的样子莫名的看来有几分可怜,他看似随意且漫不经心的将手微松。

  她松了口气,连忙要抽回,他却又蓦然握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