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两世福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 页

 

  这样逗弄她有趣吗?宁倾雪一时没忍住,微恼的抬头看他一眼。

  赵焱司翘起唇角,饶有兴味的看她,「生气了?」

  他的声音微微低沉,她的脸绯红,上辈子她以他喜为喜,以他忧为忧,只要他看着她,都令她心跳得像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似的,而今重活一辈子,她发现自己还是一样没出息。

  护主的刘孋忙不迭的赶到,不客气的伸出手,一把将宁倾雪拉到自己的身后。

  赵焱司一时不察,让刘孋得逞,阴沉的看了她一眼。

  不过一个眼神,便令刘孋觉得一阵巨大的压迫袭来,喉间一紧,下意识的想要退一步,但又想到身后自家娇柔的小姐,她强忍着惧怕道:「此乃闺中女子内院,不便留外人,李公子请回!」

  「哎呀,这位小姊姊,咱们一家人,说这话见外了。」

  刘孋的话声才歇,身旁就出现了个笑得一团和气的白晳男子,刘孋一眼就认出了是裘子。

  他是自小跟在赵焱司身边的小太监,本名唤裘锦,却是少有人知,熟识之人皆唤他裘子。

  上辈子裘子对她始终恭敬,有很长一段的日子她都以为笑口常开的裘子跟她一样是个性子软绵之人,直到府中一个婢女多嘴议论了几句主子的隐私,他不留情的直接拔了婢女的舌头把人卖了后,她才知他心狠手辣。

  「小姊姊,咱们公子不是个人,我家公子救过你家小姐,这是天上少有、地上少见的缘分,所以小姊姊就别大惊小怪了,跟裘子在一旁待会儿。」

  刘孋被突然冒岀来的裘子弄得莫名其妙,一不留神就被拉到了一旁,等回过神就看到自家小姐的小手又落了赵焱司的手中,还被牵着走。

  她倒抽了一口冷气,甩开了裘子,连忙跟上去。

  「小姊姊,你别急着走,跟裘子好好聊聊。」裘子也不死心的跟了上去,「咱们一家人,裘子刚来,对这里外不熟悉,小姐陪我家公子,小姊姊就陪陪裘子,咱们成了两对,这是多美的事儿。」

  刘孋没好气的瞪了裘子一眼,他虽长得还算眉清目秃,但一看年纪肯定不比她小,竟然不要脸的一口声叫她姊姊,还说什么一家人,跟她是一对,她真是打出娘胎也没见过这样厚脸皮的家伙!

  刘孋一阵光火,想要岀手救训他一顿,但偏偏自家小姐被牵走,也顾不得裘子了,脚步加快绕过他,追了上去。

  裘子跟得紧,一眨眼就跑到刘孋前头,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似的双手一张,挡住了刘孋,「小姊姊,咱们聊聊,培养点感情。」

  「谁要跟你掊养感情!」刘孋近乎咬牙切齿,主子脸皮厚,奴才也一个德行,她的目光急急的看着四周,就见转角走过来的李尹一,她的眼光一亮,立刻挥了挥手。

  李尹一才将马匹照料好,发现异样,立刻大步走过来。

  「你给我让开。」有了李尹一在,刘孋的底气十足,目露警告的看着裘子,「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裘子缩了下脖子,可怜兮兮的说:「小姊姊,你别这样凶狠,裘子会害怕。」

  刘孋被气得直翻白眼。

  李尹一已经过来,拉开了刘孋,圆目一瞪,他本来便长得粗犷,如今一瞪眼更露出几分凶狠,吓得裘子倒抽了口气。

  李尹一见人安分了,立刻绕过他,带着刘孋往已经被拉到八角亭的宁倾雪走去。

  「别啊!」裘子为了主子的终身大事,冒着被痛打一顿的风险,哭丧着脸,一把抱住了李尹一的手臂,「这位壮哥哥,别走。」

  刘孋没见过如此死缠烂打之人,忍不住斥道:「喂!你这人真是脑子有病,拉着谁啊!」

  李尹一木着脸,用力的一个甩手就把没几两肉的裘子甩开。

  裘子踉跄了几步,就要摔倒在地时,被人从身后一扶,看到来人,他立刻松了口气,忍不住嘟囔,「这个叫尹一的真是个傻大个,都不知怜香惜玉,差点把我推倒了。」

  怜香惜玉?刘孋虽是个丫鬟,但也跟着自家小姐读过几年书,肯定这词儿不是这么用的,这个裘子八成真的脑子有毛病。

  李尹一没有关注疯言疯语的裘子,目光径自落在扶着裘子的男子身上,此人行动寂静无声,来到他身旁他还一无所觉,身手了得,他缓缓的握住了拳头,防备对方出手。

  卫钧似笑非笑的看着健壮的李尹一,这个体格可是从军的好苗子,就不知正经的打一场是谁胜谁负,他把一脸委屈的裘子推到一旁,挑衅的挑挑眉。

  第四章 避他唯恐不及(2)

  几个人的动静不小,宁倾雪忧心忡忡的看向亭外壁垒分明的两派人。

  赵焱司身边的总管太监裘子她自然认得,至于卫钧——再见少年爽朗的他,她的心头五味杂陈,他出身京城卫家,虎卫营卫大将军的嫡三子,虽行三却是卫大将军最宠爱的儿子,卫家与赵焱司的外祖李家的情谊始于立朝之前,在战场上结下。

  太子死后,二皇子趁着皇上病重意图逼宫造反时,守着闲王府的卫钧因替她挡下暗箭,最终毒发身亡——如今再见,已是走过生死,不论是非纷扰,此人确实曾舍命救她,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李尹一和卫钧打起来。

  「阿孋。」宁倾雪开了口,糯软的声音打破了一触即发的紧张。

  刘孋听闻,顾不得对峙的卫钧和李尹一,连忙上前出声应道:「奴婢在。」

  「煮水,再让下人备些小点心。」宁倾雪的心平静了下来,赵焱司的态度坚决,她躲不开,只能淡然以对。

  刘孋听到宁倾雪的交代,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一下,但小姐开口,她也只能转身交代下去。

  「小姊姊,」裘子厚着脸皮的又黏了上去,「裘子陪你去打个下手。」

  刘孋直翻白眼,但看小姐不言她也只能忍着气让裘子跟在身旁。

  赵焱司的手轻轻一挥,卫钧眼底闪过一丝可惜,转身离去,不再与李尹一对峙。

  李尹一头一低,静静的守在亭外。

  宁倾雪忽略赵焱司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目光在亭外的花草之上,内心深处,她对赵焱司有一丝惧怕。

  这种惧意难以解释,上辈子她爱他,可以为他而死,但站在他的面前,她始终没有底气。

  这或许与她怯懦的性子有关,在女学时,她受人冷待多年,自觉不如旁人,又加上为救落水的小石不成,落得一身恶名后,更令她自卑如尘土,狼狈回到边城后始终郁郁寡欢。

  在他来到边城寻求宁九墉相助时,他虽伤了腿,不受父皇待见,腹背受敌却依然昂然,在他身上,她看到她始终欠缺的坚韧自信。

  所以他要她跟他走时,她虽兴奋首肯,却时刻担心自己拖累他,今他处境艰难,行事越发小心翼翼。

  她沉溺在思绪中,没料到他突然倾身向前,逼迫感袭来,她一惊,转头对上他专注的目光,她莫名的被他眼中慑人的气势困住,无法移开眼,放在膝上的指尖不能克制的微微颤动着。

  「你怕我。」

  简短几个字令她的心一颤,她结巴的开口,「没……没有。」

  他捏着她的下巴,逼她抬起头。

  她说不出话来,在他半眯的眸光注视下,感觉热气直往脸上扩散。

  他的目光看着她因不自在而发红的耳朵,「你难道不知你说谎时,耳尖会发红?」

  她如遭雷击,身子一震,飞快的伸手捂着双耳。

  他虽恼怒她对他的惧意,但看到她的模样,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声音略微沙哑,「傻。」

  简短的一个字令她的脸色微微发白,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局促,她缓缓放下自己的手,缩着身子,躲开他的手,垂下眼眸。

  她的沮丧落入眼中,他脸上没了笑意,「你是将军之女,我不过一个商户,地位有别,你的惧怕毫无来由。」

  她是将军之女不假,但他压根不是商户,她心知肚明,却只能眼睁睁看他故弄玄虚,她轻咬着下唇,没看他也没答腔。

  她的沉默令他的双眼微眯,心中浮现烦躁,他微吸了口气。握住手中扳指,略微冰凉的玉石让他压制住身子里狂暴的怒气。

  她垂眼看到他的动作,知道他已经动怒。这个扳指是赵焱司外祖所赠,从未离身,只要心绪不平,他便会下意识的握住。

  他了解她,同样的,她也看清了他,只是她没打算让他察觉,与其失言,不如别说话。

  正好刘孋送上茶和茶点,她飞快的扫了一眼端上的木盘。

  她偏爱甜味,刘孋也照着她的口味准备,但是赵焱司不喜甜,一旁的裘子手中也拿着同样的木盘,空气中飘散的是淡淡花香。这股熟悉的味道是他们之间少有的共同喜好,她爱茉莉花香,衣物用茉莉熏香,而他则是喜欢用茉莉入茶。

  他爱微烫的茶水,入口慢慢品香……

  虽说沉默以对最为适当,只是一想到赵焱司留在济世堂的下人,她还是鼓起勇气,轻声说道,「厨娘的手艺极好,但济世堂并不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