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两世福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 页

 

  愤怒使他握上拳头,但他宁愿伤了自己也不会伤害她,他唯一能做的只是试图控制自己的怒火。

  她头一低,转身欲走,他猛然抓住她的手臂。

  她的黑眸如同以往一般专注的看着他,但他明白有些东西已经不同,他的眼中已不再全然是愤怒,混合着热切与愤怒的用力吻住她的唇。

  她被吻得喘不过气,翻涌的激情来得又急又烈,像是一把火,燃烧了两人——

  宁倾雪醒过来,梦中他的粗暴令她胆怯,心跳快如擂鼓,整个人有些晕眩。

  「小姐,你醒了?」

  看到刘孋,宁倾雪有些恍惚,一切都不一样了,刘孋还在身边,家人也都安然,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颤抖的吸了口气,久久后才问:「什么时辰了?」

  「已是卯时。」刘孋担忧的看着,「小姐可还要再睡会?」

  宁倾雪已无睡意的摇摇头,在刘孋的伺候下更衣,灶房已见炊烟,赵焱司派来的下人勤快伶俐。

  因为昨夜的梦,她敛下的眼眸有无数情绪闪动,最终回复平静。

  「小姐,约莫一刻钟前,少爷派人来说军营临时有事,要得空八成得到午时过后,让小姐先至桂露山庄,他稍后便到。」

  若是宁齐戎不得空,宁倾雪便有借口不去。

  宁倾雪用完早膳,刘孋收拾好后,便拿着装着各色丝线的竹篮过来,平时无事宁倾雪就爱打络子。

  宁倾雪只是看了一眼,「收起来,我们到济世堂去。」

  刘孋疑惑,但也没有迟疑,收好东西之后便尾随宁倾雪去了济世堂。

  如今天色尚早,济世堂还未开门,只有几个伙计在打扫,几个人看到宁倾雪立刻恭敬的行礼。

  正拿着医案在看的林大夫察觉了动静,抬头一笑,「福宝。」

  「舅舅。」宁倾雪也扬起嘴,走到林格西面前行了一礼。

  林格西的个头不高,年纪不到半百,头发却已花白大半,但人长得精瘦,双眼有神,长年带笑的脸让人颇有好感。

  林格西来自湘地,是苗人之后,本是无亲无故的孤儿,当年宁倾雪的外曾祖母郑氏逃难时,见年幼无依的他可怜,便慈悲的带上他,最后不单收他为义孙,还教他一身医术,让他在乱世之中得以温饱。

  在郑氏死后,林格西听从郑氏临终遗言,回湘地寻根,最后安居湘地,娶妻生子,三年前宁齐戎来到屈申城开设医馆时,他得知消息,竟携家带眷的前来协助。

  林格西是真心的将他们视为一家人,再看到他的笑容,宁倾雪感到很愉悦。

  上辈子战乱再起前,林格西因妻子的娘家出事,带着一家返回湘地,巧合的躲过中原纷乱,也不知最后舅舅一家如何了?但想到没听闻消息,她相信他们该是平安才是。

  「舅舅,哥哥一大早就去了军营,医馆里可有我能协助之处?」

  林格西的双眼一亮,宁倾雪愿意帮忙,他自然是求之不得。他还记得祖母说过福宝是习医的好苗子,只是可惜性子内向、畏惧生人,祖母死后,福宝至屈申城女学就读,就荒废了医术。

  「过来。」林格西带宁倾雪到一个案桌前,「这是齐戎的位置,等会儿我让人立个屏风在前,不让太多人瞧着,你就能自在些。若有些小女子或在你能力所及的病患就交给你,若遇困惑,只管开口,我就在一旁。」他指着另一头的案桌。

  宁倾雪感激一笑,「我知道了,谢谢舅舅设想周到。」

  林格西轻挥了挥手,让她无须放在心上,只是好奇的多问了一句,「今日不上女学吗?」

  「我不打算再上女学。」

  林格西惊讶,张口欲问原由,但又想着不上女学也好,虽说女子学习琴棋书画极好,但在他眼中,宁倾雪能行医助人才是再正确不过的大本大宗。

  「不想去就别去,」林格西无条件的支持,「若齐戎有意见,你让他跟我说。」

  宁倾雪并不认为自己的兄长会不愿意,在宁齐戎的心中,该是巴不得她与郡王府划清界线,不上女学指不定还正中他下怀呢,但她还是感激的对林格西点了点头。

  天色已亮,济世堂的大门拉开,外头的街市开始热闹了起来,宁倾雪的第一个病患是个小娃儿,红红的鼻头挂着鼻涕,咳嗽频频,难受得两眼含泪,她温柔的安抚,逗得小娃儿露出一抹羞怯的笑。

  她交代回去多喝温热的水,开了荆防败毒散,让刘孋先将药方送到林格西的案桌上。

  林格西看了一眼,知道宁倾雪这是为求谨慎,他飞快的瞄了一眼,开的药方正确,对她赞赏的点了点头。

  宁倾雪见了,回他一笑,心神大定。

  第二个妇人是被夫君给扶进来,产子月余,却脉沉迟,体弱无力,镇日昏沉,她拿笔写下药方,开了含有当归、川芎等的佛手散,细心交代返家多休养。

  一个上午,宁倾雪又看了几个腹泻、受风寒的病患,病症轻,她也拾起了自信,不自觉中,脸上少了拘谨,多了笑意。

  心头流淌的温暖,令她意会这样的日子才是她所想要的生活,这是令她喜爱的事物。

  近午时分,济世堂里的人少了,她低头写着医案,秀气的字跃然于纸上,想着等哥哥回来之后让他瞧瞧。

  原本在外头与济世堂伙让交谈甚欢的刘孋突然闭上了嘴,一溜烟的跑了进来。

  宁倾雪察觉她的不寻常,好奇的抬起头,还没来得及出声询问,就见赵焱司已经走到面前,自在的坐了下来。

  他抬起手放在桌面的脉枕上,对她示意似的轻扬下巴。

  看他架势,宁倾雪楞了一下,「你身体不适?」

  「夜寐多梦,难以入眠。」

  她心中迟疑,但他摆明是来看诊,她也不能置之不理,只能伸出手放在他的手腕上。他身上的温度传来,她的喉咙蓦地一哽,暗暗的看他一眼,瞧他面无表情,但这脉象……

  心跳急促却面不改色,实打实的「表里不一」,她眨了下眼,收回自己的手,柔声说道:「只是肝火亢奋,问题不大。」

  她拿起笔写了药方,裘子立刻上前,笑眯着一张脸接了过去,拿到外头给伙计抓药。

  宁倾雪见他纹风不动,出声提醒,「已经……好了。」

  「既然好了,走吧。」

  「走?」

  「昨日已说好要上桂露山庄。」

  「可——」宁倾雪顿了一下,「我哥哥不在。」

  「所以?」他反问。

  她哑口无言,满心以为宁齐戎去了军营,今日之约作罢,没料到他竟然亲自来接。

  「去吧!」林格西在旁出了声。

  他已经从裘子口中得知宁倾雪早已说好今日要上桂露山庄,对于赵焱司,他的印象极好,一方面是因为宁齐戎与他相交,平时还不忘给他送上不少湘地的奇花异草,更多则是他曾救过宁倾雪,在林格西这走过大灾大难的心中,救命恩人等同再造父母的存在。

  「你忙了一早上,也该歇歇。」林格西轻声催促,「午后济世堂有舅舅便可,你跟着李公子去桂露山庄转转,好好的一个姑娘,可别总是闷在家里。」

  宁倾雪并不想跟赵焱司有太多交集,偏偏在林格西热切的眼神和赵焱司专注的注视下,她只能站起身、默默的走岀济世堂。

  马车已经等在外头,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赵焱司一把给抱起,塞进马车里,回过神时,车子已经稳当的移动。

  她惊讶的看着他,马车内就只有他们两人,她的目光看着四周,「阿孋呢?」

  「与裘子坐另一辆马车,我让裘子去如意楼拿些你爱吃的。」

  她抽了下嘴角,顿觉有些不妙,「不如我跟阿孋一起……」

  「裘子会照料。」一句话,要她打消念头。

  她心中暗叹,上辈子皇子争夺,闹得风风雨雨,如意楼东家关了酒楼,离开了西北,却没料到如今天下还太平,东家竟然自己将酒楼给转卖了,而买的人还是赵焱司。

  她想不通他好好的为什么会买下如意楼。

  注意到她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眼神,赵焱司挑了下眉:「你我并非外人,有话就说。」

  他的话听来怪异,但她也不好多说,只怯生生的问:「如意楼的东家怎舍得将客似云来的如意楼转卖?」

  「如意楼当家带着妻子返乡探病重老母,途中遇到拦路劫匪,因缘巧合之下被我所救,为了看顾不愿离乡背井的老母亲,东家生了落叶归根的念头,正好我于他有恩,又对如意楼有趣,他便将如意楼交给我打理。」

  这世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巧合,宁倾雪垂下眼,看着自己交握的双手,「东家的老母亲现在可还好?」

  赵焱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以为东家的老母亲病重是我的手笔?」她确实这么以为,但她不敢老实说,只紧闭着双唇。

  「脑子想些什么,」他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头,「人得单纯些,别这么多算计。」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