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两世福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4 页

 

  满肚子花花肠子的人说她算计……她不以为然的看他一眼。

  看到她的眼神,他扬了下嘴角,「胆子大了。」

  她的心猛然一跳,立刻收回自己的视线。

  「你为何总是关注旁人无关紧要之事?」

  她似乎在他的口气中听出了一丝不以为然,但她不懂他的意思,只能困惑的看着他。

  看着她黑亮的眼珠,他噙着笑道:「只好奇如意楼的东家为何转变,却不好奇为何我的双足无事?」

  她眨了眨眼,一时之间有些迷糊,她当然不好奇他的双足为何无事,因为若他是重生之人,以他的聪明才智要避开危难是轻易而举,所以她何须好奇,只是——她心中一阵惊涛骇浪,慌张不自觉的流霭在面上。

  他问这话是怀疑到她头上来了,她根本就不应该知道他的双足有事,除非她与他有过相同的经历。

  她的喉咙干涩,极力控制情绪,「我不懂你的意思。」

  他的目光慵懒的落在她的耳尖上,手轻触了触。

  她如遭雷击似的身子一震,改明儿起,她定要让刘孋让给她梳个垂挂髻,耳尖一红什么都瞒不住。

  「我真不懂你的意思。」她缩着脖子,躲开他的手。

  他的双眼怀疑的一眯,但她咬死不承认,他也无法肯定,但无论答案如何,他们注定还是得在一起。

  「别怕,」不顾她的惊慌,他的手背轻轻滑过她脸颊,他轻声说道:「不懂便罢了。」

  她的身子微僵,没料到他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她,只是松了口气之余却更加困惑,如今她能肯定他重活一世,以他的聪明才智,就算没了宁九墉之助,只要保住太子性命,上辈子的种种苦难都能免去,而他如今所做所为又是为何?

  为她?她想都不敢想,上辈子她因为没听话差点使他功败垂成,虽说最后她一跃而下屈申城,让他再无顾忌,但也更明白自己非他良配。

  桂露山庄位在屈申城外连绵的几座荒山下。

  这几座荒山本无名号,密林丛生,荒无人烟,但过没几年,她知道庸王底下的谋士会在山中发现铁矿,尔后这座荒山便成了远近皆知的北湖大山,但如今——这里属于赵焱司,与庸王府再无关系。

  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于将来会如何演变,她浑然不知。

  马车直接驶进山庄大门,山庄占地极广,建筑朴实,不见一丝奢华。

  唯一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是立在湖中的戏台,大片的荷花池,池中荷花盛开,戏台上已有五六位乐师——

  留意到她的目光,赵焱司开口,「这是穆云的戏班子。」

  宁倾雪眼底的惊讶而过。

  「你爱看戏。」他扬了扬嘴角。

  若真论爱看戏,比不上宁齐戎,可惜她兄长今日没有眼福。

  没多久,她已坐在正对着戏台的水榭之中,微风吹来,带来一股带着暗香的轻凉。

  裘子手脚利落的将从如意楼带来的招牌菜摆满一桌。

  嘴里吃着如意楼的招牌菜,眼睛看的是如意楼请来的戏班子,宁倾雪不由低喃,「索性在如意楼用膳不就好了。」

  「在自己府中总是比较自在。」

  宁倾雪对此无法苟同,自在的人只有赵焱司罢了,她看向裘子,「阿孋呢?」

  裘子立刻苦着一张脸,露出自己手臂上头两个青紫的手指印,「刘孋姑娘气冲冲的拧了小的一把就跑了,小的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那两块青紫,宁倾雪一时无言,刘孋当然不可能无缘无故动手,但是裘子哭丧着脸告状,她也不好意思细问,只能暗暗叹了口气。

  「不过就是受点伤,别丢人现眼,下去。」

  裘子立刻神情一正,恭敬的退下。

  第五章 酒后吐真言(2)

  赵焱司亲自倒了杯酒水给她,「喝吧,你喜欢的。」

  宁倾雪喝了一口,有些辣口,但味道是她印象中的桂花酿。

  「如何?」

  「极好。」她点点头,为逃避他炽热的目光,把注意力放在不远处的戏台,隐约间,在另一头看到一行人行来。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赵焱司淡淡的说道:「我兄长。」

  她的心一惊,赵焱司的兄长——当今太子?

  赵焱司站起身,她也连忙跟着起身。

  看她略微慌乱,他的双手搭在她的肩膀,微用力的将她压坐回去,「你坐着便成,我过去说几句便回。」

  宁倾雪压下心头莫名的紧张,依言坐了下来,此时穆云已登上戏台,一开口声嗓动人,此刻她却无心欣赏。

  对于太子,宁倾雪不能说没有好奇,只是不愿有所交集。

  上辈子她与赵焱司成亲时,太子已亡故,从裘子口中得知赵焱司虽自幼养在外祖膝下,但与太子手足情深,太子的死,导致他性情大变。

  今生赵焱司将太子带到武陵郡,找上宁齐戎,看来已经摆脱上辈子早丧之命。

  裘子看宁倾雪发呆,立刻殷勤的上前斟酒,「小姐,这是主子特地交代的桂花酿,说是小姐喜欢。」

  宁倾雪接过,喝了一口,越发觉得味道虽然像是印象中的桂花酿,但又有些许不同。她心中疑惑一闪而过,却也没有多想,只是借着喝着桂花酿暗暗打量赵焱司与太子的方向,不过距离太远,连太子的长相都看不清,更别提听到他们之间的交谈。

  裘子在旁一看杯子空了,立刻又上前斟满。

  等到赵焱司回到八角亭,一壶桂枝酿竟被她喝了大半,她已经双颊微红。

  裘子一见赵焱司返回,立刻将手中的酒壶放下,悄然无声的退出亭外。

  赵焱司没看他,只是伸手揉了下宁倾雪的头,「瞧你满脸通红,难不成桂花酿还能喝醉人?」

  桂花酿不过就是桂花露加了些酒水。

  宁倾雪的头有些晕乎乎的,摇了下头,「我没醉。」

  赵焱司坐到她的身旁,伸手替她夹了块鱼肉,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句,「别喝了,先吃点东西。方才我兄长不过是听到乐声,过来瞧一眼,你无须将他放在心上。」

  当今太子若是能活得好好的,便是将来的天下共主,他却让她无须放在心上,她嘲弄的扬了下嘴角,看着赵焱司的神色自若,心头莫名涌起百般滋味。

  「我与你……果然天差地别。」他出身皇室,身居上位,思绪与她截然不同,看着如今还未声名大噪的北湖大山,他早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而她呢?

  他狐疑的侧头看她一眼。

  她没多做解释,只是将手中的桂花酿一饮而尽,啐了一句,「机关尽算,难怪夜寐难眠。」

  赵焱司闻言,挑了下眉,「你说什么?」

  「我说——」她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扬起了声音,「你镇日想着算计,难怪会肝火亢奋,难以入眠。」

  她的声音向来软糯,就算气恼,出声还是少了气势,赵焱司好笑的打量着她,放下替她布菜的筷子,「你醉了。」

  她用力的将杯子给放在桌上,「这点玩意儿还喝不醉人。」

  确实,京城贵女在节庆宴席时会喝些桂花酿热闹一番,醉不倒人,赵焱司印象中,宁倾雪喝过几次,但从未失态,可是她现在的模样……

  他目光移到桌上酒壶,伸手拿起,凑近一闻,这是……桂花酒?他立刻锐利的看向裘子。

  亭外的裘子视线一与赵焱司对上,立刻惊慌的上前,「哎呀主子,奴才该死!这才想到,方才一时情急把桂花酿给拿错成了桂花酒。」

  拿错?赵焱司冷眼看着裘子,自己的奴才他清楚,若不够机灵也无法留在他的身边,怎可能犯下这样低劣的错误?

  他伸出食指,重重的点了下他的脑袋,「退下去。」

  裘子连忙行了个礼,脚底抹油的退下去。

  「别喝了!」赵焱司看她伸手要拿酒壶,立刻快她一步抢在手中,微微高举,「再喝下去真要迷糊了。」

  宁倾雪眨了眨水汪汪的眼,脸上微恼,「怎么?堂堂闲王还舍不得几瓶桂花酿?」

  赵焱司的眼底闪过一丝光亮,似笑非笑的盯着她,「闲王?」

  「是啊!你别以为瞒得好,我其实什么都知道,只是我不说罢了。」

  原想制止她再喝下去的赵焱司改变了主意,主动替她斟了杯酒,看着她一口就是一杯,「竟然什么都知道,为何要防我?」

  「你脑子好,怎么问这蠢问题?」她嫌弃的皱了皱鼻头。

  他带笑的看着她,摸了下她的脸,「我还真不明白,不如你跟我说说。」

  她缩着脖子,擦了擦被他摸过的脸蛋,一脸厌弃,「我累了,不想再跟一个不将我当回事儿的人打交道,不成吗?」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眼色沉了沉。

  「我告诉你,这辈子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平时明亮的双眸如今因酒意而透露了些迷茫,举起两手食指碰在一起又猛然拉开,「一别两宽,各自安好。」

  听到她打定主意跟他划清界线,他沉着脸,鸟黑的眸子望着她,似有风雨欲来之势,「我看,你真是醉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