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两世福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7 页

 

  如今过了这么些日子,她也不知道连怜姑娘的病到底好全没,但看连怜模样有如娇花,看来纵使还未痊愈,应该也要不了多少时候。

  刘孋站在屏风外等待,隐约可以听到宁倾雪与连怜姑娘轻柔的交谈,她家小姐果然仁慈心善。

  没一会儿功夫,连怜脸上带笑,千谢万谢的拿着药包离去。

  除非宁倾雪主动提,不然刘孋从不多问病人的病情,因此她只是给净手后的宁倾雪递上帕子,轻声道:「小姐,可要休息了?」

  宁倾雪想了一会儿,正要点头,却看到外头走进了个老妇。

  这老妇也是每几日就上济世堂看诊,宁倾雪看了舅舅一眼,让舅舅先休息,自己亲自诊治。

  两人进了诊间,过了近半个时辰才走出来。

  老妇一张老脸笑眯着眼,「宁姑娘年纪轻轻,但手劲挺好,我这把老骨头被你一捏,扎了几针,舒爽了不少。」

  宁倾雪对于张嬷嬷的感谢只是浅笑点头,这位张嬷嬷来了几趟,今日才透露了口风是庸王府的人。

  身为庸王妃的奶嬷嬷,虽因年事已高不再管事,但有庸王妃敬着,日子过得很好,只是因年轻时劳累,落下些筋骨酸痛的病根。

  「日后若王府有需要,宁姑娘可一定得到王府走一趟。」张嬷嬷向来喜欢好看的小伙子、小姑娘,宁倾雪个子小小,皮肤白嫩,说话语气轻柔,可人的小模样正好就入了她的眼。

  庸王府内有自个儿的府医,平时府中贵人有个病痛无须上外头医馆,但唯一美中不足便是府医是男子,府中女眷若有女大夫照看也是极好的,而宁倾雪可是放眼武陵郡唯一看病的女大夫。

  「我家小姐确实医术了得。」刘孋听人夸赞宁倾雪,比夸赞自己还要开心,「只是我家小姐过几日便要回边城,怕是不会再回来了。」

  张嬷嬷闻言,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情。她虽不管事,但是对自家的小主子还未婚配一事极为上心。

  西北一带各名门大户人家的闺女全在庸王府的考虑之中,其中最为看重的是武陵郡王嫡女,但庸王府已足够尊贵,无须靠着子女嫁娶图谋,王妃私下叨念亲事首重品行,原觉得郡王嫡女不论身分名声都是极好,但这几次接触宁倾雪,看她温柔婉约,诊治之间也不见不耐,除了因行医抛头露面有些不妥外,实在不失为个好人选。

  只是她没料到,自个儿的心头盘算还未来得及向王妃透个信,让小主子找个机会来看看,人便要走了。

  刘孋陪在张嬷嬷身边,等着抓好药送人岀门,眼角余光有人影一闪而过,就见赵焱司带着裘子出现了。

  张嬷嬷眯着眼,打量了与她错身而过的赵焱司,心道,这个小伙子好生俊俏,通身气派绝非寻常人出身,眉眼间带了几分眼熟,她肯定自己见过这人,但年纪大了,竟然一时想不起来。

  她原想探问这个俊俏小伙子的身分,恰好此时小丫头拿着包好的药过来,她便在小丫头的扶持下踏出济世堂。

  宁倾雪低头写着医案,察觉有人坐在自己的案桌前,闻着空气中熟悉的檀香气息,无须抬头便知是赵焱司到来。

  她放下手中的笔,抬头一声问道:「今日有何不适?」

  这几日赵焱司日日来济世堂报到,而且一待大半天,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他身染重病。

  「夜寐难眠。」

  每每都是同一个病因,宁倾雪压住想要叹息的冲动,耐着性子柔声的问:「可有按时服药?」

  「有!」他将手放在脉枕上,专注的看着她,那日在桂露山庄的事成了禁忌,她不多提他也不多说,「但总在夜半惊醒。」

  他专注的眼神令她不自在,要不是周遭还有人来去,她还真担心他会突然做出出格的举动。

  赵焱司瞄了下自己在脉枕上的手,「把脉。」

  宁倾雪将手搭在他的手腕上,其实他的脉象并任何不妥,如今不过只是做做样子,她收回自己的手,挣扎了一番才出声,「该是我学艺不精,察觉不出公子有何不妥,不如公子以后找林大夫看诊,或是我兄长——」

  「写药方。」赵焱司收回自己的手,彷佛没有听到她的话,语气冷冷的下令。

  宁倾雪咬了下唇,只能在他锐利的视线之下写下药方,开来开去,不过都是些补身的药材,喝了也不会有所危害。

  一旁的裘子等她写好,立刻伸手接过出去抓药,还不忘拉走刘孋。

  刘孋虽早有准备,但还是没来得及闪过,胳膊被裘子一把拉住。她心中咒骂,这几日裘子都是突然来这么个招数,看完诊就把她拉走,让她这个一心想要保护主子的丫鬟又气又恼。

  主子烦人,就连奴才也是!刘孋气在心里,直接表现在脸上,今日可不想再给人面子,直接呛道:「你又想怎么样?」

  「还不是因为小姊姊泡的香片极好,我家公子特别喜爱,」裘子似乎看不懂脸色似的笑开着一张脸,「今日特来讨教,请小姊姊过来教教我。」

  「不要,」刘孋不假思索的拒绝,「立刻放手,我还得伺候我家小姐。」

  「小姊姊,外头有一群伙计,还担心小姐无人伺候不成。小姊姊别害羞,过来帮帮裘子吧。」

  两人拉扯不下,赵焱司看着宁倾雪,清冷的声音响起,「借你的人一用。」

  宁倾雪圆圆的眼眨了眨,拒绝吗?她不敢,只能软糯的出声,「阿孋,你去教裘子吧。」

  刘孋气得瞪着赵焱司,但一看到他瞟过来的目光,她又没骨气的萎了。好吧,裘子跟主子一个德行,她跟她家小姐也是——只是她家小姐是真没胆子,而她是恶人无胆。

  第六章 是信物还是诊金(2)

  两人拉拉扯扯的走了,宁倾雪暗暗瞧了下外头,无人候诊,她在心中失望的叹了口气,只能默默的跟赵焱司隔着案桌相对面坐。

  「你没话跟我说?」

  她的眼睛转了转,她能有什么话跟他说?斟酌了下,才开口,「你夜晚睡不好,午时过后就别再饮茶。」

  赵焱司缓缓的吸了口气,「还有呢?」

  还有?她的脑子极力的思索着,「我哥哥近日较忙,你——」

  他曲起手指,一击桌面,她瞬间闭上了嘴。

  「你要离开屈申城?」她不说,他主动提。

  宁倾雪微愣,她是打算离开屈申城,但她并不想告诉他……突然想起方才刘孋跟张嬷嬷的对话,看来被他听见了。

  她不由在心中一叹,怎么就忘了交代让刘孋少说几句,但如今他既然听到了,她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柔顺的点了点头,「是。」

  他的目光一沉,「什么时候?」

  她下意识的不想告知,只在他的目光逼迫下随口答道:「过几日。」

  「确切日子。」他一点都没打算放过。

  她只能乖乖的回答,「初九。」

  想来不管经过多少年岁,对着他,她总无招架之力。

  「我明日便将赤霞送回来。」

  提到赤霞,她的双眼闪着光亮,他救了落水的她之后,赤霞便一直养在桂露山庄里。她也不是没想过要回来,但是赵焱司不提,她又不知如何开口,所以就只能将此事搁下,如今赵焱司能开口主动送回,自然是最好。

  「多谢,」她连忙说道:「你将赤霞送来后,便将桂露山庄的马车派人驾回去。」

  说来济世堂正经的主子只有她和宁齐戎,除了原有的马车外,如今又多了两辆,一辆是落水时送她回府的马车,另一辆是赵焱司特地派去接她离开郡王府的那辆低调却奢华的马车,她不若一般贵女,平时常与世家来往,需要马车彰显身分,所以压根用不上。

  「不用,给了你便不打算要回,回边城时坐我的马车,你会舒适些。」

  给?她摇了下头,「太过贵重,我受之有愧,所以——」

  她的话声因他放在她面前的花梨木盒而隐去。

  「诊金。」

  「太过贵重。」她近乎耳语,没有伸手去接。

  看着她神情转变,他的眸色微黯,知道依她的性子,若真将事情挑明,只怕会逃得更快,所以他由着她装傻充楞,但是想要躲着他是万万不可能的!只不过她竟打算瞒着他离开屈申城,这点已经触及他的底线。

  他的声音冰凉,「不过是小东西。」

  在权贵人家,这点东西确实不值钱,但她却清楚这是他母后的遗物,上辈子与他成亲时,他亲手交给她,之后她从裘子口中得知风钗来由,这是定情信物,自己还开心过很长一段日子,即使离开京城,直到死前,她也始终戴着这支凤钗。

  「你救我一命,怎好再收诊金?」其他事她可以不争不吵,但这支凤钗,纵使惹怒他,她也不打算收下。

  「你要便收下,若是不要便丢了吧!」

  他的话令她皱起眉头,他向来霸道,对她的态度极不讲理,她不是无所觉,只是不想无谓的争执,但他越发得寸进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