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两世福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而且宝乐?曾几何时他连名字也改了?

  看着马车走远,跟在赵焱司身旁的卫钧笑了笑,「要不是知道她是因为落水吓傻了,我还以为是个哑巴。」

  赵焱司的目光似古井般不生一丝波澜,讳莫如深的看了卫钧一眼。

  卫钧忍不住抖了一下,这样的深沉让人感到心惊。

  赵焱司一言不发走到一旁拉住了不安躁动的马匹,这是赤霞——宁倾雪的坐骑。

  「主子,这是匹好马,」卫钧被赵焱司一身生人勿近的气息弄得通体生寒,却还得硬着头皮上前,「可是性烈,主子还是别——」

  卫钧的话还没说完,赵焱司直接翻身上马。

  赤霞察觉背上陌生的气息,不安分的踏着马蹄,好几次都差点要将人给甩下,卫钧在一旁看得心惊胆跳。

  赵焱司只专注的拉着缰绳,俊秀少年郎专注的模样吸引了还没散去的人群目光。

  察觉底下的马儿力道转弱,赵焱司垂下眉眼,一踢马腹,吐出一个字,「走!」

  卫钧看着马匹撒开四蹄,留下尘土,不由咳了咳,「主子!主子——等等我!我没马啊!」

  赵焱司却早已消失眼前,卫钧只能认命的迈开双脚奋力奔向前。

  宁倾雪只觉眼前一切似真非真,似梦非梦,缓过神时,已过了三日。

  如今是建康五年,在她跃下屈申城的六年前,年方十六,亲人尚在,正是她最美好的二八年华。

  她六岁开蒙,随着曾祖母习医,十二岁自边城来到屈申城女学学习规矩,寄住于武陵郡王府。她的性子随母,原就温婉,如今更加沉静——除了女学与郡王府,几乎足不出户,沉静得近乎软弱……

  她记得这次也是兄长见不惯,上郡王府叨念许久,她才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随兄长骑着赤霞出府。

  谁知才出城就遇孩童落水,当下她脑子一热,竟没了胆怯,跳进河中救人,却没算到自己的腿一阵抽痛,尚未来得及救人自己便差点灭顶——

  她眉头轻皱,反覆思考到底哪里出错了,她记得上一世应该是随后追上的兄长发现她不对劲,连忙出手将她救起,只是兄长为救她担搁了时间,使得落水的孩子最后一命呜呼。

  一个五岁的孩子——她的心头一颤,这个五岁孩童的死,可说是她上辈子挥之不去的遗憾,她的兄长也被她所累,虽医术高明,却始终与她一同背负着见死不救的恶名。

  如今,她虽感激上苍能让小石保下一命,只是始终想不透,怎么最后将自己救上岸的成了赵焱司?

  想破脑子还是理不清,她叹了口气,站起身立在窗前,看着窗外一片青葱翠绿。

  大齐初建,百姓普遍不富,一切从简,不过十数年过去,郡王府却已经过数次扩建,早已非当日简朴模样,如今郡王府上下所用之物,无一不精美奢华。

  上辈子自己看在眼里,只觉屈申城繁华非边城所能比拟,未曾细思郡王府何以能拥此富贵?

  二皇子勤王与三皇子闲王为争大位明争暗斗,最后才知郡王府始终是二皇子强而有力的后盾,这是从何时开始的?为何能瞒得如此天衣无缝?郡王府更在二皇子败后还能守着屈申城,令三皇子久攻不下……

  「小姐。」刘孋推开门,一看到宁倾雪一身单衣站在窗前,不由微惊。

  宁倾雪陷在思绪中,彷佛未闻,动也不动。

  「小姐,你身子才好,可别又着了凉。」刘孋叨念着,走到内室拿下架上已薰上茉莉花香的衣物,上前要替宁倾雪添衣。

  搭在肩上的手令宁倾雪回过了神,有些木然的转头看向她。

  她爹身为将军,向来不喜繁文缛节,她娘亲也为了耳根子清净,边城的将军府中下人也是安排得甚为精简。

  打小她身边的丫头就是两姊妹,一个大她两岁的刘孋,一个小她三岁的刘芙,这次来屈申城是上女学,她娘派了刘孋、另外一个婆子何大娘和护卫李尹一随行伺候。

  刘孋看着宁倾雪红着眼,不由心惊,「小姐,这是怎么了?别哭。」

  她家小姐长得娇小,笑起来脸颊上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极为可爱,只是来到屈申城,她家小姐笑得越来越少。

  宁倾雪见刘孋急了,连忙抹了下眼,腼腆的一笑。

  「小姐可是身子不适?」刘孋轻声问道:「奴婢派人去请少爷过府可好?」

  宁倾雪摇了摇头,伸出手,轻触着刘孋手中的玄色衣裙,料子极好,色彩却是不适合她这花样年纪的沉重。

  她记起自己在年少时有很长一段时间,莫名的认为自己就适合这般浓重的色彩,或许是下意识的想要不受注目,却不知在旁人眼中更显特立独行,还暗地笑话她。

  「小姐,这身衣裙是郡王妃前几日才特地派下人送过来的。」刘孋的低语声中有着淡淡的不以为然。

  这料子虽说极好,但是颜色太过沉重,她家小姐正值花样年华,却总穿着暗色衣裙,远远看着就像个小老太婆似的,偏偏郡王府上下都像瞎了眼似的说这颜色富贵,最能衬她家小姐。

  刘孋曾明里暗里的劝了宁倾雪几次,偏偏小姐自己对穿着并不上心,久了刘孋也不再多言。

  「我——」宁倾雪顿了一下,重新听到原来软软柔柔的声音,反倒令她有些不习惯,她捂了下自己的脖子,片刻后才淡然的开口,「拿我在边城的衣服过来。」

  她对穿着从未在意,郡王妃总说暗色适合她,她不想在衣物上花心思,就听之任之,直到离开郡王府,嫁了人,她才算是展现了她这个年岁该有的风采,如今郡王府所备衣物,她是碰都不愿再碰。

  刘孋闻言心中一乐,眼中闪着掩不住的欢喜,像是怕宁倾雪后悔似的连忙走进内室,打开了一旁的大木柜,「小姐,等会儿奴婢将柜子里的衣裙全都拿出来重新薰香,这会儿就先穿这套吧!」

  宁倾雪爱茉莉香,所以刘孋总是花着小心思让自家小姐开心。

  刘孋特地挑了件上次回边城时带来的衣衫,鹅黄上袍,底下配上素白罗裙,将小姑娘的朝气可人尽表无遗。「这是将军夫人特地给小姐挑的。」

  听刘孋提起娘亲,宁倾雪几乎止不出翻上心头的想念,鼻头一酸,低下头掩着思绪,点了点头。

  刘孋心情大好,手脚麻利的替宁倾雪更衣,还不忘说道:「今天一大早大小姐身边的大丫头紫竹便来了,说大小姐交代,请小姐身子好些今晚就到月雅居一聚。」

  宁家虽已分家,但宁从文与宁九墉兄弟关系不差,所以郡王府的下人皆以年龄大小来称少爷、小姐。

  郡王宁从文嫡出的宁若月为大小姐,宁倾雪为二小姐,下头还有两位庶出的小姐。

  至于少爷除了嫡出的郡王世子和三少爷,宁倾雪的兄长宁齐戎是二少爷,但他不喜这称谓,要下人们唤他宁大夫,不然就是戎少爷,再下头还有四位庶出少爷。

  宁若月是郡王爷唯一的嫡女,更是西北一带无人不知才貌双全的佳人,上辈子她落水未将小石救回,刘湾村的人便被人撺掇着找上了郡王府讨公道。

  郡王妃震怒,让她在祠堂思过一个月,间接认了她见死不救的罪名,之后交代宁若月出面,亲自到小石家上门谢罪。

  闭门思过这一个月,外头发生何事宁倾雪全然不知,当她知情时,流言蜚语早已失控,世人皆知宁家双姝一个心思不正,见死不救,一个蕙质兰心,温柔大度——两相比较,高下立见。

  第一章 重回二八年华(2)

  刘孋心情愉快的给宁倾雪盘了个随云髻,「小姐真是好看。」

  宁倾雪回过神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娘亲是南方人,逃难时来到西北,遇上了她爹,两人相互扶持走过战乱,她长得像她娘,不单五官神似,身子也一样娇小,不像宁若月长得美艳动人,眉眼间带着一股温柔,一双眼明亮清澈,让人看了舒服,易生好感。

  只是她过怯懦,除了亲近之人,从不敢直视外人,硬生生糟蹋了这副长相。

  「是阿孋的手巧。」

  刘孋爽朗的笑了笑。

  看着刘孋的笑脸,她几乎忘了自己当初是怎么失心疯,听了宁若月的话,把刘孋赏给了郡王府的一个管事。

  她当时真的以为是门好亲事,在离开边城时让刘孋可以留在繁华的屈申城过好日子,岂料没过半年就从刘芙的口中得知这人是个狗仗人势的败类,跟着郡王世子一样爱寻花问柳也就罢了,最后还染了赌瘾,对刘孋不是打便是骂,当她急得想将人带回时,刘孋却已芳华早逝。

  「小姐,虽然大小姐交代若小姐身子已好,今夜便要与小姐一同用膳,可奴婢以为小姐这几日身子还不是很利索,不宜见客,不如回了大小姐,说小姐还要再歇个几日,免得过了病气给大小姐。」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