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两世福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2 页

 

  没等宁若月回神,赵之懿已经拍手叫好,「好,宁二小姐这个提议太好了,既是为善,可不能把我给落下。咱们说说,该捐些什么好?」

  几个贵女听了也觉得有理,立刻交头接耳的商量。

  宁若月的脑子一阵昏沉,竟是有种如在梦中的不真实感,福宝这小丫头果然士别三日,令人刮目相看。

  「其实今日都得多亏姊姊有心,不然诸位小姐也无法趁赏花宴尽份心力。」宁倾雪话中棉里藏针,听来似没有太多深意,但细细一品,却是暗讽满满。

  宁若月垂下眼眸,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意,这时她再不知自己中了套就太愚蠢了。

  「算了吧,宁大小姐算什么有心,不过就是嘴上说说悲天悯人的话,」赵之懿一点都不介意再往宁若月身上踩上一脚,「我看,宁家真正大善的是宁二小姐。」

  「郡主言重了,」宁倾雪并不想居功,「我只想助人,从未曾想仁善之名。」

  「那是你良善,没有那些花花心思,别人——」赵之懿瞟了沉默的宁若月一眼,「可是未必。」

  宁倾雪听岀赵之懿的针对,心情复杂的看向宁若月,「真心实意也好,沽名钓誉也罢,最终能帮上百姓便好。」

  宁倾雪的话触动了宁若月的心弦,由始至终她想的只是名声,百姓死活从不在她的考虑之中,她从不认为自己何错之有,现下却莫名的觉得臊得慌。

  「真心实意也好,沽名钓誉也罢,最终能帮上百姓便好……二小姐这话说得挺妙。」

  听到伴随着声音而来的爽朗笑声,赵之懿眼睛一亮,起身脱口唤道:「哥哥。」

  宁倾雪抬头看过去,就见赵之懿的兄长赵元昱与一行公子从正中央的水榭走来。

  赵元昱长得高壮,在一行人中显得鹤立鸡群,他打小习武,一身肌肉健壮,看着骇人,但庆幸一双剑眉下生得一对细长凤眼,将一身厉气消去不少。

  「二小姐不愧为宁大将军之后,」赵元昱赞赏的看了宁倾雪一眼,「心怀天下。」

  赵元昱的夸赞迸没有带给宁倾雪太多的喜悦,她的目光落在慢条斯理走在一行人后头的赵焱司。

  他冷漠的与周围的人保持一段距离,从上次桂露山庄一别,两人便再没见面,如今见他行走自如,看来腿伤已愈。

  她嘴上不说,但接连几日未见,她的心头却空落落的,今天在郡王府遇上,她着实意外,与他四目相接的瞬间,她敏感的察觉他平静无波的神情底下暗藏杀机——

  她都能想到趁着赏花宴让郡王府得不到体面,他又怎么可能想不到?

  她垂下眼,心头莫名一松,一切与上辈子不同,她确实可以将心放下,她的心愿小,只想护着自己家人一生安然,但赵焱司却有足够的能力能阻止众多悲剧发生——只要太子不死,皇子争斗不发生,拉拢庸王,不让郡王府有机会壮大。

  上辈子赵元昱曾在开始助武陵郡王谋反,却在最后一刻倒戈,上辈子可以说没有庸王府相助,赵焱司几无胜算。

  宁修扬的眼神微冷,但面上带笑的上前,眼光意味深长的看着宁倾雪,「宁家女自然都是极好的。」

  宁修扬的声音令宁倾雪莫名的打心底发寒,这些日子,她不是没机会见他,只是她下意识的躲着。此生她都不会忘记,他与她站在屈申城上看着由远由近的轻骑……

  赵元昱不置可否一撇嘴角,对站在不远处的小厮使了个眼色,「宁二小姐大义,我们可不能输给几个姑娘家。」

  小厮上前,拿出钱袋。

  赵元昱接过,直接走进水榭,将钱袋放在桌上,侧头对宁倾雪一笑,「宁二小姐瞧瞧,若不满意,我回府再多送些银两。」

  鼓鼓的钱袋落入宁倾雪的视线中,看得出里头的银钱不少。

  「世子爷,」宁倾雪的声音轻柔,「银钱不在多寡,有心便是美事。」

  赵元眼底过认同,「宁二小姐说的好。」

  有了赵元昱开头,旁人自然不好落了下乘。

  几个贵女见状也拿出了身上值钱的东西,谁也不愿在这个时候失了出头的机会。

  宁修扬身为主人家自然也不好不捐银两,只是心中气愤难当,今日他本与宁若月商议要趁吴越大雨成灾,让众人出钱出力赈灾,以博得好名声,没料到最后宁倾雪竟横插一脚,坏了他们的计划,如今他也只能照着原本盘算,让下人送上早就备好的一箱金银元宝。

  箱子打开,露出里头的银两,对于郡王府的大手笔,众人忍不住眼睛一亮。

  「福宝,」宁修扬带着亲昵的口吻问着,「哥哥这点东西可还行?」

  宁倾雪心中的愤怒翻腾,袖子里的双手缓缓紧握——她忍着心头恶心出声说道:「堂堂郡王府,放眼望去古董瓷瓶、金银玉器不少,就连装糕点的盘子都极其精致,如今只送上区区一小箱的银两,」她的声音软糯,听来极为舒心,偏偏一字一句却像针似的扎进了宁修扬的心里。「郡王世子难道不觉贻笑大方?」

  宁修扬原以为得到的会是夸赞,却没料到竟是一阵嘲讽,不由气恼,脸上的笑容隐去。

  「不过郡王世子也是有心了,」宁倾雪意有所指的看着桌上的金银,「随意出手便是一箱真金白银,不知情的人还以为郡王世子是早就将银两准备好在等着了。」

  宁修扬锐利的目光看向宁倾雪,这个小丫头,他还真是小瞧了。

  「福宝,瞧你说的,」他伸岀手轻触着宁倾雪的睑,「人家听了,还以为哥哥是有所算计。」

  宁倾雪将头一侧,一阵恶寒,躲过了他的碰触。

  「在下不过屈屈一个百姓,无法像郡王世子般随便一出手便拿出一箱金银。」赵焱司上前,状似不经意的挡在了宁修扬的面前,声音冷冽,「回去后,在下亲自送上百两黄金至济世堂,还要劳烦宁二小姐了。」

  赵焱司一身黑色衣袍,神情清冷,但出手豪气,修身的长躯站在同样高大的赵元昱身旁不见一丝逊色,瞬间吸引了众人视线。

  宁倾雪可以听到一旁贵女低语,纷纷猜测着他的身分。

  一口气就能捐出百两金子还自称普通老百姓——宁修扬气得心肝都痛了,有个宁倾雪下他面子也就罢,就连一个他向来看不上眼的商户也来打他的脸面,偏偏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就是再气也得硬生生的忍着。

  宁倾雪的双眼因看到宁修扬吞声忍气的模样而熠熠生辉,反击果然是件极为舒爽的事!

  赵焱司是赵元昱带来的,他与赵之懿自是认得自家兄弟,只不过没有点破,他爽快的说道:「这可不成,不能让你们抢了风采,等我回府也让人送上百两黄金,宁二小姐,你千万别嫌弃,这可是本世子的全部身家了。」

  赵元昱的话惹来了一阵笑声。

  宁修扬自知落了下乘,只能硬着头皮让下人也补上百两黄金,只不过有了赵焱司和赵元昱珠玉在前,他就算做得再多也失了先机。

  宁倾雪眉眼含笑,只是看着桌上的金银珠宝,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她来赏花宴的目的是阻止郡王府借救助灾民一事提升名声,如今做到了,但她却压根不知如何处置这些财宝,她明日便要离开屈申城,不可能亲自去送银子,但给郡王府发落却又是万万不可能的。

  她的目光看了看赵焱司,他如今只是一个商户,若将钱财交给他,只会增添他的麻烦,最后她的目光落在赵元昱的身上——

  赵元昱含笑的看着她,「宁二小姐有话要说?」

  宁倾雪点头,对他浅浅一笑,「我乃一介女流,不好出面处置这些银两,这些金银皆是众人善心,一分一毫都马虎不得,所以还劳烦世子爷带人收下银两,妥善处置,免得有心人从中谋私,失了美意。」

  赵元昱眼底因她的笑脸而过一丝光亮。没料到传闻中沉静寡言的宁二小姐还是个性情可爱的姑娘,只是她的要求实在古怪,毕竟生为宁家人,实在不该向他这个外人求助,看来郡王与宁将军也并非如外人所见的团结一致,他扬起的嘴角多了丝玩味。

  郡王府的财富傲人,从何得来他并不在意,只要郡王府别捅出太大的楼子,庸王府是不会插手的,但如今是宁倾雪自己提起——

  「冲着宁二小姐一句话,这事儿包在我身上,」赵元昱本就是个爽快人,满口答应,「我不会辜负宁二小姐的请托,让有心人有机会从中动手脚。」

  第八章 抢先号召赈灾(2)

  两人的对话听似平常,但落在宁修扬的耳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如今百姓普遍不富,武陵郡王府的日子却过得奢华,除了赏赐外,还有许多原本是赏给宁九墉的封赏被武陵郡王用以次充好的手法给扣了下来,至于百姓上缴税务,那王府也没少中饱私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