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两世福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4 页

 

  只是纵使改变再多又如何?要不是上辈子造化弄人,他本与首辅大人的嫡长女有婚约,而她一生无子,对他毫无助力。

  她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低声呢喃,「我真的不懂你在说什么,只是我是将军之女,身分有别,上下有节,你我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他唇边缓缓带了笑意,「出息了啊小福宝,拿身分压我。」

  她的脸有点红,明明局促却强做镇定。

  看她小脸蛋越发烧红,他差点笑岀声,「你可记得那日在桂露山庄,你醉后跟我说了些什么?」

  他从未提及那事,她满心以为此篇已翻过,没料到他会在这个节骨眼提起,她的脑子一轰。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唇,察觉她的轻颤,微扬嘴角,「看来真是忘了,所以也忘了我的另一个身分和名字。」

  她着他闪着笑意的眸子,暗道不好,几乎可以猜到他接下来的话,她想捂着耳朵,自欺欺人,但是他紧捉着她的手,她嘟着嘴,微恼的看着他。

  「听仔细了,将军之女。」倾身向她,目光落在她的唇上,「我乃闲王赵焱司,既然你懂事,知道身分有别,上下有节,以后要乖乖听我的话,别想着跟我保持距离!」

  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脸色涨红,他微扬起嘴角,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她双眸微狰,心乱如麻,伸手去推他,他却反应敏捷的将她的手紧压在他胸口,两人呼吸交缠,天地彷佛一瞬间安静下来。

  他动作蛮横,上辈子令人发疯的记忆冲撞袭来——

  她从城墙上一跃而下,死在他面前,他几近疯狂的杀了所有人,但终究换不回她的一条命。

  当他重生归来,他早已盘算要回到她上辈子视为遗憾的开始,她纵使贵为闲王妃,然而一生都没有摆脱对幼童见死不救一事。

  他满心以为重新来过就有个全新开始,唯一没料的是她对他竟生出发自内心的畏惧。

  上辈子她最是听话,在他为死去的兄长复仇而无法顾念她太多时,她总是默默的跟随他复仇的脚步,没想到今生却如此抗拒他。

  「对不起。」这三个字是他欠她的。

  她的心神一阵恍惚,她从不认为他对不起自己,若是心怀有愧,大可不必,一切都是她的选择,她张口欲言,却最终沉默。

  她只想回边城,与爹娘过一辈子,而他——太子未死,他日登基,他依然能享有荣华富贵,而她不属于那份令人窒息的尊荣。

  「难道就不能当个萍水相逢的陌路人吗?」

  他的脸色一沉,「什么事都能依你,但这事儿不成。」

  她低下头,不愿再言语。

  马车停在济世馆前,赵焱司松开她,跃下马车,宁倾雪知他气恼,不由一叹,「你要如何才能放下心头执念?」

  他的身子一僵,最终没有回答她,径自上了跟在后头的马车离去。

  第九章 贴身护送回边城(1)

  天还未亮,宁倾雪就在刘孋的帮忙下在济世堂的灶房备了早膳。

  等到宁齐戎梳洗完岀现,桌上已摆好了热粥和小菜,他一笑,「什么时候学了这一手?」

  「以前在边城本就会帮着娘亲做饭,」宁倾雪柔声说道:「只不过到了郡王府后生疏了,不过今天有阿孋跟何大娘在一旁帮着,还算有点模样。」

  宁齐戎喝了口,赞赏的看了她一眼。

  宁倾雪看兄长动筷,自己才拿起筷子用膳。「哥哥,你可要答应我,等屈申城的事一了便回边城,我在边城等哥哥回去,到时咱们也在边城开间济世堂。」

  宁齐戎眼中带笑,宁倾雪对他回边城一事颇为执着,他也不好再多言,点了点头,免得宁倾雪不放心。

  「哥哥可别是敷衍我。」宁倾雪专注的看着他,「吴越灾祸,这事哥哥别插手。」

  宁齐戎狐疑的看她一眼,吴越大雨成灾的消息这几日陆续传来,原以为情况尚能掌控,没想到越来越惨烈。

  这几日他脑中始终浮现幼年时宁九墉向他提及过去前朝分裂动荡,起因也是灾祸导致。若当今圣上记取教训,就该有所做为,在灾难还未扩大之前全力救助,若是君上未心怀百姓,只怕民心生变。

  「昨日你在郡王府大出风头一事,我略有耳闻,」宁齐戎说道:「世子爷定会插手此事,若是世子爷开口,我无法拒绝。」

  宁倾雪皱起了眉头。

  看她一脸苦恼,宁齐戎忍不住笑道:「你就别烦了,我打算过几日便回边城看看娘亲,就算真要前往吴越,我也不会随行,可以安心了吧?」

  宁倾雪一笑,点了点头。

  用完简单却美味的一顿后,宁齐戎仔细的査探停在大门外的两辆马车,确定诸事妥当后才对旁的李尹一说道:「今日我只能送小姐到城处的八里亭,接下来的路我派了林奇和何南两人跟着你,护送小姐回边城。」

  李尹一看着站在宁齐戎身边的两个人,他们是宁九墉派给宁齐戎的护卫,在边城他们几人就有交情,所以一起返回边城也没有一丝不自在。

  他点了点,「是。」

  宁齐戎拍了拍李尹一的肩膀,看着在一旁的宁倾雪,「一路小心,回到边城之后好好照料自己。」

  宁倾雪乖巧的点头,「我知道。」

  宁齐戎有些不舍自己娇柔的妹妹,却也知道回到边城对宁倾雪才是最好的安排。

  宁倾雪没有察觉宁齐戎心头烦忧,只是开口让李尹一将赤霞牵来,「哥哥,我陪你骑一段。」

  宁齐戎收回思绪,眼底着笑意,点了点头。

  宁倾雪虽文静,却独爱骑马,但是来到屈申城后因被宁若月影响,顾忌那无谓的名声,处处拘着自己,即使一时兴起想要策马奔驰,也是到了城外人烟稀少之处。

  「走吧!」他爽朋的回答。

  宁倾雪翻身上马,与自己的兄长并骑在才要苏醒的屈申城中,她的速度不快,宁齐戎也没催促,静静的在一旁陪着。

  出了城门,太阳升起。

  宁倾雪鬼使神差停下马,转头望着晨曦中坚固的城墙,承载无数战乱,如今依然巍然屹立。

  前生是她,今生也是她,纵使在跃下城墙那一刻,她也从未后悔,她的嘴角扬起一抹释然的笑,千秋万代不过繁华一瞬,纵有阴霾,阳光依然处处在。

  她拉着赤霞,掉转马头,一踢马腹,如一道红色流星向前奔去,任风在耳边呼呼的响,身后传来急促马蹄声,她本以为是宁齐戎赶上,转头灿烂一笑,却万万没料到迎头赶上的是不知何时到来的赵焱司。

  她猛拉缰绳,赤霞声长嘶,前蹄腾空,停了下来。

  「好马术。」赵焱司也停下马,转眼到了她跟前。

  她白净的脸颊因风吹指而泛着红晕,他的出现对她而言是既意外又不意外,毕竟她早料到他不会轻言放弃,只是昨天她惹恼了他,还以为以他的性子肯定会气上几日,没想到他会来得如此快。

  随后赶上的宁齐戎神情有些气急败坏。

  宁九墉费尽心思替宁倾雪找来宝马坐骑,亲手训练教导,连他这个长子都不见宁九墉如此费心,宁齐戎对此从未曾放在心上,毕竟对唯一的妹妹他也是爱护有加。

  他可以大方承认自己不单坐骑,连骑术都不如妹妹,但若换个人……眼睁睁看着赵焱司轻易的追上宁倾雪,自己却只能在后头死赶活追,这之间的差距实在令人难受。

  宁齐戎来到两人身旁,一口气都还没来得及喘,赵焱司已气定神闲的开口,「宁大夫,你营中有事,就先回吧,我替你送福宝,你无须感激。」

  宁齐戎郁闷得说不出话,感激?他竟不知赵焱能厚颜至此。

  夹在两个男人中间,宁倾雪神情不见慌张,只是淡定的伸出手,拍了拍赤霞的颈子,似乎周遭一切与她无关。

  宁齐戎的声音一沉,「你这意思是要送福宝回边城?」

  「是。」赵焱司承认得理所当然,「想我来到西北时日不短,不过就是半年前去了边城一趟,可惜来去匆匆,未曾好好领略边城风光,如今福宝要回边城,正好彼此可以相伴,我能护着她的安危,宁大夫也能心安,不是吗?」

  多个人护送确实能让人心安,尤其是赵焱司虽一派斯文,但他曾在军营中看到他与庸王切磋,那狠劲就连上过战场的将士都未必能及。有他在,回边城的路上他确实能够心安,但宁齐戎可不傻,不会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我妹妹还小。」宁齐戎俊美的脸上看似平静,但眼底却已有暴风醖酿。「你可别得寸进尺。」

  赵焱司似笑非笑,宁齐戎身上因习医多年,带着俊逸儒雅的气息,与他相识这些日子,还真没见过他动怒。

  「宁大夫,我不过是送福宝回边城罢了。」

  同样身为男子,宁齐戎压根不信他的想法单纯,但也心知肚明,不论他如何想的,通往边城的官道人人可走,他压根左右不了赵焱司的决定。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