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两世福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5 页

 

  他眼睁睁看着由李尹一驾驶、走在前头的两辆马车后跟上了卫钧所驾的马车,一旁是十数匹马和壮汉,清楚明白事已至此,胳膊拧不过大腿,多说无益,但心头就是不甘心。

  他家福宝温柔内向,如何能防得来这么个心机深沉的男子?他担忧的看着宁倾雪,却见她似无所觉,毫不担忧,不由长叹了口气,天真之人,果然活得特别的幸福。

  「如意楼在我不在这段日子,就拜托宁大夫了。」

  宁齐戎忍不住嗤笑了声,替他看着如意楼,这是把自己当成奴才了?

  「穆云会在如意楼多留个把月,半个月后,还有个戏班子从京城来,到时还请宁大夫安排。」

  宁齐戎爱看戏听曲,这个消息无疑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的双眼迸出耀人光芒。

  宁倾雪眼睁睁看着兄长的转变,硬是憋着笑意,赵焱司还真是懂得投其所好。

  赵焱司的目光对上她带笑的眸子,柔声说道:「这会儿还算凉快,等再晚些,日头渐高,莫再骑马,上车歇着。」

  宁倾雪收回自己轻抚着赤霞的手,点了点头,知道时间已不早,抬头对兄长一笑,「哥哥,有李公子在,你大可放心,回去吧!」

  看着宁倾雪脸上灿笑,宁齐戎就算再不想承认也看出她并不排斥赵焱司护送。「一路万万小心。」

  「我明白,哥哥,我在边城等你。」丢下一句,宁倾雪的脚一踢马腹跑远了。

  赵焱司看着她肆意跑马,扬起嘴角,跟了上去。

  宁齐戎下意识的想要跟上,再送宁倾雪一段,但眼见前头扬起的烟尘,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有生以来第一次埋怨起宁九墉的偏心,怎么就不记得给他找匹好马,落得个自己拍马也赶不上的境地。

  「小姐。」一等宁倾雪上了马车,刘孋立刻将拧好的帕子递上,让宁倾雪擦了擦汗湿的额头。

  宁倾雪汗流浃背,用帕子擦了擦身子,还换了身衣物,一身清爽后才舒服得呼了口气。

  刘孋贴心的送上茶水,宁倾雪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小口的喝着茶。

  刘孋见着宁倾雪一脸闲适,心头叹息。想她爹娘和弟妹一家五口因战乱刚过,家园被毁,三餐无以为继,弟弟得病,走投无路之下遇上宁九墉夫妻,转眼也过了十多年。

  柳牧妍当年作主收容了他们一家,那时她虽年纪小,但一辈子都记得初见柳牧妍时,她不单救回病重的弟弟,还让他们有个安身立命之所,对她而言,柳牧妍就如同高高在上的天仙般,所以对柳牧妍最为疼爱的宁倾雪,她也是用性命护着,但偏偏……她欲言又止,满腹纠结。

  宁倾雪好奇的对上她的目光,柔声问道:「阿孋,你有话要说?」

  刘孋被这么软萌的声音一问,再也忍不住的说道:「小姐,这位李公子的性情凶恶,看人目光阴沉,底下的人也不好,尤其是卫钧,三两头找李尹一切磋,每每都要打得他青紫挂彩才收手,也不想想,若李尹一想打,跟着少爷去军营跟将士切磋就好,哪轮得到卫钧。」

  宁倾雪静静的将茶碗里的茶水喝完。

  刘孋嘴上数落,但也没有耽误的伸岀手接过茶碗,关心的问:「小姐可还要再喝点?」

  宁倾雪摇头,她很清楚卫钧是个武痴,会找上李尹一,该是看出李尹一是个好苗子才会缠着他比试,将来有机会她相信卫钧肯定会提拔他,只是这些她不知怎么向刘孋解释,所以索性什么都不说。

  上辈子,她主动将李尹一给了赵焱司,但这辈子她不会再这么做了,一方面是对刘孋的愧疚,更多的是不想将对她忠心耿耿的李尹一当成奴才,任意发落。

  不过她坚信若是珍珠终究不会蒙尘,男儿志在四方,若李尹一有自己的机缘造化,她也不会阻挡,只是还有一件事要先解决了。

  她带笑的望着刘孋,「回边城之后,就将你跟尹一的事给办了。」

  刘孋正叨念着赵焱司、卫钧这对主仆,猛一听宁倾雪的话,就像突然被掐了脖子似的失了声音,「什……小姐……你说什么?」

  宁倾雪看刘孋脸红,忍不住轻笑出声,「成全你和尹一,热执闹闹的办场婚事。」

  刘孋的脸轰的一声都红了,「小姐,你这是笑话奴婢!」

  「怎么,你不喜欢尹一?」

  「奴婢……奴婢……那个打三大板子都不吭一声的驴脾气,谁会喜欢!」

  「既然如此,」她打趣的点了点刘孋的鼻子,「那等回城,我再让我娘替他寻别的人家。」

  「小姐——」

  「怎么?」宁倾雪取笑的直视刘孋,「你不嫁,也不许人家娶别的女子吗?」

  刘孋急得一颗心狂跳,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脱口说道:「奴婢是小姐的人,小姐要奴婢嫁,奴婢就嫁,就算今天小姐要奴婢死,奴婢也没二话。」

  宁倾雪闻言,脸色一沉,「以后别再让我听到什么死不死的,这辈子,你要好好活着,快快乐乐的活着!」

  宁倾雪的认真令刘孋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小姐放心,奴婢方才就是随口一说,你别往心里去。」

  宁倾雪深吸了口气,定了定心神,「现在给我句准话,嫁或不嫁?别说听我的,这是你的终身大太事,得听你的心。」

  羞红了脸,刘孋最终点了点头,「嫁。」

  「好。」宁倾雪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上辈子逼着她将刘孋嫁人的郡王府固然可恨,但她识人不清错把豺狼当绵羊,断送刘孋一生,她也并非全然无辜,如今能看到刘孋和李尹一有个好归宿,她多少减轻了些心中愧疚。

  马车忽地一震,她抬头就见赵焱司竟跳上了还平稳跑在官道上的马车,几乎就在他双足落在马车上时,马车也停了下来。

  刘孋脸上的娇羞还来不及退去,看到赵焱司上了马车,一时竟忘了分际,脱口质问:「你怎么上来了?」

  她的话声才落,李尹一已经掀开车帘,站在马车下防备的看着赵焱司。

  赵焱司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最后定眼看着宁倾雪,「想歇会儿。」

  「李公子,你说笑吧?」刘孋护着自己的主子,「要歇也该回公子自儿的马车上去歇着。」

  「这马车不就是我自个儿的吗?」

  赵焱司冷冷的反回令刘孋一噎,这辆马车之前确实是赵焱司的,「公子你这话不对,你不是送给我家小姐了吗?」

  「是你家小姐的,也是我的。」

  刘孋皱起眉头,这话听来怪异,她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嘴。

  宁倾雪端坐在马车里,双手交叠在自己的腿上,对赵焱司的失礼,心头不是不惊讶。

  但也知道多费唇舌无用,她站起就要让坐,但赵焱司举手阻止她。

  「坐着吧!」

  这辆马车要坐下三人是绰绰有余,只是赵焱司人高马大,等他坐下,莫名的就觉得空间逼仄。

  「李公子也瞧着了,空间不大。」刘孋注意到了他太靠近宁倾雪,立刻说道。

  赵焱司冷冷的扫了刘孋一眼。「你说的极是。」

  刘孋被他眼中的煞气震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开口,「公子,既知奴婢说的对,公子还是——」

  「你叫刘孋吧?」

  听到自己被点名,刘孋的腰杆子不由自主的挺直,一脸防备。

  「马车确实太小,所以——」赵焱司顿了一下,「你下去吧!」

  刘孋被赵焱司的厚颜给震惊得说不出话。

  见刘孋不动,赵焱司淡淡的看着宁倾雪,「是你开口让她下去,还是我丢她下去?」

  宁倾雪眨了下眼,她根本无从选择,只能开口,「阿孋,你下去吧。」

  刘孋错愕的看着宁倾雪。「可是小姐……」

  「下去吧!」宁倾雪浅浅一笑,「不会有事。」

  第九章 贴身护送回边城(2)

  刘孋气恼,只能不情愿的下马车,只不过她脚才落地,就注意到四周不寻常的气氛,除了卫钧和每每笑得没心没肺的裘子外,马车四周竟然还多了十数个骑着马匹的高大陌生壮汉。

  「李公子的人。」李尹一看出了刘孋的惊讶,亲自送她走到等在后头的马车时低声说道:「李公子出现没多久,人就跟上了。」

  刘孋闻言,眉头皱起,这不是摆明了以多欺少吗,看着生气却又莫可奈何,她停下脚步,伸出手,一把就捉住李尹一的手,「我跟你一道。」

  李尹一瞠了下眼,被拖着往回走,知道刘孋的言下之意是要跟着他一起驾车,姑且不论驾车处的车板子位置小,坐两个人太挤,单看这艳阳高照,他就怕刘孋不住。

  「天热,」李尹一连忙劝道:「你还是去——」

  「你受得,我也能。」刘孋才不管其他,硬是跟着李尹一挤上了车板子,「我可得就近护着小姐,你快上来,别磨蹭了,咱们赶赶路,早点回边城,我就不信这个李公子在将军面前还能闹什么么蛾子。」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