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两世福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我没事,」她握着刘孋的手一紧,「李公子的马车现在在何处?」

  李尹一难掩愧色的说道:「就在西院,少爷交代用着油布覆住,没有一丝损坏。」

  「很好。」宁倾雪轻声说道:「既有马车,就无须通报郡王府,直接出府吧!」

  刘孋与李尹一闻言同感惊讶,宁倾雪的性子温和良善,这么些年对郡王府更是敬重且言听计从,别说出府,连吃穿用度也是听着郡王府安排,如今出府竟不打算通报……

  宁倾雪是李尹一的救命恩人,他向来以她的命令为依归,所以一回过神就没有迟疑的去准备马车了。

  刘孋眨了下眼,虽搞不清自家小姐态度转变所为何来,但是她却是巴不得宁倾雪的性子可以再强硬点,所以自然不会开口劝阻,只道:「小姐,奴婢跟何大娘说一声,若有人问起,就说小姐出府了。」

  见宁倾雪点头,没有拒绝,刘孋心情愉快的去找了何大娘交代。

  第二章 赵焱司的异常(1)

  宁倾雪乘坐出府的马车不大,但做工极为细致,窗棂的木雕繁复,外头的人难以看清马车内部,但坐在马车里的人却能把外头景物看得一清二楚。

  宁倾雪的目光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大齐开国之初没有太多规矩,男女可同桌共食,女子能习武,未出阁只要有仆役相陪,四处皆能前往游玩,妇人改嫁也非难事,只是这情况在她上辈子死前几年转变,从朝廷至地方,礼教约束了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才是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

  她性子本就温和,又在郡王夫妇特别教养之下变得更加懦弱,想起上辈子自己因小石落水一事后,对人群心存畏惧,最终挡不住越发不可收拾的流言,被宁齐戎坚持送回边城。

  在边城的日子原该回复平静,不料她才回边城,屈申城的流言就飞也似的传到那里,小石的死成了她挥之不去的梦魇,直到遇上去了边城的闲王赵焱司。

  他身有残疾,不受父皇待见,但依然活得肆意,她身为将军之女,受尽爹娘宠爱,却无一丝自信。

  她对他心生爱慕钦羡,却自知不足以匹配这样高高在上的男子,当他问出那句「要不要跟我走」后,她拿出一生所有的勇气,因为爱他而点了头。

  她遵从三从四德的礼教,知道他要为死去的兄长复仇,尽管自己虽人微言轻,但她却有个英勇的将军爹,最后烽烟再起,她爹为了她这个闺女,出手助赵焱司平乱,追击二皇子在西北势力。

  得知她爹亡故的那一夜,宫内腥风血雨,京城内外风声鹤唳,在宫中他靠外祖家之助,杀了二皇子,在宫外助二皇子的将士直闯闲王府,她在逃避时受了重伤,命悬一线,之后病了很长一段日子,那段时间里,他因护驾有功被立为太子,替病重的父皇监国,她不吵不闹,只求他能加紧找寻娘亲下落,所以最后得知娘亲亡故,他见死不救,兄长唯一的骨肉不知所踪时,哪怕她表面再平静,心底早已千疮百孔。

  原来一开始就错了,对她而言,她只是爱了一个男人,但这个男人从不爱她,她爹娘死了,纵使最终赵焱司得到江山,她也已经一无所有——

  所以她逃了,她只想去救宁家留下的唯一骨血,可惜她终究太过愚笨,还未来得及回到故里就被抓回屈申城。

  她在屈申城渡过了她生命中最后的一段光阴,放眼望去,如今的屈申城没有最后一抹记忆的烽火连天,繁华依然,道路两旁摊贩不少,来往百姓纵使并非个个锦衣华服,但至少都是一身干净,脸上也多是笑意,这证明日子过得确实很好,只是无人知晓这平和安宁终究只剩下几年的光景。

  马车停在如意楼前,她敛下眼眸,心中一片荒凉。

  如意楼一如她印象中的客似云来,一踏进楼里,耳朵被一声如泣如诉的音律吸引,她的视线不由看了过去,大堂当中的戏台子上伶人声线极美,舞起身段别有一番风情,远远看去似男又似女。

  「客官几位?」一名店小二上前招呼。

  宁倾雪的目光直盯着戏台,刘孋只好站上前说道:「给我家姑娘个雅间。」

  店小二应了一声,殷勤的在前头带路,将人给送上二楼。

  宁倾雪的目光始终望向大堂上的戏台,店小二多嘴了几句,「今日姑娘赶了巧,小店请了个戏班子,团主姓穆,单名一个云字,虽没太大名气,但是唱曲挺好。」

  穆云?宁倾雪眼睛一亮,她对音律并无特别爱好,但她哥哥平日素来喜爱听这些小曲儿,所以耳濡目染下,她也跟着爱看戏。

  这个穆云如今确实如小二哥所言并无太大名气,但再过些年,她可是名扬四海的伶人。

  纵使日后天下大乱,她依然长袖善舞,周游各地,在乱世之中,还能活得有声有色,这个人绝非寻常。

  她想起上辈子这个时候,她才因救人不成被禁足于郡王府内,所以并不知晓穆云曾经来过屈申城。

  店小二带人坐下,这个位置极好,正对着大堂的戏台,宁倾雪迫不及待的看着戏台。

  「不知姑娘要吃些什么?」店小二看着刘孋,看出拿主意的是这个丫鬟打扮的姑娘。

  「来几个你们店里的招牌菜。」刘孋也没有客气的开口,想着要给宁倾雪好好补补,「再来盅野菇炖鸡汤。」

  「阿孋,」宁倾雪开了口,「我要枣花酥。」

  软嫩的声音飘入耳里,店小二的眼底闪过惊艳,不自觉的看向宁倾雪。方才因这姑娘个头不高又闷不吭声,所以便没留心,如今定睛一看,就见仰起的一张小脸上有双明亮的眼眸,微扬着嘴角,脸颊上两个可爱的酒窝,生得一副讨人喜爱的福气相,声音更是悦耳好听。

  刘孋注意店小二的目光看得都直了,不由轻蹙了下眉,身子一侧,挡住了对方目光,声音微冷,「小二哥,你听到了——再来一盘枣花酥再加一道南瓜饼。」

  刘孋冷下的口气令店小二惊觉自己的唐突,不禁在心中暗骂了自己一句,在如意楼送往迎来多年,看过好看的姑娘不少,怎么就被软糯的声音给迷得失了分寸,他低下头一脸恭敬,「是!马上来。」

  一见店小二退下,刘孋撇了下嘴,警告的看了眼守在一旁的李尹一,让他打起十二万分的注意,她家小姐胆子不大,她可不想有人唐突了她家小姐。

  李尹一挺直腰杆注意着四周,刘孋见状这才满意的点了下头,伸手给宁倾雪斟茶。

  宁倾雪接过,喝了一口,压根不知刘孋心中所想,兴致盎然的看着大堂戏台。

  戏台上唱的是相国千金被穷书生所救,千金一见倾心,以身相许——她轻而易举的认出扮演书生的伶人便是穆云,看她亭亭玉立,风姿绰约,年岁不大便已尽展风华,无怪乎几年后她能被众家公子争相吹捧相邀,可惜她兄长不在,不能与她同赏。

  曾经她也特别爱看凄美情爱的戏码,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如今纵使心态转变,她依然深信这世上有真情挚爱不假,不过并非每个人皆有幸能拥有。

  店小二上了菜,她也无心饮食,直到一场戏结束,穆云下台,消失眼前,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小姐,」刘孋忙着替宁倾雪夹菜放在面前的碗里,分心的看了一眼,「怎么好好的就叹起气来?」

  宁倾雪没有解释心头莫名的失落,只是浅浅一笑,一个低头才注意到面前碗里的菜都要满出来,不由眼露无奈。

  刘孋这是多怕她吃不好?为了让自己的贴身丫鬟放心,宁倾雪也没有出声制止,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塞进嘴里。

  刘孋见了,心情更好,将鸡汤放到一旁,「小姐,等会儿可得把鸡汤给喝了。」

  宁倾雪无奈的看了刘孋一眼,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小姐真乖。」刘孋对她一笑。

  「福宝。」

  听到兄长的声音,宁倾雪连忙将嘴里的食物咽下,迫不及待的看过去。

  「我方才与宝乐到郡王府,才知你不在府中。」宁齐戎脸上带笑,大步的走来,「听何大娘说了你到了如意楼,我便带着宝乐过来。让我瞧瞧……看来已经没事了。」

  宁倾雪脸上欢欣的笑意因看到宁齐戎身后的赵焱司而隐去——

  上辈子她心心念念与这个男人朝夕相处,偏偏当时他胸怀家国大事,无心男女情爱,这辈子她已看透,打算放下,他却无预警的冒出来。

  他一如记忆中的英气勃勃,身材挺拔,身上带着特有的神采,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他的双足之上,眼底满是困惑……

  赵焱司与太子一母同胞,是当今圣上第三子,他生母亡故那年,外祖恳求当今圣上将年幼的他带回李家,一留经年。

  圣上封为闲王,意在他安于现状,做个闲散王爷,他却在加冠之年遭逢意外,导至右腿残缺,纵使痊癒也落下病根,无法像常人一般行走,原以为只是一场意外,但最后才知是二皇子在他与外祖家表兄弟狩猎时派人惊了马,导致他落马腿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