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两世福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 页

 

  武陵郡王宁从享被召入京,走了约大半个月,宁倾雪并不记得这次宁从文被宣入京所为何事,但算算日子也该是时候回来了,可惜她一刻都不想在郡王府多留,更不想看宁家其他人恶心的嘴脸。

  「等伯父回府,我会请哥哥亲自向伯父解释。」

  听到搬出了父亲还无法打消宁倾雪的念头,宁若月明白她去意已坚。

  想到最近屈申城百姓之间的传闻,宁大将军的闺女不顾危难的出手救起落水孩童,虽说差点赔上自己一条命,但那孩子终究被宁齐戎救起,百姓交口夸赞这对义勇的兄妹。

  「妹妹可是听到外头的传闻了?」

  宁倾雪并未留心府外传闻,更不知外头如今是将她视为仁善之人,只是坚持自己的理由,「我只是想哥哥了,姊姊一直不愿我离开郡王府难不成是有何盘算?」

  宁倾雪不经意的一问,宁若月不由心中一突,脑中闪过的是自己娘亲心心念念下个月初八的赏花宴……

  娘亲的交代缠绕心头,鬼使神差的,宁若月改变主意,不再试图说服宁倾雪打消念头,「我能有什么盘算,只是关心你罢了,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好多言,只是你记得——郡王府永远是你的家,只要不开心,这里时刻等着你回来。」

  宁倾雪拿着清澈的眼眸望着她,不得不承认宁若月十足聪明,说到底,她不算个极恶之人,只能说此人天性凉薄,眼中只有自己的前进,她步步为营的将自己的才名和郡王府的声势推到一个众人望尘莫及的存在,最后还用好名声给自己找了个人人称羡的好亲事。

  「我明白,谢谢姊姊。」

  「我们是一家人,道谢便是见外了,」宁若月不忘叮嘱,「济世堂来往人多,你虽懂点医术,但毕竟只是皮毛,所以可别一时脑热,擅自出手医治,若有个万一,弄得济世堂的名声不好,二哥也难为。」

  宁倾雪经她一提才记起自己还懂得医术一事。

  她不禁心中叹息,年幼时来到屈申城,美丽的郡王府迷花了她的眼,宁若月待她极好,在幼小的她心目中,宁若月就像天仙般的存在。

  天仙姊姊随口说了句,好姑娘不该抛头露面,更不该医治外人,这话便在她心头扎了根。

  等到住进郡王府,上了女学之后,她更被郡王妃特地找来的教养嬷嬷给蒙蔽得彻底,行医一事早已封存在记忆中,如今想起,倒是五味杂陈,自己果真是愚不可及。

  「福宝,可听明白了?」

  宁若月的声音令宁倾雪回过了神,点了点头。

  宁若月露出一个欣慰的浅笑,还当宁倾雪是印象中能轻易拿捏的妹妹,她虽表面关心,私心却是不愿见宁倾雪现身人前,让她有一丝耀眼的机会。

  她开口让自己的丫头帮着收拾,人手一多,收拾起来也快速得多。

  宁倾雪从妆台上拿起一个精细木盒交给宁若月。

  宁若月在她眼神示意下打开,一股凊雅的香味飘来,她知道这是柳牧妍特制的妆粉,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桃花粉,用了之后能使皮肤白晳,气色红嫩。

  这是柳牧姸为宁倾雪所制,但用的最多的却是郡王妃,毕竟宁倾雪正值芳华,颜色正好,用桃花粉的机会不多,但郡王妃不同——

  郡王妃得知宁倾雪有此物,明里暗里的点了宁倾雪几次,宁倾雪便傻乎乎的将娘亲给的好东西全都给了向来重视容貌的郡王妃。

  「只剩这些桃花粉,」宁倾雪轻声说道:「还请姊姊交给大伯母,等她用完,我再请我娘给我送些。」

  宁若月原想拒绝,但娘亲若知情,怕是会大发雷霆,最终只能收下。

  没一会儿功夫,收拾妥当,宁若月亲自送人出府。

  看着等在王府外的马车,宁若月露出一抹浅笑,「此辆马车垂帷素雅,屈申城中未曾见过,不知是哪户人家的马车?」

  宁倾雪知道府外的马车是赵焱司所派,却没料到入了宁若月的眼,她好奇的看过去。

  马车外观看来平常,但仔细一看却可看出车身是用紫褐色的老鸡翅木做料子,每一处都价值非凡,王族贵胄所用也不过如此,放眼西北,富贵如武陵郡王府也用不起这辆马车。

  宁倾雪不由赞叹宁若月的目光毒辣,一般人可不识货。她侧了下头,故做不解,「我只知这是哥哥派来的。」

  「二哥派来的?」宁若月也没怀疑向来对她言听计从的宁倾雪会隐瞒,只是意味深长的开口,「看来二哥这些日子遇上好机缘。」

  宁倾雪低头,没有吭声。

  宁若月也不再多问,看着宁倾雪在刘孋的扶持下上了马车。「福宝,凡事小心。」

  宁倾雪百感交集的看着宁若月,最终只道了一句,「姊姊,别了。」

  宁若月听到这声软糯的声音,心头莫名颤楞楞的目送马车走远,久久无法回神。

  马车一动,刘孋就重重的呼了一大口气,看到刘孋如释重负的样子,宁倾雪忍不住轻笑。

  刘孋一副恨铁不成钢似的看着宁倾雪,「小姐,亏你笑得出来!大小姐长得好看,但总给奴婢一副阴阳怪气的感觉,看着骇人,每每奴婢都担心你受欺负。?

  「对不起。」这三个字是对现在的刘孋,也是对上辈子的刘孋说的,「以后不会让你担心了。」

  「小姐,你说什么呢,」刘孋反而不自在了,「奴婢只是个下人,哪当得起小姐道歉。」

  「你不是。」宁倾雪拉着她的手,笑逐颜开的说:「你是我的好姊妹。」

  刘孋心头一阵感动,眼眶一红,这几日宁倾雪的转变她看在眼里,她也不是没有担忧,但如今看来她已经能够放心离开郡王府,小姐不再喜欢装模作样的宁若月,看清谁才是一心对她好,这样真是太好了。

  第三章 搬出郡王府(2)

  郡王妃从下人口中得知宁倾雪打算搬岀府的消息时,立刻派嬷嬷来阻止,但迟了一步,宁倾雪所居的南院早已人去楼空。

  郡王妃气恼,大发雷霆,又听下人说是宁若月亲自送人出府,更是火冒三丈,立刻派人将宁若月叫来。

  宇若月早有准备,所以听到嬷嬷传话,很快的来到了郡王妃所住的东院柏节堂,就见郡王妃高坐堂上,还有自己的长兄神色慵懒的半卧榻上。

  一看到宁若月,纵使有一旁的嬷嬷安抚,郡王妃依然横眉竖目怒道:「那丫头要走,你怎么不拦着?」

  宁若月垂首掩去眼中冷意,娘亲出身大家,原该温柔婉约,却偏因善妒弄得面目狰狞,令人厌恶,每每她总不自觉的拿着娘亲与柳牧妍比较,更觉得自己娘亲面目可憎。

  她让身后的紫竹将装着桃花粉的木盒送上去,「这是福宝孝敬娘亲的。」

  郡王妃瞄了一眼,看着满满一盒的桃花粉,脸色稍霁,让一旁的嬷嬷收下,口气依然不快,「你别以为你替她转交东西我便会放过你,说,你为什么不拦着她?」

  「回娘亲,福宝说她想二哥了,我不好阻拦。」

  这个理由压根无法说服郡王妃,「她想宁齐戎,回头让人叫守齐戎回府便是。」

  「娘亲,二哥可不是能轻易左右之人。」

  「怎么我一个当人伯母的,开口相邀,他也敢置之不理吗?」

  宁齐戎自然是敢,就算背上狂傲不敬长上的名声,宁齐戎也会不放在心上,这是出身战场的宁九墉严厉教导之下的孩子。宁若月明白,郡王妃也心知肚明,如今说出这番话,只是嘴上说说耍耍威风罢了。

  「你说说你到底有何用处?连个胆小的丫头也看不住,你爹进京还未回府,到时等他回来,我看你如何向他交代?」

  提到自己的亲爹,宁若月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天下初定时,她还小,当时她爹已是郡王,但这个郡王之位是沾了立下不少战功的宁九墉的光得来的,毕竟同在战场之上,宁九墉是先锋大将,自已的爹挂了个主帅之名,立下的汗马功劳,宁九墉不争,自然就全落在主帅的头上。

  这点隐私别人不知,但自家人却是心中门清,她爹向来不如宁九墉,只能靠着阴私手段夺人功勋。

  正巧遇上了皇上这几年身子不好,开始疑神疑鬼,给了她爹一个操弄的好机会,几次进京与二皇子交好,意图得到更多功名利。

  宁若月明白自己父亲的野心,不愿一辈子被宁九墉踩在脚下,她虽不不以为然,却深知一荣俱一荣,一损俱损的道理,纵使心头不以为然,也只能共同谋划。

  「娘亲何苦将目光紧盯着福宝,」宁若月站着回话,略微疲惫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以她的性子,纵使搬了出府也翻不出什么大风浪。」

  「她就算翻不出风浪,她也不许走。」郡王妃厉声斥道:「下个月的赏花宴前你将人给带回来。」

  宁若月紧抿着唇,看着自己娘亲狰狞的脸色,眼底隐隐闪动嘲弄不屑。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