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两世福妻(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 页

 

  「你这是什么眼神?」看着宁若月眼底的轻嘲,郡王妃一恼,手中的茶碗丢了过去在宁若月的脚边,碎成一地。

  「娘,别冲动,小心月儿这张脸——她虽一无是处,但唯一能让人瞧得上的就是这长相,若是毁了,就真是百无一用了。」

  宁若月目光冷冷的看着半卧在一旁榻上、口气凉薄的兄长。

  宁修扬似笑非笑的眸子对上她的,「怎么,心中不服气?」

  宁若月还未答腔,郡王妃已先啐道:「她敢!长得好也是个废物,连个人都看不住。」

  宁若月闻言彻底失了耐性,也不等着自己的娘亲开口,径自落坐。

  「你这是跟我使起性子了?」郡王妃气得直指她,「你这模样让外人瞧见,谁还会说你进退有度,蕙质兰心?」

  「娘亲大可敲锣打鼓,昭告天下,我本就心思歹毒,满腹算计。」宁若月因宁倾雪离去的神情而心神不宁,如今彻底发作,「但纵使我再差劲,也不会可悲到欺负人家闺女找回面子。」

  「你说什么?」郡王妃愤怒的站起身,眼神的凶光简直化成一道利剑,要不是一旁的嬷嬷拉着,她已经上前给宁若月一巴掌。

  宁若月冷着张脸,「我说什么?娘亲心知肚明。福宝乖巧,你表面对她好,给她送衣送食,但送的衣裙没半点适合她,知道她喜甜,故意发话不许她吃,看她一日日变得越发胆怯,却异常享受她每日比我这个亲生闺女还要殷勤的请安问候,你看她恭敬跪礼,心头畅快,可她就算长得再像柳牧妍,也不是柳牧妍。」

  郡王妃脸色发白,气得浑身发抖,自己的夫君心头对弟媳动心思一事就像大石始终压在她心头,她嫉妒得几乎发狂,如今被自己的闺女揭破,她几欲疯狂。

  屋内能留下的都是心腹,自然不会将这些话给传出去,但若是郡王妃动手在宁若月身上留下一丁点伤痕,两母女争执一事可就瞒不住了,嬷嬷只能死命的拉着郡王妃,轻声安抚。

  宁若月站起身,懒得再看自己娘亲恶心人的嘴脸,转身就要离去。

  「站住。」宁修扬半眯着眼轻斥了声。

  昨夜他在小倌馆玩了一宿,才睡下便被娘亲派人来请,此刻还昏昏欲睡,乍一听闻福宝离去,他也有些恼怒,但一思及向来软弱的小丫头离府背后肯定有宁齐戎的主意,他便只能压下怒火,他从未曾将宁倾雪放在眼里,却不得不顾忌宁齐戎。

  他不清楚为何白来懂事的宁若月这次会与娘亲对上,但人走都走了,他可不想看到自家人自乱阵脚先斗了起来。

  「月儿,」他的声音很冷,隐隐警告,「凡事三思,不然你苦心计较得到的美名可要毁于一旦。」

  听闻威胁,宁若月一脸厌恶,转头回视,「只怕我的恶名传出去,对哥哥的名声也没好处。」

  宁修扬嘲弄的一扬嘴角,果然是个伶牙俐齿的丫头,不可否认自己的妹妹是个聪明人,比他这个只知嫉妒,小家子气的娘亲强得多。

  只是宁若月再聪明也没用,他是郡王世子,手足之于他除了是任他摆布的棋子之外,并无太多情感可言。

  「你我是一条船上的人,少说几句。」宁修扬看了眼郡王妃,随口安抚,「福宝走就走了,娘就别再挂心这事,大不了我再寻个机会将人带回来就是。」

  郡王妃还在气头上,但宁修扬的话多少令她稍稍冷静,「说到底,还是我们扬儿孝顺。」

  「娘亲就只有一个,」宁修扬浅浅一笑,「自然得孝顺。」

  他们一副母子情深的样子,宁若月就像个局外人似的冷眼旁观,「你想带回福宝,恐怕不是易事。」

  宁修扬满心不以为然,在他眼中,宁倾雪不过就是个温顺的小丫头。

  宁若月看出宁修扬不信,索性直言,「她变了。」

  「她能变成什么样子?」宁修扬哈哈大笑,「一朵娇弱小花变成个母夜叉不成?纵使她再变,她还是福宝。」

  兄长张狂的嘴睑,令宁若月抿紧双唇。她虽是郡王唯一嫡女,但是郡王府将最好的都给了嫡长子,就连自己的另一个同母兄长都为了让圣上对郡王府安心被送进京去当质子。

  打小她便知她的存在不过就是为嫡兄铺路,她原以为每个世家嫡女都该如此,但见了宁倾雪之后,她才深受震撼,原来并不是每个千金小姐都是像她一样。

  宁倾雪是一个性格温和的小女娃,从小名福宝便可得知,她自出生便备受宠爱,她可爱温柔,无人不喜,第一眼见到她无忧的灿笑,她也喜欢她,但越接触她却越不待见她。

  等到年纪渐长,宁若月清楚那是一种嫉妒,她嫉妒宁倾雪拥有她此生所盼却始终得不到的爱。

  所以在宁倾雪来到屈申城后,她冷眼看她被母亲暗暗欺辱而不自知,眼睁睁看着原本一个柔善的女娃儿变得越来越不快乐,性子越来越畏缩,她心头升起的不是同情,而是一股说不出的快意。

  不管她多不愿承认,但她的骨子里有着承袭宁家这一支的自私恶毒,因妒嫉而扭曲的心思,有时连她自己看着自己都觉得恶心,她还不得不承认她与郡王妃真是母女。

  「月儿,打起精神来,要不然你早晩会被福宝给踩在脚底。」宁修扬懒洋洋的说。

  「胡说,」郡王妃尖声反问:「月儿有哪点比不上那个小丫头?」

  宁若月听到郡王妃的维护,心头不觉感动,只觉得可悲。

  「娘,小福宝娇弱可人,说话软柔,虽性子有些胆怯,但小眼神勾得人心痒,性子好又娇小可爱,更让男人稀罕。」

  郡王妃知道宁修扬向来就爱寻花问柳,只要不惹出事,她也从不约束,但看上福宝却是万万不可。「就知道柳牧妍这个狐狸精,生出来的也是只小狐狸精。扬儿,那个死丫头是你的亲堂妹,你可万万不能胡来!」

  宁修扬不觉得是堂妹又如何,他爹不也对柳牧妍这个弟媳妇动过心思,只不过他识趣的没在这个节骨眼说实话。

  「娘,你想到哪去了,放心,我行事自有分寸。」

  郡王妃审视着宁修扬,见他不像说谎,这才稍稍心安。

  宁修扬没理会郡王妃心思,只是盯着宁若月,「你可别忘了你是要嫁进庸王府的,助郡王府再上层楼的人,收收性子,别动那些歪心思。」

  这话听来讽刺,但是宁若月没有反驳,毕竟没了郡王府,她确实一文不值,所以纵使再恼,也得压下脾气。

  「我说福宝变了不是为了替我自己找留不住人的借口,」她敛下眼,口气幽幽,「今日来接福宝离府的马车用料华贵,屈申城内我从未见过。」

  宁修扬想了一会儿才道:「马车十有八九是是李宝乐派来的,这些日子,这个人与宁齐戎走得很近。」

  「李宝乐?」宁若月喃喃重复,想起此人是宁倾雪的救命恩人,传闻此人长得俊俏,行事却颇为神秘,鲜少现身人前,在一年多前来到武陵郡定居,买下了城外的大片荒地,收容不少无家可归的百姓。「这人是何来历?」

  「不过就是个有点闲钱的公子哥罢了,」宁修扬嘲弄的一扬嘴角,「城阳郡人氏,听闻武陵郡百姓日子过得好,分了家之后便搬到屈申城,在城外买下了荒山荒地,建了桂露山庄,养了一群人,垦地拓荒之余就养了不少鸡鸭,有位兄长身子不好,养在桂露山庄里,但那模样实在……」他抚着下巴,眼底闪着玩味。

  宁若月知道自己的兄长就爱寻花问柳,男女不忌,看来这位李宝乐的兄长入了他的眼,可她没兴趣听这些风花雪月,只问:「爹可知道此人?」

  宁修扬收起自己的心思,不屑的看着宁若月,「早在听闻此人出现在宁齐戎身边时,爹就让我派人去打听,我还亲自去了一趟桂露山庄,地方是挺大,但都是些荒地,养些鸡鸭鹅,没多大出息。前些日子听闻如意楼的东家因媳妇身子不好,将如意楼卖出回老家去休养,这个姓李的已经接手。」

  宁若月皱眉道:「能买下荒山和不少荒地加上如意楼,看来并非没多大出息,也不是有点闲钱而已。」

  宁修扬瞄了自己的妹妹一眼,「纵使如此又如何?不过屈屈一个商户,还能翻天不成。

  「难不成你想放着庸王府不进,想要选个商户?」

  宁若月眼神一冷,「哥哥未免太口无遮拦。」

  「你可别犯胡涂,」宁修扬口气带着警告,神色阴沉,「记住,你若无法嫁进庸王府,就如同娘亲所言,便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放心吧,」掩去心头怒火,宁若月面色冷静,「我不胡涂。」

  「如此甚好。」宁修扬轻声一哼。

  他将宁若月视为棋子,她的存在只是为了彰显郡王府,可恨的是,他从不掩饰。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