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小乔大夫(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九章 同饮同眠(1)

  「丫头,这是我的最后一颗丹药了,真是吃了它,我那伤就能够彻底痊愈了?」

  在乔雨青院落里的药房中,司徒昭有些坐立难安,忧喜掺半的出声问坐在书桌前凝神看医书的乔雨青。

  乔雨青被扰得只能阖上医书,抬起头来无言的看着他。

  因为这位大叔已经到这里来烦了她近半个多时辰了,翻来覆去、换汤不换药问的都是这么一个问题,也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这么患得患失了起来。

  都说是最后一颗丹药了,他现在才在忧虑若是她的药没效、救不好他身上的伤会不会太迟了,因为逢仙果都被她用光了不是吗?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大叔,你想知道结果,只要把最后那颗丹药吞下去,然后好好的上床躺下,再让我为你针灸最后一次,你就会知道结果了。在这边重复地问我同样的问题是不会有结果的。」她说。

  「欸,我这不是怕吗?」

  「我以为大叔天不怕地不怕。」

  「哈哈,在你眼中大叔这么厉害吗?天不怕地不怕?」

  乔雨青认真的点头,说了一句话,「傻大胆。」

  司徒昭瞬间脸都黑了一半。

  乔雨青忍不住当场就笑了出来,她边笑边说:「大叔,我觉得咱们俩上辈子不是父女也一定是亲人、家人,好像从第一次见面就有种熟悉感,一点陌生隔阂的感觉都没有。」

  「如果是父女,你肯定就是个不孝女!」司徒昭没好气的翻眼道。

  「如果是父女,大叔肯定也不是个正经的爹,我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乔雨青不在意的笑道。

  「我若真有你这个女儿,早晚有一天我也会被你活活气死。」司徒昭瞪眼说。

  「大叔若真有我这么个女儿,永远不必担心身子的病痛,还有一辈子品不完、喝不尽的美酒佳酿。」乔雨青继续微笑道。

  接着就见司徒昭双眼一亮,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对她叫道:「女儿啊,快来认爹爹,我真的是你的亲爹啊。」

  乔雨青呆了一下,瞬间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还有些一发不可收拾。「大叔,你这样、这样太厚脸皮了。」她笑不可抑的说。

  「叫什么大叔,要叫干爹。」司徒昭纠正她,愈想愈觉得这是件好事,他这辈子是不会成亲了,也不会有自己的孩子,难得遇见这么一个合他眼缘又合他脾气,还有一手好医术及酿酒手艺的丫头,不收做干女儿就太亏了,况且他听说了,这丫头是个孤儿,黄土村那位乔老大夫只是收养了她,并不是她的亲爷爷,乔家其它人也没拿她当家人看待,他们俩可算同是天涯沦落人,凑合做家人也不错。

  「丫头,我看择个吉日,再准备香案,你就正式拜我做干爹,我正式收你做干女儿吧,你觉得如何?」他换上正经且认真的表情,看着笑容满面的丫头说。

  乔雨青慢慢地收起脸上的笑容,换上与他一样正经的神情,认真的看了他半晌,问他,「大叔是认真的?」

  上辈子他们相识时,她已是个独当一面的女神医,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老姑娘了,虽然后来两人相处的确有那么一点父女的味道、但司徒大叔却从未有过收她做干女儿的念头。

  如今提前了十余年相识,她成了个小丫头,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大夫,没想到反倒让他有了这个念头。

  「是认真的。」司徒昭神色严肃的点头应道,一顿后又道:「你不需要担心我有什么仇家,和我扯上关系会不会连累你,我向来不爱留后患,加上这些年我因受伤隐姓埋名多年,江湖早有我已不在人世的传言。所以以后只要我不再插手管江湖事,就算是退出江湖了。」

  「我没担心。」乔雨青摇头道。

  她是个医术高明的大夫,一般有脑子的人是不会找她麻烦或是得罪她的,因为谁都会有需要救命的时候,得罪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不啻是自断后路,自掘坟墓。

  「那么丫头你的意思是?」

  「好。」

  「小子,快恭喜我,快点,哈哈哈……」

  司徒昭像阵风般的刮进司马君泽的房里,让正待在司马君泽房里与之议事的易明雄瞬间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但碍于少爷什么话也没说,他再不满不悦也不能越俎代庖,顶多只能将表现在脸上而已。

  「大叔是不是身子彻底康复了,所以才这么开心?」司马君泽笑容满面的看着他说,知道今日是他连续用药的最后一日,也替他感到高兴。

  「是康复了,不过我不是在为这个开心,哈哈哈……」司徒昭哈哈笑道,喜悦之情完全溢于言表。

  「那么大叔是在为什么事开心?」司马君泽好奇的问。

  「你猜猜看。」

  「我猜司徒兄应该是为了病治好了,终于可以离开这里在高兴吧?」易明雄忍不住开口说道,真恨不得这家伙赶紧离开,免得整天在少爷面前或山庄里晃来晃去的,看了碍眼。

  司徒昭毫不在意他语气中希望自己赶紧离开的期待,只因为他心情好。

  「易兄猜错了,再猜猜看。」他笑咪咪的说。

  易明雄抿了抿嘴巴,一点也不想陪他玩猜猜看的游戏。既然不是他所期待的事,他也懒得再理会他。

  「我来猜,是不是乔姑娘答应酿酒给大叔了?」司马君泽猜道。

  司徒昭脸上的笑容一僵,惋惜的摇头叹道:「不是,这大概就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了。那丫头总说她忙,没空。」

  「都是为了我。」司马君泽歉疚道。

  「没错,就是为了你这小子。」司徒昭瞪眼道。「我可告诉你呀,等丫头治好你的病之后,你可别忘恩负义的辜负那丫头,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啊?」司马君泽呆了一呆,一时没能领悟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辜负?

  「啊什么?」司徒昭继续瞪眼道:「我告诉你——」

  「大叔!」乔雨青的声音倏然从房门外响起,拦住了司徒昭的口无遮拦。

  司徒昭转头看向她,咧嘴道:「丫头你来啦,我正在警告这小子——」

  「大叔,你不是说要去找人看日子,还有准备香案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乔雨青直接打断他,朝他蹙了蹙眉头。

  「我是要找人啊,找这位易总管。不过前院没找到,有下人跟我说他在这里,我不就到这里来找人了吗。」司徒昭有些讪讪然的答道,算是看出准干女儿有些不高兴了。

  是因为他说他警告了司马君泽这小子吗?

  如果是的话,可真让他这个做爹的心塞啊。她都还没嫁给这小子呢,竟然这么快就向着对方了,这可真是……

  「丫头,你这样爹会吃醋的。」他难过道。

  「爹?!」司马君泽和易明雄异口同声的惊叫道。

  「小子,我还不是你爹,别叫这么亲密。」司徒昭倏然转头瞪了司马君泽一眼,又撇了撇唇对易明雄道:「我没你这么大的儿子,别乱叫。」

  易明雄满脸黑线,他也没这么不要脸的老子。

  可是这家伙刚才那句「爹」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家伙真是乔姑娘的亲爹,父女俩刚刚才相认?

  真如此的话,这事也未免太凑巧了吧?况且这两个人怎么看都不觉得有哪里长得像,怎么可能会是父女呢?太可疑了。

  不比易明雄一瞬间就想了那么多,司马君泽根本什么都没想,只觉得惊愕,还有好奇。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问道,然后突然想起刚才乔雨青似乎有提到什么看日子、备香案的字眼,所以——「乔姑娘,你要认司徒大叔做干爹?」他惊讶的脱口道。

  「嗯,不过还得找个日子告知天地神明才能算正式认亲。」乔雨青点头答道。

  「这真是个好消息,恭喜两位了。」司马君泽笑逐颜开,真心为两人开心道,心里却有些羡慕。

  这段时间他时常和司徒大叔相处,对于这位生性洒脱开朗、豪放不羁的大叔,他是真的从佩服到孺慕。

  他侗服他的坚忍不拔,即便身受重伤的折磨,还能咬牙四处寻药多年,在得到梦寐以求的稀珍之药逢仙果之后,竟还能冷静自持的耐心等待寻找一个真正能救他的人出现,一等又是几年的时间。

  他也佩服他的洒脱和开朗,因为普通人若经历他的遭遇,心性从成早已扭曲成魔了,可是他还能笑口常开,心平气和的。

  但这些都不是他最佩服他的,他最佩服的是他的放下。

  大叔的出身来历,大叔年少时在自家的遭遇,大叔对父母的爱恨、对手足的憎怨,大叔全都跟他说了,用着说词平静的口吻,没掺杂一丝私人情绪在内。

  他问大叔不恨不怨吗?

  司徒大叔说:「我曾经也恨过怨过,但又能如何?报仇吗?对着血缘至亲挥舞刀剑夺其性命吗?」

  大叔摇了摇头,神情平静如水面,不起一丝涟漪。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