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小乔大夫(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我不在意旁人眼光,也不介意千夫所指,可问题在于我还不够冷血,我下不了手,我做不到手刃亲人,所以我选择离开,我选择放下,不再为那些不爱我、伤害我的人伤心、纠结、难过,我选择放过的不是他们而是我自己。」

  「真的想放下就能放下吗?」

  「不能。」

  「那……」

  「时间和距离是最好的良药。」他开朗的笑「等哪天你突然抬起头来感觉海阔天空,那时你便是真正的放下了。」

  他大概明白司徒大叔的意思,只是要做到真的很难。

  是以他才会如此佩服司徒大叔,才会对他产生孺慕之情,因为从未有一个长辈如此有耐心的与他说话,不仅教人情世故,还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为他纡解深深压抑在他心里那几乎快逼得他疯狂的躁郁想法与情绪。

  唉,真的是有点羡慕嫉妒啊……

  「你这小子这样看我干女儿做什么?我可警告你啊,以后这丫头有我罩着你若敢欺负她的话——」

  「大叔,你找易总管不是有事要办吗?」乔雨青迅速插口打断他,「再不出门,一会儿天色晚了,事情可就要耽搁到明天了。」

  经她这么一说,司徒昭这想起正事,立即点头如捣蒜的说,「对对对,走,易兄,你陪我到镇上走一趟。」

  说着他上前走到易明雄身边,一把勾搭住易明雄的肩膀,拉着人就往门外走去,边走还边说着,「你对这儿熟,一定知道哪里有帮人看日子的人,还有我想买个猪头祭天,你也帮我打听打听这附近有哪个猎户厉害到能获到山猪的?虽说我也可以自个儿进山狩猎,但你也知道我的病刚好,身子还没完全康复,需要养养……」

  两人愈走愈远,司徒昭喋喋不休的声音也愈来愈小,终至再也听不见。

  「司徒大叔是个很好的人,你能有这么个干爹是件很幸运的事。」司马君泽说。

  「嗯,他有我这么一个干女儿也是件幸运的事。」乔雨青大言不惭的点头道。

  司马君泽呆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说的也是。」

  不提别的,光是她那一手医术就够资格这么说了。

  「这件事你事先知会过乔老大夫了?」他问她。

  乔雨青摇头。「爷爷不会反对的,能多一个人疼我,给我当靠山,爷爷只会替我高兴。」

  司马君泽呆呆的看了她一会儿,有感而发道:「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很羡慕你。」

  「羡慕什么?」乔雨青不解。

  「羡慕你虽无血缘至亲,却有一个比血缘至亲还要好的爷爷,如今又多了一个好干爹。」他羡慕的感慨道。

  第九章 同饮同眠(2)

  乔雨青突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他,总不能说她愿意把爷爷和干爹分他一半吧?

  嗯,还是直接转移话题吧。

  「把手伸出来,我替你号脉,要准备开始治疗了。」她沉声道。

  司马君泽瞬间敛容严肃了起来,还有些隐忍不住的激动与小紧张。他将手伸出来给她的同时不禁出声问道:「什么时候开始?」

  乔雨青没立刻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先凝神为他诊脉,等诊过脉确定他现今身体的状况之后,这才开口回答他的问题,「现在。」

  司马君泽的目光一凝。「现在?」

  乔雨青看了一眼门外的方向。

  司马君泽立刻意会的朝门外喊道:「大树在吗?」

  「少爷,您找小的?」大树立刻从门外冒了出来。

  「守在门外,不许任何人靠近。」司马君泽沉声吩咐。

  「是,少爷。」大树一脸慎重的点头应道,转身而去。

  「乔姑娘现在可以说了。」司马君泽看向她。

  乔雨青点点头,但还是特意将声音压低。

  「过去一个多月来,你的脉象都非常平稳,没有再出现任何异常,我猜这可能和司徒大叔在这儿有关,对方不想节外生枝,所以选择暂时按兵不动。

  这对咱们来说是好消息,表示藏在暗处那人还知道畏惧。可是咱们不知道这情况能持续多久,如今大叔身上的伤已经痊愈,应足够在这段时间内护卫你的安全,所以你的治疗宜早不宜迟,早开始早结束。」

  司马君泽郑重其事的点头应道:「一切我都听你的。」

  「之前我已经跟你说过疗程内不能有任何意外,否则一切都将前功尽弃。」乔雨青严肃的看着他说。

  司马君泽点头。「我记得。」

  「所以,我打算和大叔一起住到你这别院里来,在未来一个月内和你同饮同眠。」乔青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宣布道。

  司马君泽闻言瞠大了双眼,显然有些被吓到了。

  「这……乔姑娘,这、这样不好吧?你毕竟是个姑娘家,怎么能为了帮我……这事不行,不妥。」他不断地摇头。

  「你熟知药理吗?知道哪些饮食与哪些草药相克吗?还是你熟知各种毒物,可以保证没有任何毒害得到你?」乔雨青严肃的看着他,问他,「你能吗?」

  司马君泽哑口无言,因为,他不能。

  乔雨青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又道:「你刚刚说了,一切都听我的。」

  司马君泽再也说不出任何一句反对的话,顿时只能苦笑。

  「就这么决定吧。」见他不再开口,乔雨青将这事定了调,然后从袖袋内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他。

  「把这个吃了,然后脱掉衣裳,到床上躺下来,这药还需要辅以针炙的疏导。」

  至此,司马君泽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听之从之了。

  易明雄陪司徒昭去镇上办事回来,就见三个丫鬟心静、心澈和小采在那边忙碌的「搬家」,他一问之下才知道那位小乔大夫竟要搬到别院里住,惊得他当场阖不拢嘴。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问丫鬟,怎知得到的结论说是少爷和乔姑娘吩咐的,她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问不出个结果,他只能匆匆赶去别院,赶去劝少爷赶紧打住这于礼不合的荒唐事。

  小乔大夫虽然是个大夫,但也是个云英未嫁、待字闺中的姑娘,怎么能和少爷住在一个院子里呢?山庄里又不是没别的院子可住。

  况且,少爷这样是打算要娶人家姑娘为妻吗?要不然将来这事若传了出去,两人还能得到什么好名声?

  少爷怎会这般糊涂,这一点也不像少爷平日会做的事情啊。

  这段期间少爷总是和那司徒昭黏在一块,一定是被那没规矩、做事全凭喜好的家伙给带坏了,一定是!

  易明雄来到别院就见司马君泽和乔雨青,以及那令他头疼的司徒昭三个人在一起谈天说笑。

  「少爷,老奴有事禀报。」他走进屋上前轻声说道。

  司马君泽轻愣了一下,朝他微笑道:「乔姑娘和司徒大叔都不是外人,易叔叔有话可以在此直说。」

  易明雄轻蹙了下眉头,轻声道:「老奴想私下与少爷说。」

  司马君泽轻挑了下眉头,目不转睛的看了他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在座的乔雨青和司徒昭。

  「我突然觉得有些饿,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乔雨青自动自发的起身道。说完她看向司徒昭,却见后者坐在原位上动也不动的。

  「今天去了趟镇上累得不行,不想动,他们俩要说悄悄话就到隔壁间去说,我要坐在这里喝茶休息。」司徒昭懒懒的开口道,说完还朝那两主仆挥了挥手,活像赶苍蝇般的。

  易明雄见状脸都黑了一半。

  司马君泽却是笑了一下,迳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偏厅旁的耳房走了过去。

  易明雄紧抿了下唇,又瞪了司徒昭一眼,这才随后跟了上去。

  站在偏厅里的乔雨青朝四平八稳的坐在椅子上的司徒昭对看了一眼,后者朝前者点了点头,乔雨青这才放心的转身离开去了厨房。

  耳房内,易明雄忍不住对自家少爷吐露了他的不满与不赞同。

  他说:「少爷,您对那位司徒大侠太过宽容忍耐了。虽说他身分不凡,但那与咱们又无任何关系,咱们既没欠他也无求于他,又何必对他如此客气,任他在咱们这山庄里作威作福?」

  「司徒大叔只是性子稍微豪放不羁罢了,没易叔叔说得这么严重。」司马君泽淡淡的摇头道,明显不以为然。

  「他刚刚都喧宾夺主把咱们赶到这耳房来说话了,少爷还说没这么严重?」易明雄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司马君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直接转移话题问道:「易叔叔刚说有事向我禀报,是什么事?」

  易明雄皱了皱眉头,有些无奈与不悦,却也只能作罢,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

  「少爷,我听丫鬟们说,乔大夫今晚要搬到这个别院住,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

  「少爷,这是为什么?山庄里客房多得是,即便乔大夫对现在住的院子不满意,也还有其它院落可以让她居住,实在——」

  「乔姑娘搬到这是为了要替我治病。」司马君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缓声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