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小乔大夫(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7 页

 

  他苦笑的摇了摇头,承认道,「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乔姑娘想怎么做都行,在这山庄里,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包括替人治病。」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说声谢谢了。你放心,我会让那个人报答你的救命之恩的。」乔雨青微笑道。

  「为他治病救命的是乔姑娘你,不是我。」

  「没有山庄里搜罗的那些珍稀药草,那个人的病我即使能治也治不好,所以我说你是他的救命恩人并不为过。」乔雨青缓慢的摇头道。

  司马君泽突然一愣,瞬间恍然大悟的说:「敢情你刚刚说要病人住到镇上去是唬我的?」

  「对啊,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好骗。」乔雨青似笑非笑。

  司马君泽一整个无言以对。

  「时间差不多你该起来了,我到外头等你,有件事要和你讨论。」乔雨青对他说。

  「好。」司马君泽点头,在她离开后让小厮大树服侍他出浴着衣。

  大树是附近一个村落里的村民,因为家里娘亲病重没钱买药医治,在求助无门又无计可施之下,听说这山庄里住着富贵人家,一阵脑热与冲动就跑到这里来说要卖身借钱。

  这事刚巧被乔雨青给撞见了,身为大夫的她觉得他在药浴后浑身虚脱无力,需要个有点力气的下人服侍较为方便,便做主将这人给留了下来带到他面前,之后她还亲自替大树他娘治了病,让大树这少年对她感激涕零的。

  这事表面如此,实际上是什么情况,两人皆心知肚明。

  在未查出对他下毒者是谁之前,山庄里的每个下人都有嫌疑,每个都不可信任,但他身边却不能没有人服侍,所以她才替他找来一个背景单纯的小厮,让他至少可以不必时时刻刻提心吊胆。

  想到这,司马君泽突然发现这位乔姑娘真的帮了他不少忙,也为他做了不少事,而这些都不是一个大夫需要为病患做的事。

  所以,乔姑娘为何会对他如此尽心尽力呢?难道真的只因为热心吗?又或者是同情他的遭遇与处境?

  同情啊……

  司马君泽不由自主的扯了唇又苦笑了一下,这才整理了下衣着,举步走出浴房朝偏厅的方向走去。

  偏厅里,乔雨青正与丫鬟心澈说着话,交代她一些事情。

  「我刚说的食忌,心澈姊姊可都记住了?」

  「奴婢愚钝,只记住了一部分。」

  「没关系,一会儿我写张单子给你,」一顿,她突然想到——「姐姐识字吗?」

  「识得一些。」

  「心静姊姊呢?」

  「心静比奴婢强,识的字比奴婢多。」

  「好,既然你们识字那就没问题了。我一会儿写张饮食要忌的单子给你们,你们都得记下,再转告厨房一声,以后要注意些。」

  「奴婢记住了。」心澈认真的点头道。

  「还有件事想麻烦姐姐。」乔雨青又说:「昨日来找我的那位大叔是我的病患,可能会在山庄里住上一段时间,要麻烦姊姊去跟易总管说一声,让他安排一下那位大叔食宿的问题。」

  心澈表情有些不确定的转头看向自家少爷,觉得这位乔姑娘好像把自己当成这山庄里的主子了,这种留客住上一段时间的事,她不必事先问过少爷或者总管吗?这种理所当然的吩咐易总管办事真的好吗?

  「照乔姑娘说的话做。」司马君泽淡淡的开口道。

  心澈愣了一下,急忙福身应道:「奴婢遵命。」

  「乔姑娘还有什么要吩咐这丫头做?」司马君泽问。

  「暂时没了。」乔雨青摇摇头。

  司马君泽闻言便将丫鬟遣了下去,然后问她,「乔姑娘先前说有件事要和我讨论,不知是何事?」

  乔雨青看向房门口的方向。

  「大树守在外头。」意思是有话可以直说没关系。

  大树是个机灵的小子,从他告诉那小子说他不希望与乔姑娘所说的话传出去给任何人知道后,那小子便开始自动自发的在他们俩交谈时跑去守门。

  他虽不能阻拦任何人的靠近,却可以大声的向来人打招呼,通知他们有人来了,而且还不必担心会引人怀疑,因为那小子一向都是这么精神的,所以他才会说他机灵。

  闻言,乔雨青稍稍放心的小声告诉他,「能治你病的那味药材我到手了。」

  司马君泽呆呆的看着她,脑袋突然有些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从她曾告诉他的那些话听来,那味药似乎有钱也买不到,珍贵稀少到千金万两也不换,所以——「真的吗?」他问她。

  乔雨青认真的点头。

  「那药你是从哪——」司马君泽突然一顿,瞬间恍然大悟。「那药是昨天来找你那位病人带来的?!」除此之处没有其它可能,因为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待在山庄里,根本就没出去过。

  「对,那味药也是那人所需要的。」乔雨青承认的点头,「那个人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才找到那味药,几乎倾尽所有才得到它。所以你真的很幸运,能够在这时候遇见这个人。」

  真的是他幸运吗?司马君泽并不这么认为,而且这件事绝对没有她说得这么简单。他不相信这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更不相信所谓的幸运,因为他从未幸运过。

  如果他真的幸运,过去十多年来他怎会始终遇不到一个能医治好他的大夫,身上的病反而还愈治愈严重?

  如果他真的幸运,他不会空有家族家人却像个孤儿一样没人疼没人爱,也不会被所信任的人长期下毒迫害却始终不知不觉,落到现在连一个可以信任之人都没有。

  如果这世上真有所谓的幸运,那么幸运之神过去根本就从未眷顾过他,直到遇见她为止。

  他的幸运来自于遇见她之后。

  他的幸运来自于她。

  「那个病人是来找乔姑娘治病的,我完全是托了乔姑娘的福才能够拥有这份幸运。」他领悟的说,然后深深地看着她,缓声又道:「乔姑娘,为何我觉得你才是我的幸运呢?」

  第八章 准备治病(1)

  司马君泽的一句话,让乔雨青的脸慢慢地红了起来,即便活了三世,她还是不由自主的被司马君泽这句话给撩到了。

  她知道他绝对没别的意思,可是她的心在漏跳了一拍之后还是不禁小鹿乱撞了起来——我觉得你才是我的幸运。

  他果然聪明,竟然这么快就看明白了这件事,因为她的确是他的幸运,若没有遇见她的话,他上辈子的结局就是他的命。

  想到这,她不由自主的点头同意了他的论点。

  「嗯,我不仅是你的幸运,也将会是你的救命恩人,所以司马少爷不妨可以从现在开始思考,将来要怎么报答我对你的大恩大德。」

  她大言不惭的半开玩笑,结果一本正经的模样让司马君泽当了真,不禁认真的思考起她所说的话。

  要怎么报答她对他的救命之恩呢?

  给银子银票?当然可以,而且金额一定要大,可是就怕金额再大,这位明显与众不同的乔大夫恐怕也会觉得他感谢的诚意不足,况且——司马君泽突然想到件很重要的事,那便是即便他想付给她银子或银票,他也没钱可以付给她,因为他现在所拥有的、享受的一切,全都来自于司马家族与外祖、舅舅他们。

  这个领悟让他五味杂陈,还让他瞬间意识到一件非常严重的问题,那便是他看似什么都拥有,有权、有势、有钱、有奴仆,但其实根本什么都没有,因为那一切都不属于他。

  过去他从未意识到这个问题,也没在意过这事,可是现在……

  「你不必急着想这事,因为要治好你的病还需要不少的时间,而且在这之前还得确保替你治病期间不出意外才行。」看他出神的模样,乔雨青不得不开口说道,同时进入他们要讨论的话题。

  「乔姑娘说的意外指的是?」司马君泽还沉浸在自己先前的思维里,一时之间没能转过来。

  乔雨青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再被下药。」

  司马君泽的呼吸一窒,这下他是完完全全的回过神来了。

  乔雨青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我曾经与你说过,能治你病的那味药极为稀少难寻,这回能遇见绝对是邀天之幸。所以一旦这次治疗出了意外失败了,那么下一次要想再寻获那味药,」她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一脸沉重的摇头道:「我不确定今生还有没有一次机会。」

  「那药真的那么难寻?」司马君泽脸色不明,似有些不信。

  真那么困难,昨天寻来那人又到底是怎么得到那味药的?

  乔雨青缓声念道:「传说蓬莱有仙山,为神仙居住的地方。逢仙树仍仙人所种,一株果,十年长成,五年花开,五年结果,结成之果实名为逢仙果,传闻此果有生死人肉白骨之功效,极其珍贵难寻,可遇不可求。」

  司马君泽双目圆瞠,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逢仙果?!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