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小乔大夫(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8 页

 

  些年他为了自己的病也看过不少医书,的确曾在某本医书里看过逢仙果这三个字。那本书里每回提到逢仙果这味药都会用上「传说」两字,让他毫不怀疑那所谓的「逢仙果」根本就不存于世,没想到它不仅真有其物,还是他的救命之物?

  「这种传说中的神药,昨日来寻你之人竟然有办法得到它?」他觉得不可思议,还觉得难以置信。

  乔雨青略微沉默了一下,开口告诉他,「那人并非寻常之人。」

  司马君泽不解的看着她,面露询问的神情。

  「那位大叔复姓司徒,单名一个昭字。」

  司徒昭?

  司马君泽震惊的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了她半晌之后,这才有些干巴巴的开口道:「传说中武林三大高手之一的……司徒昭?」

  「如果你书房里那些有提及他的话本里的内容不全是杜撰的话,那么那位大叔应该就是那一位了。」乔雨青点头说。

  司马君泽呆呆的看着她,嘴巴张了张,一时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传说中的「逢仙果」出现也就罢了,竟然连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司徒昭」都出现了,他这是在作梦吗?要不然怎会接二连三的遇到这么离奇的事?而重点是——「传说司徒昭向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没几个人见过他、识得他,还有人说他早已不在人世了,乔姑娘如何证明他说的定是真的,他真是那位司徒昭?」他说。

  乔雨青表情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疾不徐的开口答道:「我不需要证明啊,我只需要替他治好身上的伤就行了。」

  司马君泽看着她,半晌才苦笑了一下,开口说,「是我想多了。」

  乔雨青摇头,言归正传。

  「逢仙果极难寻觅,一旦入药之后,病人得连续用上一个月的时间方能见其疗效,而且患者之病症不能有所偏差。换句话说,若再发生上回那事让你的病情因某些药物或毒物一夕改变的话,那么这枚逢仙果也就毁了。」她表情凝重的对他说。

  司马君泽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一个月的时间,不是十天或是半个月,而是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不能出一点差错,这条件实在是太苛刻了。

  「这药没别的服用方式?」他问。

  乔雨青一脸严肃的摇头。

  所以她才不得不找他商讨这件事啊,这里虽是他的地盘,对他而言却又像龙潭虎穴般的危险,实在不是一个合适的治病地方啊。

  司马君泽脸色凝重,双唇紧闭的抿了好会儿,觉得似乎只有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治病,成功机率会比较大。

  但问题是,他该用什么理由离开这山庄,又该用什么理由不让易总管与其它服侍他的下人跟随呢?

  想来想去都没有好办法,他只能找乔雨青一起集思广益。

  「不知道乔姑娘有没有什么建议?」他问她。

  「你有什么想法?」乔雨青不答反问。

  「我想离开这里到别处治病,却不知道要用什么方法才能彻底的摆脱身边服侍我的人。」他苦涩道。如果他的身子没那么虚弱,能跑能跳,还经得起连日的舟车劳顿就好了。

  「你这方法不可行。」乔雨青直接摇头否决了他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如果我们突然间失踪的话,只会引发主使者的怀疑,甚至打草惊蛇,还可能会连累我身在黄土村的爷爷,这是我绝不允许的。」

  在提到乔蓟堂可能落入险境时,乔雨青的眼底不由自主的闪过一抹戾气。

  爷爷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逆鳞,如果真有人那么不长眼,胆敢莫名迁怒伤害到爷爷的话,她绝绝对对会让对方知道什么叫悔不当初。

  「是我思虑不周。」司马君泽满含歉意的歉声道。他是知道他们祖孙俩的感情有多深厚。

  乔雨青摇头,略微犹豫了一下才说:「其实我有个想法,只是不知道可不可行?」

  「说说看。」司马君泽满怀希望的看着她。

  「请人护卫。」

  司马君泽顿时面露失望。他摇头道:「先不提要用什么理由请护卫,这事还不是得让易叔叔去张罗人选,如此来请与不请又有何差别?」同样都不是能让他们放心之人。

  「不需要请易总管去张罗人选,因为山庄里就有一个适合的人选。」乔雨青说。

  「谁?」司马君泽脱口问道,问完自己却先愣了一下,随即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你的意思是指……那位?」

  乔雨青看着他点头。

  司马君泽张了张嘴,觉得乔姑娘还真是敢想。如果那位真是江湖三大高手之一的司徒昭的话,以他的身分又怎会答应来做他的护卫?即便愿意好了,那价码恐怕也是他不能负担得起的吧?

  「那位恐怕不会同意。」他蹙眉道。

  「我有办法让他同意,但先决条件是得让他知道你所有的遭遇与现今面临的情况,你会介意吗?」乔雨青问他。

  司马君泽愣了一下,苦笑的摇了摇头,「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有什么好介意呢?」

  乔雨青顿时松了口气,很怕他会说介意,这样她要说服司徒大叔会费劲许多。

  司徒昭的出身与经历其实和司马君泽极为相似,都是出身显赫,身分不凡,却因某些原因而成了自家人宅斗下的牺牲品。所以只要让他知道司马君泽的事,他定能感同身受,答应护卫司马君泽的安全。

  上辈子她替司徒昭这位高手大叔治愈身上的伤病后,这位原本浪迹江湖四处飘泊的高手大叔就这么留了下来,成了她医馆里的门卫大叔,也成了她继爷爷之后,第二位被她视作亲人的家人。

  也因此她先前说有办法让他同意做司马君泽的护卫,这话绝不是空口白话,因为她太了解这位高手大叔的性子和软肋了。

  唉,突然觉得这样设计利用司徒大叔好像有些对不起他啊。

  不过现在虽然是有点对不起,将来大叔应该会感谢她才对吧?因为她替他找到了同类啊。

  她相信以司徒大叔和司马君泽的性子,他们俩绝对能够成为忘年之交,甚至成为像她和爷爷这样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人。她对此可充满了期待。

  「既然如此,那么我会儿就去找那位大叔和他说这事,到时候你们俩就好好的熟悉下对方,培养下默契吧,因为接下来我需要些制药的时间,等药成了之后就能开始着手治疗了。」她告诉他。

  司马君泽深吸一口气后点头谢道:「那就麻烦乔姑娘了。」

  「客气了。」

  第八章 准备治病(2)

  「你这丫头未免也太过偏心了吧?明明都是一样的用药条件,我也得连续用药一个月,过程也一样不能有偏差,怎么就不见你这丫头也替我担心担心?」

  司徒昭来到山庄,见到眼前这个丫头大夫前后也不过两天的时间,但不知为何他对这个名叫乔雨青的丫头大夫莫名就有种熟悉感和好感,所以在和这丫头相处时也自在得像是认识许多年的老熟人般的。

  「大叔武功高强,谁能害到你?」乔雨青无奈道。

  「若没人能害到我,我这身伤是怎么来的?」司徒昭反驳道。

  「大叔的伤是亲近之人所害,这里没有那种人,自然没人能害得到大叔。」乔雨青说。

  司徒昭脸上表情僵了一下,问她,「你怎么知道伤我的是与我亲近之人?」

  「伤口落在胸接近心脏的位置,以大叔的身手,即便是面对暗器,大叔应该也能从容躲,不让它伤在这么险之又险的位置上吧?」乔雨青看着他说。

  为了治病,她昨天还检视过他当年受伤时留下的伤口。

  那个伤口因为被毒素浸染,都伤了十几年依旧还是个血洞,没能结痂复原,平日除了会有噬心的疼痛之外,伤口还会不时泛出一些黑血,相当的折磨人。

  司徒昭也是个心志极坚的狠人,竟然能带着这样的伤,一撑就是十几二十年,直到遇见能诊得出其病因,还能一口就说出那治病处方中最不可或缺的那味药——逢仙果之后,才愿意接受治疗。

  这可不是寻常之人做得到的,所以她才会佩服他。

  司徒昭扯了一抹难看的笑容在脸上,无奈的看着她说:「你这丫头还真是聪明。」

  「所以我能拥有替大叔治病的本事啊。」乔雨青微笑道,一顿后又言归正传的他,「大叔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愿意帮这个忙吗?」

  司徒昭突然又笑得不怀好意,好奇魂熊熊燃起道:「那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子了,要不然怎会对那小子这般尽心尽力,完全超出一个大夫对病人的关心?」

  乔雨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轻讽的瞄了他一眼道:「大叔平日一定很爱东家长西家短。」才会这么八卦。

  「你这丫头怎么知道?」司徒昭惊讶的问。

  乔雨青一噎,顿时无言以对。

  「丫头,快点,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子了?」司徒昭一脸兴致勃勃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