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小乔大夫(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爹,您这话说得可真轻松,住在同一个屋檐,吃同一锅饭,那些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个不用钱啊?还有进厨房做事煮饭的也不是您老啊,说是没有要我们养,但最后还不是什么事都落在做媳妇的我们身上。」张氏斤斤计较。

  「让你多煮一口饭不是要你多煮三餐,让你一天煮六餐!」乔蓟堂整个怒不可抑。

  「这一张嘴的食量怎么可能只需要多煮一口饭?况且有多那一口饭的话,何不让您的孙子多吃点,要浪费粮食去养一个来路不明的赔钱货?」张氏嘟嘟囔囔的说,对于这个色厉内荏的公爹没有丝毫的敬畏之情。

  「你给我住口!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做主,我让你怎么做你就给我怎么做!」

  乔蓟堂快被气坏了,只觉得家门不幸,他当初到底为何会同意让儿子娶这么一个斤斤计较又无半点恻隐之心的媳妇进门?真是悔不当初。

  「大姑姊你看看爹,这样叫我们能不着急吗?你快点帮忙劝劝爹把那丫头送走吧,咱们家真的养不起啊。」张氏还不死心,转头求助大姑子。

  「爹——」乔思敏才开口就被她爹出声打断。

  「别说了,那个小丫头你爹我是养定了。二媳媳你既然这么想计较,以后我每个月给你两百文钱来养这个丫头总行了吧?」乔蓟堂提出交换条件。

  张氏心里暗喜,却没打算就这么了事。

  「两百文钱只是煮食没问题,可别再叫我帮那丫头做什么洗衣缝衣缝被之类的活,那些事我可不管。」她说着想了想又道:「还有晚上睡觉的地方,爹可别把主意打到您孙女们的头上,她们才不想和一个来路不明的野丫头住一块,说不定一阖眼,房里什么值钱不值钱的东西都会……那个话是怎么说来着的……对了,不翅而飞!」

  「是不翼而飞,不是不翅而飞。」乔思敏忍不住纠正她道。

  「欸,大姑姊也知道我目不识丁,意思到就行。」张氏有些不好意思。

  乔思敏点点头,道:「我明白二弟妹你的心情,如果那来历不明的小丫头真是个偷儿的话——」

  「够了!」乔蓟堂真是听不下去了。「你们俩都是做娘的,难道就没有一点恻隐之心吗?如果你们的孩子遇灾流落在外难道不想有人能够收留帮助他们吗?」

  「爹,您可别诅咒您的孙子孙女啊,我的孩子好端端的,您说什么遇灾流落在外的,哪有人像您这样做爷爷的?」张氏不满的蹙眉道。

  乔思敏也觉得有些不悦,出声附和弟媳,「就是啊爹,您的外孙和外孙女可没得罪您老,您——」

  第一章 如愿重生(2)

  「咿呀——」

  突如其来的开门声打断了乔思敏未完的话语,也让院子里的三个人不约而同的转身看向那个从半掩房门中怯生生露出一张小脸的小丫头。

  乔蓟堂见人醒来,立即笑逐颜开的松了一口气,并柔声朝那小丫头招手道:「小丫头你醒啦?肚子饿不饿?来爷爷这里,爷爷带你去吃东西。」

  小丫头闻言后又将房门推开了一些,一个瘦骨嶙峋,一张脸没巴掌大,活像个难民——不是,原本就是个难民的小丫头顿时整个人出现在三人眼前。

  乔思敏看着她,心想着这样一个丫头留下来除了浪费粮食之外,也帮忙不了什么事,难怪二弟妹会这么气急败坏的跑去找她帮忙赶人了。

  乔思敏朝那丫头开口问道:「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你告诉婶子,婶子让人送你回家。」

  比起弟媳未来每个月能得两百文钱的额外收入,她爹收养这个小丫头对她更是一点好处都没有。以往爹替人治病有了收入还会时不时的补贴她这个女儿,以后要多养这个不知从哪来的野丫头,又怎会有余力顾到她这个出嫁的女儿?所以她觉得还是把人送走才是最好的结果。

  「小丫头,你的家人现在一定很担心你,你也很想回家对不对?告诉婶子你叫什么名字,婶子一定会帮你找到你的爹娘,送你回家的。」她柔声诱导,怎知那丫头却一声不吭。

  「怎么不说话呢?你不会是个哑巴吧?」她蹙起眉头,有些不满与不耐。

  「思敏!」乔蓟堂朝女儿斥喝了一声,走到小丫头身边,牵起她的小手,弯下腰来柔声对她说道:「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告诉爷爷好吗?」

  乔雨青依着上辈子的回应对爷爷摇了摇头,因为上辈子她穿越而来时根本就没有名字,只有代号,乔雨青这个名字还是爷爷后来给她取的,意谓雨过天青,未来一切都会变好的意思。

  「摇头是什么意思?」乔蓟堂柔声问她。

  「我不知道。」她开口怯懦的低声回答。

  乔蓟堂轻愣了一下,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的问道:「不知道什么?」

  「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家住在哪里,爷爷,您不是我的爷爷吗?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乔雨青说着说着,豆大的眼泪顿时从她眼底滑落下来。

  「什么?!」一旁的乔思敏忍不住大声叫道:「你、你该不会是故意这么说,想赖我爹养活你吧?」

  乔雨青反射性的躲到乔蓟堂身后,露出一脸受惊吓的表情。

  「别怕啊,别怕。」乔蓟堂伸手安抚的拍了拍她,然后转头轻斥女儿,「你一惊一乍的做什么?吓到孩子了。」

  「明明是她吓到我了!」乔思敏说:「小丫头你真的想不起来自己叫什么名字吗?你可别撒谎。」

  「我没有撒谎。」乔雨青在乔蓟堂身后低声答道。

  乔思敏却不信,直接断言道:「爹,她一定是故意装傻的,您别相信她。这么小就会耍心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以防万一咱们还是快点把她送走吧。」

  「胡说八道!」乔蓟堂生气的瞪了女儿一眼。

  乔思敏却没因此噤口,反倒更加使劲的说:「爹,您可不能为了自个儿心软想发善心就不顾我们啊,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丫头如果包藏祸心,那不是害了咱们吗?我是嫁出去的女儿还好,弟弟他们可是要与这丫头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如果她真是个灾星,招了灾,那——」

  「你给我住口!当着孩子的面,你在胡说些什么?」乔蓟堂整个怒不可抑,再次怀疑起自己,不懂自己怎会生出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女儿。

  「爹啊,大姑姊说的没错,如果这丫头真是个灾星的话,媳妇可不敢让她住在咱们家里,您还是赶紧把人送走吧。」张氏被「灾星」这两个字搞得有些惴惴不安,连两百文钱的便宜都不敢贪了。

  「爷爷,我不是灾星,不要送走我。」乔雨青紧捉着乔蓟堂衣裳的一角,泪如雨下的摇头低求道。

  乔蓟堂有些心疼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柔声承诺道:「好,爷爷不送你走,不送走。」

  「爹!」乔思敏和张氏异口同声的发出不赞同的声响。

  乔蓟堂看着女儿和媳妇,倏然下定决心。「既然你们这么怕这小丫头会替你们招灾,那咱们就分开来各过各的吧。」

  此话一出,站在院子里的两个女人都懵了。

  张氏呆了一下后,眨眨眼茫然不解的问道:「爹,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一家人住在一个屋檐下要怎么分开过?」

  「我带这孩子搬出去住。」乔蓟堂斩钉截铁的说。

  「这怎么可以呢?这绝对不行!」乔思敏立即睁大双眼,大声的反对。

  虽说她是嫁出去的女儿管不着娘家的事,但她爹明明就是有儿有女子孙满堂的,却在临老时搬出家门与一个孤女同住,这让外人看了会怎么说?即便是她这个嫁出去的女儿也会被人戳脊梁骨的,所以绝对不可以!

  「爹,您这样做不是要害我们这些做子女的背上不孝之名,被人戳脊梁骨吗?」她伸手抹着压根儿不存在的眼泪,哭声道。

  「大姑子说的没错,爹若搬出去住的话,村里的人肯定会指责我们这些做子女、儿媳的人不孝,那我们岂不是要冤死了?」张氏点头如捣蒜的附和道。

  乔蓟堂很难过,因为不管是女儿或是儿媳,这两个人说到底还是想着她们自个儿,压根儿就没替他着想过。

  他自小学医,学成后便忙着行医救人,对于家务事是半点也不熟,更未进过厨房煮过一顿吃的,可是他的女儿和媳妇在听闻他要带小丫头独自搬出去住时,却无人想到这一点,也无人为他担忧这事,只想着自己会不会因此而招人非议,他真的是既失望又难过。

  「你们不用担心会被人戳脊梁骨,这事既然是我提出来的,我自然会找村长把这事说清楚,安排妥当,看是要分家还是怎么的。总之以后这小丫头就是我乔蓟堂一个人的孙女,你们虽是我的亲人,但这丫头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他沉声道。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