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小乔大夫(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爹,您说这是什么话呢?您既然要收养这丫头,让这丫头叫您爷爷,我们是您的子女和家人,自然也就是这丫头的姑姑、叔叔、婶婶啊,怎会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呢?」张氏突然和颜悦色的说,只因为她突然发现那小丫头瘦归瘦、小归小,但脸蛋倒长得不错,尤其是那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漂亮到不行。

  年纪这么小就有迷人的本事,再长大些岂不是更漂亮迷人,等到要说亲的时候,那聘金能少的了吗?

  哎呀,她先前怎么会没想到这一点呢?差点错失了这个赚钱的良机,还好她醒悟得及时啊,真是老天保佑。

  她赶紧改弦易辙道:「爹,我看您也别再说什么要搬出去的事了,就住家里吧。这回墨河水患听说死了不少人,这丫头能活着让您捡回家就是个有福气的,应该不会是什么灾星才对。」

  她愈想愈觉得这想法比较有理。

  「爹,就这么办,照您刚才所说的让她住咱们家,您老每个月贴两百文钱给媳妇我,我就辛苦些多煮些吃的养活这个丫头就是了。不过仅只如此,别的事您可别赖给媳妇我做了,媳妇要伺候一大家子,整天累死累活的,实在没多余力气再去照顾这个丫头。」

  乔蓟堂虽不明白儿媳妇为何会突然改变态度,但这个结果的确是比让他带着丫头搬出去住好一些。他正欲点头开口说好时,却听闻躲在他身后的小丫头突然小声开口——「我会自己煮饭吃,不用麻烦婶婶煮的。」

  「小丫头,你会煮饭?」乔蓟堂惊讶的问道。

  「嗯。」乔雨青点点头。

  「你这丫头不是说你什么都不记得吗?怎么现在又记得你会煮饭了?」乔思敏紧盯着她眯眼问道。

  「我、我没记得,我、我就是觉得我会煮。」乔雨青露出惶恐欲哭的神情。「爷爷,我没有说谎,没有骗人,真的,不要送我走。」

  「好,别哭,爷爷相信你,没人会把你送走的。」乔蓟堂柔声安抚她。

  「真的吗?」她问道,然后怯怯地朝乔思敏和张氏所在的方向偷看了一眼,巴掌大的小脸上明显地写着担忧与不安。

  乔蓟堂见状不由得重新考虑刚才的心动。

  他的女儿和儿媳妇是什么德性他比任何人都了解,现在心情好时好说话,但哪天心情不好时,说不定就会趁着他不在家时虐待小丫头,甚至直接把人送走也说不定。

  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就会有这种隐忧,他不考虑清楚不行。

  「小丫头,你说你会煮饭那正好,一会儿你叔叔们就要回来了,你去厨房烧几道菜给大伙吃,顺便证明你没有在说谎。」张氏指使道,想趁机偷懒一下。

  乔蓟堂闻言立即蹙起了眉头,有些窝火。

  「二媳妇,我还在这里你就迫不及待想使唤这小丫头,也不看看她身子是什么情况,我看我还是照先前说的,我带这丫头搬出去住好了,免得她住在这里被你当下人使唤。」

  「爹,您怎么这么说呢?我不就只是想试试这丫头说会煮饭的事是不是真的而已。」张氏为自己辩驳,坚持不认在她心里的确有将这丫头当个下人的想法。

  「试什么试?这小丫头多大的年纪,就算会煮饭这事也不该由她这个孩子来做,你安的是什么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乔蓟堂瞪眼生气道。

  「我哪有安什么心啊。」张氏嘟囔着说。

  乔蓟堂懒得再与她们俩多说,直接挥手道:「好了,你们该回家的回家去,该烧火煮饭的去煮饭,这小丫头既是我带回来的,自有我会负责,用不着你们费心思。」

  说完,他没理她们俩有何反应,迳自低头伸手牵起小丫头的手,然后朝厨房的方向走去,并柔声对小丫头说:「爷爷带你去吃点东西,一会儿吃饱了之后,咱们要到村长爷爷家走一趟,告诉村长爷爷你是爷爷的孙女这件事。

  「对了,你还不知道咱们家姓什么对不对?爷爷告诉你,爷爷姓乔,全名叫乔蓟堂,是一个大夫。

  「你呢,以后就跟爷爷姓乔了,至于要叫什么名字呢,你让爷爷好好的想一想,爷爷一定会替你取一个好听又有意义的名字,你说好不好?」

  他叨叨絮絮的对小丫头说了一堆,然后就见小丫头扬起欢欣的笑脸,脆生生的对他点头应道:「好,爷爷。」

  第二章 展现医学天赋(1)

  乔蓟堂说到做到,即便隔日三个儿女齐至,携家带眷一共十余口人全数反对他为了收养一个孤女而与他们这些子女分家并搬出去住,也没能让他改变决定,反倒让他更坚信自己做这个决定是对的。

  说实话,他一开始真没打算要分家,因为搬出去住和分家是两回事。

  如果只是搬出去住没分家的话,那么这个家还是他的,他想回来就回来,他在这个家还是一家之主可以决定任何事,可是一旦分家之后,这里就会变成他儿子媳妇的家,再无他置喙的余地。

  可是在见识到儿女们对他要领养小丫头这事的反应之后,他还能不分吗?

  昨天老大一家因大媳娘家妻舅娶亲,夫妻俩带着孩子们去姥姥家住了两天,因此才不在家。可是当他们回家得知他捡了一个小丫头回来收养之后,那反应简直比昨日女儿和老二家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大坚决反对这件事不成之后,他竟然说如果一定要将那丫头留在家里的话,那丫头只能以两种身分留下来,一是童养媳,二是下人。还说养丫头就是养个赔钱货,没道理让他们白养后却还得便宜别人啥的,让他听了真是失望至极。

  最让他心冷的是,这话竟然还得到所有人一致的点头认同!

  他乔蓟堂一生救人助人为善四方,没想到却生了三个如此自私自利的儿女,连内孙外孙男男女女的十几个人也没有一个像他的,全都像极了他们自私自利的父母,真是让他既失望又难过。

  他知道现今这世道要多养活一个人并不容易,可是他们乔家的日子并不难过,加上他身为大夫的收入,家里完全有能力多养活一个人,可是他们一个个却都不是这么想,满脑子都在计较得失。

  就连他最小的孙子,一个才不过三足岁的娃儿都做出要赶小丫头离开的举动,口里还不断嚷着,「这是我家,你走。我家没有东西给乞丐吃,你去别家。」

  听见这样的话,叫他这个做爷爷的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分家了。

  其实分了家也好,至少眼不见为净。

  孩子们都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儿女和小家便各有各的心思,他处在中间再怎么一碗水端平也会有人觉得不满意,还不如分家后让他们各自生活、各自营生、各自做主去。

  以后啊,只要他们没做出杀人犯法、伤天害理的事,他是不会再去多管他们什么的。至于今后他们的日子过得是好是歹,也只能说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怨不得别人。

  不理儿女们的反对,他找来村长和两位村里德高望重的耆老做为见证人,将家里的田地财产一分为二,连房子都分做两半,老大做为长子占了点便宜分得东厢房与正堂的部分,老二得西厢房与厨房的部分。

  分完房子,接着要分的便是房子里的东西。

  家里的锅碗瓢盆、被褥、粮食分成了三份,乔蓟堂终于从自家的财产里带走了些许生活必需品。

  最后便是分钱了。

  家里的现银不多,因为前段时间才买地置了产,所留下的不过几十两银子。他分给两个儿子各三十两,又把出嫁的女儿叫回来分给她十两银子。

  至此,他除了一身的医术,再无其他可以传承的了,偏生他的子女、子孙们对此毫无兴趣,更不想传承他行医救人的衣钵,他只能叹息作罢。

  分家后,乔蓟堂带着收养的孙女儿乔雨青住到山脚下老猎人留下来的房子过生活。

  老猎人是个外来户,妻子病逝后便带着独子过活,不料父子俩有一回上山狩猎,孝子为救父而命丧虎口之下,留下老猎人一个人孤老至死。

  乔蓟堂身为大夫,经常会上山采药,与同样常进山里的老猎人不知不觉成了好朋友,老猎人死前找了村长做证将这间房子送给了他,让他进山采药若是出来晚了,可以直接住在这间屋子里过夜,不用急急忙忙地赶路回家。

  乔蓟堂也的确遇过几次误了下山的时辰而住下,拥有这间房子对他来说的确是个好事,尤其有些从山里采回来的药材需要晒干或炮制,有这么一个地方真的让他方便许多。

  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这里会变成他安身立命的地方,而不再只是他工作炮制药材的地方。

  「爷爷,这里以后就是咱们的家了吗?是不是住在这里就不会再有人要赶雨青出去,不让雨青跟爷爷住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