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千金酿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您是说……」她心头七上八下,说不上是喜是忧。

  「如果说能让你重活一回,你可愿意?」没人不想活的,他给她重生的机会,算是补偿她们母女俩。

  她想了一下,苦笑地摇头。「若是再回到那个家,我生不如死。」

  夏和若指的是生生将她熬死的夫家。

  夏老祖呵呵笑着往她眉心一点,一抹金光进入她两眉之间。「回到你未嫁前可好?夏爷爷不会害你。」

  「这……」她犹豫着。

  「你在这儿跟我学了三年酿酒,你不想让大家喝到你酿的酒吗?」该回去的时候就要回去,她的将来将大不相同。

  想了又想,想得头都痛了,她苦着一张脸,满脸惆怅。「我喜欢酿酒。」

  「那就对了,回去吧!酿更多的好酒流传百世,给那些不识金镶玉的睁眼瞎瞧瞧,女儿不输男子。」他看好她。

  她面有慌色的捉着衣衫下摆,局促不安。「我可以不回去吗?」

  除了娘,这世上待她好的人没几个,她太单纯了,老是看不透人心,好人坏人没法分辨。

  「不行。」

  「夏爷爷……」还不知道老者是曾祖父的夏和若苦苦哀求,她不想重复生前的种种。

  「放心,我送了你一份礼,你会很中意的。」他送了她机运,以及……佛曰:「不可说。」

  「送我什么?」她没瞧见。

  难道是她亲酿的仙酒?

  「以后就晓得,魂归来兮,魂归来兮,去吧!夏和若,还魂去,仙乡不是你的归处……」

  仙乡不是你的归处,仙乡不是你的归处,仙乡……

  那何处是她的归处呢?

  夏和若茫然地往前走,她身子很轻,脚步却异常沉重。

  走着走着,她眼前一片白光闪过……

  「姑娘,您饿了吧?奴婢给您煮了白玉莲花粥来,您垫垫胃,消消暑气。」

  淡淡的莲花香气飘来,坐在梳妆台前的夏和若回过神看着镜中的自己。

  尽管已经过了好些时日,她仍有些难以置信。

  想当初醒来时,原以为会看见一张枯黄凹陷,未老先衰,布满斑点的面庞,谁知却是肤白肌嫩,神采翼翼的脸孔。

  她居然重生了,回到十年前。

  太不可思议了,人竟能起死回生,她当她的一生只能在凄风苦雨中度过,没想到峰回路转,有了另一番际遇。

  这是在作梦吗?或许曾经经历过的一切才是梦吧!

  「姑娘,入夏了,您吃一点好补补元气。瞧瞧您又瘦了,别再像春寒时发的那场病……」

  一听到年初二发生的那件事,夏和若清秀的脸微微一冷,眼中露出一抹锐利。

  她怎么忘得了,那一天是出嫁女回娘家的日子,没娘家可回的母亲心情相当低落,倍加思念远在边关的家人。

  她为了逗母亲开心,亲手做了兔子形状的寿桃,兴冲冲地往母亲的院子走去,哪知经过假山边的池塘时,忽然有人从背后重重的推她一把,重心不稳的她便掉入池塘。

  那时的冰刚化开,冰寒透骨,她落入池水里一下子就冻僵,等被人救起时已昏迷不醒。

  之后她高烧不退,几乎丧命,整整一个半月都处在昏睡状态,一下子烧,一下子全身冰冷,一口气拖着半死不活,连请七个大夫都束手无策,要她爹娘另请高明。

  可是她熬过了,不让那些有心人如愿。

  没人知道她经历过什么,只当她惊着了,因此向来咋咋呼呼的性情变得沉稳,人也显得聪慧了许多。

  夏和若回想着,十年前她也生过一回重病,但没像这回这般严重,卧床十天就好了,倒是一病弄坏了身子,从此天一冷便汤药不离口,成了个小药罐子。

  多年之后她才晓得她的体弱是人为的,有人在她的汤药中动手脚,以致她身子一日不如一日,终年病恹恹的。

  「幽草,别叨叨念念了,盛碗粥来,我吃就是。」药补不如食补,她还真有点饿了。

  「是的,姑娘。」幽草面上一笑,盛了微温的甜粥送到自家姑娘面前,不多不少八分满。

  望着打小跟在自己身边侍候的丫鬟,夏和若心头微暖,她犹记得母亲死后,这丫头跟着她吃了不少苦,若不是有幽草,只怕她的日子会更难过,一天也过不下去。

  但是想到另一个丫头,夏和若只觉喝进嘴里的白玉莲花粥是苦的,她并未亏待她们,为何两人会有如此大的差异?

  「姑娘,外头的莲花节非常热闹,我们出去看看吧!好多人等着看莲花仙子游街……」

  一名蹦蹦跳跳的黄衫女子跳了进来,一张圆盘脸红通通的,十分有精神的喳呼着。

  「香草,小声点,没瞧见姑娘正在吃粥吗?」幽草语气略带责备,一边侍候夏和若用膳。

  挨骂的香草很不服气,气呼呼的噘着嘴。「人家是为了姑娘着想,老闷在府里会闷出病的。」

  「你又不是不晓得这阵子发生了一些事,怎好让姑娘出门面对那些风言风语。」香草太毛躁了,考虑得不够周详。

  「有什么关系,那是别人的错,又非姑娘她……」反正不是第一回了,还怕人说什么嘴。

  「好了,你还懂得尊卑不?」幽草大喝。

  香草是个生性好动的人,话多聒噪,喜欢与人比拼、出风头,很怕别人瞧不见她,哪有热闹往哪钻,哪里人最多定能看到她的身影,碎嘴的程度可媲美三姑六婆。

  她不像个丫鬟,倒比主子更像个主子,吃得好、穿得好,连像样的首饰也有三、四样,出门在外走在主子前面,完全不当自己是个奴婢,有时还会压自家姑娘一头。

  没办法,夏和若的性子太过软弱了,从无自己的主见,人家说两句话便「好好好」的点头,不会说不,说好听点是脾气好、善待下人,实际上是人人可欺,看她好说话,都来占便宜踩个两下。

  不过那是过去的事了,自从大病痊愈,一切都不一样了,夏和若在渐渐改变中,变得强硬。

  第一章 神仙教酿酒(2)

  「姑娘,您看幽草,她又骂人!她只大奴婢三个月,就总是以姊姊的模样教训人。」香草不高兴的告状,以为夏和若会像以往那般好声好气的维护她,但是……

  「香草,你的确没了规矩,幽草说你是为了你好,你要谨记在心。」夏和若以绣着菊花的手绢拭嘴,在心里已放弃香草这个丫鬟。

  她不害人,也不会让人再有机会害她,一次的教训教会她人心易变,她一味地对人好只会让人得寸进尺。

  有谁比她更了解自己的饮食起居、生活习性呢?唯有信任的身边人对她知之甚详。

  这是一把利剑,在她最不设防的时候刺向她的胸口。

  「姑娘……」香草还想反驳,找回面子。

  「够了,别再说了。这些时日确实快闷坏了,我想出府透透气,你先去准备。」该面对的事还是得面对,不能再逃避,重生前的她便是因为畏畏缩缩,才让人有机可趁。

  香草只能不情不愿地退下。

  「姑娘,您承受得住吗?」幽草一脸忧色。

  瘦得小脸只剩巴掌大的夏和若嫣然一笑。「不打紧,再大的风雨也会过去,我总不能老让娘担心。」

  夏府中也就娘在意她,两个兄长在嫂嫂进门后已和她渐行渐远,不再是事事依着她的傻哥哥。

  「是的,姑娘。」幽草还是不放心地蹙着眉头。

  「把我新酿的那坛子酒带上,我们到酒楼看看,也许能把酒卖掉。」她必须强大起来,不让人看轻。

  夏和若醒来后一直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无法确认自己是真的重生还是作了一场荒谬大戏,梦中学得的酿酒方法是确有其事或自欺欺人。

  因此身子一好转,她立即让人买了一口大缸、几十斤纯净糯米,试着用纯曲制成的酒面来发酵,以「夏爷爷」教过的方式酿制「东江糯米酒」,她想知道自己是不是会酿酒。

  一开始她不敢太贪心,只酿一种糯米酒,熟成后迫不及待的勾兑,浅尝了一口,微醺。

  如今她打算换种方式,看看新学得的酿酒方式究竟成不成功。

  「姑娘要卖酒?」幽草讶异。

  「试试呗!能把酒卖掉,我就能攒点私房,日后就算不嫁人也能养活自己。」她打定主意绝不重蹈覆辙。

  「姑娘,您不会嫁不出去的……」她只是所遇非人。

  「再说吧,不急。」她笑了笑,眼神多了坚毅。

  「我的爷呀,您不能再喝了!喝酒伤身,少喝一点,太……老夫人会担心的。您浅酌即可,别又喝醉了,奴才可扛不动您,您这矜贵身子伤不得……」

  一名面白无须、声音略显尖锐的年轻男子一开口便连珠炮似的停不下来,喋喋不休,越说越起劲,彷佛要将八辈子的话全说出来,不说他憋着难受。

  他站在一旁侍候着,不敢坐下,面上无奈的看着锦衣玉带的主子,心里有着没法说出口的心疼。

  「长英呀!你越来越罗嗦了,爷喝口酒你也管,难道要爷整天风流快活才称你的意?」一双绝美的丹凤眼往上一扬,带着几分放荡和邪肆,似笑非笑的勾着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