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良婿恶名在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姜玉樱问道:「对了,妹妹要嫁的是哪家的人?」

  明芸秀莞尔回道:「我要嫁的人正是姊姊口中的这位秦书恩秦二公子。」

  远在饶州的姜玉樱,没听闻秦书恩要迎娶之事,闻言一愕,震惊道:「你说什么,你要嫁的人就是他!」

  「是啊。」明芸秀点点头,「我没见过他,如今听你这么说,传言看来还是有几分可信嘛。」

  秦书恩曾来京城几次,可惜她都无缘相见。虽然父兄都说此人模样生得十分端正,但就以往的经验来看,她觉得只要没缺鼻子少眼睛,在爹和大哥他们的眼里,都算是容貌端正,所以她并不怎么相信他们的话。

  如今亲耳听见这萍水相逢的姑娘这般说,她才信了几分。

  「你……要嫁的人竟然是他……」这人要嫁的居然是她一见钟情的秦书恩,她怎么能这么幸运!姜玉樱忍不住有些嫉妒起来。

  姜玉樱将嫁的是郑州守备之子张泰民,张家是武将之家,她父亲是饶州同知,与张家算门当户对。

  当初父母为她议亲时,因她曾见过秦书恩那般温润如玉的公子,她打心眼里不愿意嫁进张家,她想嫁的是秦书恩那种读书人。

  可她一个女子,纵使再不想嫁,也违拗不了父母之意,最后只能坐上花轿出嫁。

  但她万万想不到,会在千里之外的这处庄园里,巧遇秦书恩即将迎娶的新娘子。

  她忍不住暗恨,为何要嫁给秦书恩的人不是她!

  姜玉樱先前没怎么细看,此时她方暗自打量着明芸秀,一路从眼睛挑剔到她的身段,觉得她生得既没自己美艳,身段也不如自己这般玲珑婀娜,此刻再也抑不住满心的酸妒,问道:「妹妹能嫁进秦家,想必出身不凡吧?」

  明芸秀敏锐的察觉到这姑娘突然对她升起一丝敌意,纳闷的觑了姜玉樱一眼,回道:「我家世也只是一般。」她爹是御史大夫,在王公贵族满地走的京城里,她父亲的地位确实不算太高。

  秦、明两家家世相当,秦书恩父亲是涂州刺史,而她父亲是御史大夫,在本朝都是三品官。当年秦书恩的父亲曾当过京官,与她父亲因此结识,两人意气相投,也是因着这一层的关系,才会结为儿女亲家。

  姜玉樱也发觉自个儿的语气有些不对,很快歛起那嫉妒之心,脸上重新堆起笑,道:「妹妹过谦了,那秦大人可是涂州刺史,妹妹能嫁到秦家去,必是门当户对,出身相当的官宦之家吧。」。

  见她这么想知道,明芸秀也没瞒着,坦白告诉她,「我爹只是个御史大夫罢了。」

  「御史大夫可是三品高官,负责监察百官,地位不比寻常官员呢,怪不得你能嫁给秦书恩。」姜玉璎眼里流露一抹艳羡,她爹只是个五品官,三品对她而言确实算是高官了。

  不想她一直提家世的事,明芸秀转开话题问她,「那姊姊要嫁的人是谁?」

  姜玉樱有些意兴阑珊的说了句,「是郑州守备张将军的长子。」

  明芸秀没听说过这人,嘴上说了两句客套话,「姊姊模样生得这么美艳,嫁过去之后,必定能得到夫君的疼爱。」

  姜玉樱自嘲道:「我父兄都是习武的粗人,嫁的人家也是个粗人,哪像妹妹这般好命,能嫁给秦公子,妹妹你啊,定是做了八辈子好事,今生才能嫁得这样的如意郎君呢。」

  明芸秀不太认同她这话,「习武之人性情多半直率,有话直说,没太多花花肠子,且有一身武艺傍身,万一遇到坏人,还能保护你呢。再说不是有句话叫『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嫁给读书人也未必就如姊姊所想的那般好呢,其他的不说,只怕家中就有一堆的规矩要守。」

  她就有一个迂腐顽固的父亲,打小家里有不少规矩要守,而她性子活泼,常突发奇想,对事情往往有自个儿的一番看法,因此从小没少受父亲斥责。

  好不容易嫁人了,她委实不希望日后夫家的公爹和婆母,也像自家爹爹那般墨守成规,不知变通。

  看着她,再想到自己将嫁之人,姜玉樱心中越发不平,「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才会这般说,这世上有多少女子想要嫁给秦二公子,都求之不得呢。」

  「这婚事是父亲所定,我也不知是不是我的福气。」明芸秀算是看出来了,姜玉樱似乎对秦书恩有着异常的好感,所以有几分嫉妒她能嫁给秦书恩。

  不过她并不觉得生气,反倒暗自好笑,出嫁半路上与另一个新嫁娘巧遇,结果对方竟对她将嫁的夫君怀着倾慕之意,这也算是一个神奇的经历。

  两人再泡了会儿,便各自回房。

  刚泡完温泉,明芸秀有些困意,坐在绣墩上让一名丫鬟替她擦着一头湿发,一边打着盹。

  就在她快睡着时,另一名丫鬟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喊道:「小姐、小姐,不好了!」

  「二兰,你瞎嚷嚷什么?」屋里一名婆子呵斥了声。

  二兰神色着急的说道:「邱嬷嬷,我有重要的事要禀告小姐。」

  明芸秀张着嘴打了个哈欠,睁开一双圆眼,神色慵懒的睇向二兰,「发生什么事了?」

  二兰快步走上前去,急促说道:「小姐,奴婢方才听李子说了件事。」李子是她弟弟,也是此番明芸秀陪嫁的下人之一。

  「什么事?」因为困倦,明芸秀眼睛又半眯起来,。

  「他本来要与其他人一块去下人浴房那儿冲澡,经过东厢那处浴房时,几枚铜钱从他破掉的暗袋里掉了出来,有两枚滚到浴房墙角边,他去捡铜钱,听见里头秦三少爷和不知道哪位爷在说话,秦三少爷说、说……」

  「秦三少爷说了什么?二兰你倒是一口气把话给说完呀,做啥吞吞吐吐的?」在为主子擦头发的一菊听到一半,等不及的催促。

  二兰咽了口唾沫,接着说道:「李子说,他听见秦三少爷同人说,他堂哥常去相公馆找小倌。」

  明芸秀眼睛已闭了八分,喃喃问了句,「他堂哥常上相公馆找小倌,关我什么事?」

  一旁的邱嬷嬷听见二兰的话,惊诧的提醒她,「小姐,这秦三少爷的堂哥,就是您要嫁的秦二少爷啊!」

  「哦,那又怎么样?」明芸秀勉强撑开眼,她实在是太困了,脑子昏昏沉沉。

  「怎么样?」一菊神色激动的说道:「秦二少爷竟然上相公馆去找小倌,这可不得了!」

  明芸秀眼皮又垂下,点点头附和了句,「嗯,不得了。」

  见状,邱嬷嬷皱起眉,问:「小姐,您到底有没有听清楚二兰方才说的话?」

  「我困死了,要不等我睡醒再说。」说着,明芸秀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向床榻,将自己摔向床上,两眼一阖,便迳自睡了过去。

  婢女和婆子面面相觑,得知这样的事,小姐还睡得着,这也委实心太大了。

  一菊想去叫醒主子,邱嬷嬷拦下了她。

  「罢了,赶了这么多日,小姐也累坏了,先让小姐睡会儿吧,她方才八成没听清二兰说的话。」她自小照看小姐长大,比起其他婢女还要更加了解自家主子的脾性,她觉得小姐纵使听清了,多半也仅是一笑置之。

  小姐自小脑子里想的事,就与一般姑娘家不太一样。

  譬如说,以前请来女夫子教府里的姑娘们三从四德,小姐听了之后,却把人家女夫子给问得哑口无言。

  她问,孩子是从女人的肚皮里,经过辛苦怀胎十个月才降生,女人历经九死一生才把孩子给生出来,功劳最大,就连上古传说中造人的女娲都是女的,可以说没有女人,这世上的人就无法繁衍下去,那为何如此伟大的女人,却要屈居男人之下,处处不如男人呢?

  她还曾问,为何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却不可以三夫四郎呢?

  当时女夫子被她各种奇奇怪怪的提问给折腾得不知该如何回答,最后敷衍的回她说,男子主外,要负责谋生赚钱养妻儿,所以男子三妻四妾乃是天经地义之事。

  小姐听完反问,那倘若女人有能力挣钱,养得起夫君和孩子,也能在家里纳个三夫四郎吗?

  女夫子最后被她层出不穷的问题给气跑了,小姐因此被老爷责罚了一顿。

  就连老爷先前为小姐定下秦家这门亲事,小姐也不太乐意,她曾表示不想嫁给读书人,想嫁个武功高强的江湖中人,能带她飞檐走壁,快意江湖。

  她自然是被老爷又给骂了一顿。

  邱嬷嬷替主子盖好被褥,谨慎的看向二兰,问道:「二兰,李子那会儿可听清楚了,那秦三少爷真是这么说他堂哥的?」

  「李子一向耳聪目明,这么重要的事他不会听错的。」

  「外传这秦二公子才气过人,温润端方,他真会去相公馆那种地方吗?」一菊仍是有些不敢置信。

  邱嬷嬷思忖道:「我听说东南这一带的文人,平时除了喜好上青楼狎妓,也有一些人好上相公馆寻欢。」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