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良婿恶名在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都是男人,有什么欢可寻?」一菊纳闷的摇头。

  「你没听说过龙阳之癖吗?有些男人就好这口,好男颜不好女色。」二兰说完后,替自家主子担忧起来,「万一秦二少爷真是这样的人,该如何是好?」

  邱嬷嬷轻斥了句,「说不定他只是去见识见识,你们先别大惊小怪的。」

  二兰再补了句,「可李子说,那秦三少爷说他堂哥一个月里要去好几次呢。」

  一个月里要去好几次,这显然没办法再说他只是去见识,邱嬷嬷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第一章 迷魂换嫁(2)

  待一个时辰后,明芸秀睡醒,就见邱嬷嬷和一菊、二兰都满面愁容。

  她莫名其妙的问:「怎么,谁欠你们银子啦,怎么一个个都垮着张脸?」

  「小姐,您总算醒了。」一菊连忙走到床榻旁服侍。

  「嗯,现在什么时辰啦?」明芸秀下了床榻,见房里已点起烛火,外头漆黑一片,随口问了句。

  「酉正一刻。」一菊回了句,拿了件斗篷给她披上,大雨不久前已停了,这秋夜里有几分凉意。

  邱嬷嬷斟了杯茶给明芸秀,让她润润嗓。

  二兰则将厨房送来的饭菜摆上桌,「小姐,可以用晚饭了,这庄子的厨娘做的饭菜意外的好吃呢,您快尝尝。」适才趁着她还没醒时,她们几个已轮流去用过饭了。

  明芸秀正好饿了,坐到桌前,拿起筷子挟了块红烧豆腐,豆腐烧得很入味,让她胃口大开,她端起碗吃了起来。

  虽自幼便被教导食不言、寝不语,但明芸秀从来不是个安分的姑娘,她一边吃饭,一边问道:「对了,先前我睡着前,二兰说了什么?」她隐约记得邱嬷嬷和一菊听了之后似乎很吃惊的样子。

  二兰看了邱嬷嬷一眼,不知该不该在主子进食时告诉她那事,小姐知道后,也不知会不会吃不下饭?

  邱嬷嬷颔首道:「小姐既然问了,你便告诉小姐吧。」

  二兰把李子先前听来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她,「李子听见秦三少爷同人说,秦二少爷常去相公馆找小倌,而那位与秦三少爷说话的爷,似乎也是代兄迎娶,他说他大哥在成亲前还跑去逛窑子,与人打架摔断了脚,故而无法前去迎亲,才会由他代兄迎亲。」

  明芸秀听完之后一愣,讶异的问:「相公馆里的小倌不都是男子吗?」

  「是这样没错。」邱嬷嬷回道。

  思及一个可能,明芸秀惊讶的瞠大眼,「难道……我要嫁的夫君竟然是个断袖?」

  「也许秦二少爷只是好奇,才会上那儿去玩玩。」为免自家主子过于忧虑,邱嬷嬷安抚了她一句。

  「可二兰方才不是说秦二少爷常上相公馆,这就意味着他多半是好这口的。」说到这,明芸秀才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妙,「倘若他只好男色不喜女色,那我下半辈子岂不是要守活寡啦?」

  她偷偷瞒着父亲看了不少话本、杂记与民间传奇故事,不是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明白男子若有龙阳之癖的话,对女色之事便会提不起兴致来。

  纵使成了亲,那妻子多半只是摆着好看,唬唬外人罢了,不会对妻子有过多关注,更别提闺房之事。

  她可不想一辈子被关在后院里守着活寡,出嫁前,她还特地看了梅姨娘塞给她的一套秘戏图,观摩学习上头的一些姿势,想着日后兴许能在闺房之中用上,给夫妻之间增添点情趣呢。

  万一夫君对她兴致缺缺的话,那些秘戏图上的动作不就白学了!

  这么一想,她忍不住蹙起眉,爹怕是不知道秦书恩有这癖好,才会让她嫁给他。

  她接着想到二兰适才说起,另外那个成亲前跑去逛窑子的,不就是姜姊姊要嫁的人吗?

  这都什么事呀,怎么她们要嫁的人,一个好上相公馆,一个爱去逛窑子!

  这事也不知要不要告诉姜姊姊,思忖须臾,她觉得还是别说,毕竟这事是李子听来的,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说不定是秦三少爷与那人闲着无聊,拿自家兄长来说笑罢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厢房里,姜玉樱站在窗边望着窗外那轮明月,心绪紊乱。

  自打得知明芸秀将嫁给秦书恩为妻后,她的心就揪着。

  她不平的问道:「为何老天如此不公,她能嫁给秦二公子,我却不能?」

  当年一眼误终生,那道温润如玉的身影,在她心上烙下重重的一笔,教她这些日子来思之难忘。

  她喃喃祈愿,「若是能嫁给秦二公子,我愿付出任何代价。」

  话落,忽然刮来一阵风,风里彷佛隐隐传来一句话——

  「你说的可是真的?」

  她着魔般的回答,「当然是真的。」说完后,她有些错愕,自己竟错把风声当成了有人在问她话。

  她黯然摇头,觉得自个儿八成是想嫁秦书恩想得都要入魔了,才会听错。

  翌日一早,两支迎亲队伍各奔东西。

  此时庄园里一座阁楼的二楼,身穿灰白长袍的管事站在一名玉树临风的男子身边。

  男子身上披着一件白色斗篷,面容彷佛隐在一层薄雾里,看不太真切,只能看见他狭长的琥珀色眸子微垂,似乎正注视着在庄园前分道扬镳、各自远去的两支迎亲队伍。

  他微勾的嘴角露出一抹诡异而魅惑的笑容。

  年轻的管事见自家主人似乎颇为愉悦,也面露笑意,询问:「主人这回可是有所收获?」

  「嗯,是有些收获。」

  「咱们在这儿已有三个月,可要再换个地方?」管事请示道。

  「也差不多该去别的地方了。」男子回了句,抬手一扬,瞬间大雾弥漫,笼罩住整座庄园。

  须臾之后,白雾消散,原本座落在此的庄园竟消失不见,眼前只剩下一片荒野,彷佛那座庄园从来不曾出现过。

  已远去的明芸秀等人,自是不知他们离去之后所发生的事。

  唯一有所感觉的是坐在马车里的姜玉樱,先前她一直恍恍惚惚,陡然之间心头一悸,神智才猛地清醒过来。

  醒过神后,她震惊的发现,与她同坐在马车里的喜婆和一名陪嫁婆子竟然换了人,变成了跟在明芸秀身边的人马。

  「你们不是明妹妹那儿的人吗,怎么会在我的马车里?」她满脸惊疑。

  婆子讶异道:「小姐,您这是还没睡醒吗?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我没说胡话,我身边的那些人呢?你们是不是上错马车了,怎么会在我车里?」说完,她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掀开车帘往外看去,发现外头那些人也眼生得很,并不是张家的迎亲队伍。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她上错马车了?可这些人怎么好像把她当成了明芸秀似的?

  喜婆和婆子相觑一眼,一脸莫名其妙,「咱们就坐在秦家的马车里,怎么可能坐错马车。」婆子说着上前朝她额头探了探,有些忧虑的说:「您莫不是病了,怎么净说起奇怪的话来?」

  「这真是秦家的马车?」她错愕的问。

  「没错。」喜婆回道。

  她怎么会坐在秦家的马车里?她紧蹙眉头思索究竟出了什么事,倏忽间记起了昨夜作的一场梦——

  「姜玉樱,你不愿嫁进张家,想嫁给秦书恩是吗?」

  梦里,一名男子突然出现在她眼前,一开口便这么问道。

  「你是谁?」那男子的容貌隐在朦胧的云雾里,她看不清楚。

  「我是梦仙,可为人实现愿望,让人美梦成真。」

  闻言,她双眼一亮,不由得脱口而出,「那你能让我嫁给秦二公子吗?」

  「自然可以,但这世上没有不劳而获之事,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

  「我将取走你二十年的福运,你可愿意?」

  她并不明白二十年的福运意味着什么,听见只要付出,就能如愿以偿,她毫不犹豫的颔首,「我愿意、我愿意,只要能让我嫁给秦二公子,我愿意付出二十年的福运。」

  「很好,你将如愿以偿。」言毕,他抬指往她额间一点,便瞬间消失不见。

  难道……昨晚的梦竟然是真的?

  真有一个梦仙替她实现愿望,让她能嫁给秦书恩?

  她又惊又喜,不敢置信的看向马车里的喜婆和婆子,小心翼翼的再次求证道:「这迎亲的马车是要送我到秦家,与秦二公子拜堂是吗?」

  那婆子回道:「小姐,您怎么一觉起来整个人都糊涂了,这马车不送您到秦家还能上哪去?秦二公子还等着您过去拜堂成亲呢。」

  见婆子和喜婆真将她当成明芸秀,姜玉樱惊异之后,镇定了下来,脸上露出笑容,说道:「瞧我都睡迷糊了。」

  她按着胸口,压抑着惊喜之情,期盼着马车能尽快抵达秦家,让她能早日嫁给秦书恩。

  另一边,明芸秀也从恍恍惚惚之中清醒过来,她很快便察觉异状,发现自己竟坐上了张家的马车,且离奇的是,这边的人竟然都拿她当成了姜玉樱,不论她怎么解释,她们就是不听,还当她病了,才会整个人错乱的胡言乱语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