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良婿恶名在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5 页

 

  回过头,他瞧见古听雨与那日他看不见的鬼说得又是笑又是哭,他狐疑的用手肘撞了明芸秀一下,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世上真有鬼?」

  明芸秀点头,「嗯,你前面不就有一个。」她也看不见,但瞧古听雨的模样,显然是看见了。

  她心里有些着急,雷子望在这里,那么舒长贞应当也在这附近才是,她走过去拍了拍古听雨的肩,提醒她,「听雨,你快问问雷公子,我家夫君在哪里?」

  雷子望听她一提,拍了下后脑杓,对古听雨说道:「我差点忘了这事,听雨,我就是想来告诉你们,长贞他受了伤,和何衍正躲在一处山崖下的蛇窟附近,你们快去救他。」

  古听雨连忙将他所说的事,转告明芸秀与言松。

  得知舒长贞下落,言松旋即找来姚茗栩,准备带上人手一块前去蛇窟救人。

  一名秦家派来的人得知他们要前往蛇窟,连忙阻止道:「那处蛇窟十分危险,不好轻易闯入。」

  言松说道:「但二公子如今就在那里,咱们得过去救他。」

  那名秦家派来的人纳闷的问:「你们是怎么知道他人在那里的?」

  姚茗栩也想知道他们如何得知这事,看向言松。

  言松不知怎么回答,挠挠脸看向明芸秀,他总不能说是一只鬼告诉古听雨的吧。

  明芸秀隐下部分的事实,只说道:「适才有一名隐士高人经过,将长贞的下落告诉我们,说完他便离开了。」

  这事虽让人奇怪,但此时也没人再去追问那高人是何方人氏,那秦家子弟犹豫道:「蛇窟位在一处山崖下,地势险峻,附近有不少毒蛇出没,倘若他人真在那里,那还能不能活着可就难说了。」因为蛇窟附近太危险,故而他们这几日并未到那附近找人。

  闻言,明芸秀紧蹙眉心,看向古听雨,古听雨则望问雷子望。

  雷子望解释道:「那何衍会驱蛇,不怕蛇咬。长贞为了救他,斩杀几个杀手而受伤,这阵子他们为了躲避其他杀手的追踪,一直躲在蛇窟里,他的伤势因为没能及时治疗,越来越严重。」那处地方太隐密,舒长贞与何衍躲在里面,并不知明芸秀与姚家的人都在找他。

  除了舒长贞受伤外,何衍也病了,因此他才焦急地出来,想看看有什么办法能找人前去救他们。

  没想到岀来不久,就发现明芸秀和古听雨亲自来太告山找人,可当时没人能看见他的魂体,无论他怎么喊,她们都听不见。

  他回去想告诉舒长贞这事,但舒长贞发着高烧,不省人事,何衍又看不见他,他也无可奈何。

  就在今日他急得团团转时,竟有人替古听雨开了天眼,他终于能与她面对面相见。

  第十三章 高人相帮(2)

  古听雨将雷子望所说的话轻声转告明芸秀。

  听完后,明芸秀即刻朝姚茗栩说道:「三表哥,请你相信我,长贞如今确实就在蛇窟里,他还没有死,正等着我们去救他。」

  姚茗栩见她神色焦急,话又说得笃定,心知她有所隐瞒,但也没再多问,随即让秦家子弟带路,准备赶往蛇窟。

  「你们不懂武功,无法收拾那些毒蛇,去了也是累赘。」他不客气的拦住想跟着一块过去的明芸秀与古听雨,而后承诺道:「只要长贞在那里,我一定替你把人带回来,你放心吧。」

  三个多时辰后,他背着个人走了出来。

  「没事了、没事了,我们找到你了,不会有事了,你要快点好起来……」守在舒长贞床边,明芸秀见他因发烧而在被褥里微微颤抖着,她爬上床榻,钻进被褥里紧紧抱着他,用自己来暖和他发冷的身子,一边轻柔的在他耳边说着话。

  昏迷中的舒长贞眉峰紧蹙,但似乎隐约听见耳旁不时传来的嗓音,他的眉心逐渐舒展开来。

  她心疼的抚摸着他消瘦憔悴、布满胡碴的脸庞,「你当初怎么没跟我说一声就走了,你突然失踪,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一个多月没你的消息,差点急坏我,还好我来了,我们找到你了……以后别再这样冒险了好不好,这次真的吓坏我了,你不知道三表哥将你背出来时,看见你趴在他的背上一动不动的模样,我是什么样的心情……你不要再吓我了……」也不管他能不能听见,明芸秀絮絮叨叨的在他耳边不停的说着话,想将自己这段时日来的心情都向他倾诉。

  「对了,有个好息告诉你,听雨她能看见雷公子了,以后他不用再借你的身子与听雨相见,这段时间总算有一件好事……」

  她说得口干舌燥,连日来的忧心加上奔波,让她也疲惫得有些撑不住,就在她眼皮沉重,徐徐阖上前,被她紧紧抱着的人缓缓睁开了双眼。

  第一眼看见的正是心心念念的妻子,他怔了怔,沙哑的喊了声,「芸秀。」

  明芸秀整个人猛地清醒过来,瞪大眼惊喜的看着他,「长贞,你醒了。」

  他抬起手捧着她的脸,神情恍惚,喃喃说着,「我这在作梦吗?」似是不敢相信眼前所见之人是真。

  明芸秀用力摇着头告诉他,「不,你没有在作梦,这是真的,我来了,我从京城来找你了,你现在没事了,我们眼下在太告山附近的一处客栈里。」

  听完,舒长贞意识稍稍恢复了几分,「你是说你从京城跑来这里?」

  「我夫君不见了,我得来找他呀。」她语气透着一丝埋怨。

  他本想责备她不该如此轻率,但她这话一下子便击中他的心,心头顿时一软,「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他没想到她会不辞辛苦千里迢迢跑来找他,不过能在睁开眼的第一刻便见到她,真是……太好了。

  她板起脸孔警告他,「下不为例,知道吗?」

  「不会有下次了。」他承诺,接着想起他豁出性命去救的那个人,「何衍呢?」若是让这人给趁机逃了,他这次所做的一切可就全白费了。

  「你为了救这个人,差点就没命了,为了不让何衍再出差错,你三表哥决定亲自送他回京受审。」

  「我三表哥也来了?」舅舅原本不想掺和此事,没想到他一出事,舅舅还是心软的派了三表哥来找他。

  「嗯,言公子先前回京去向你舅舅求援,舅舅派了三表哥过来找你,是三表哥把你从蛇窟里背出来的,等你痊愈后,咱们可真要好好谢谢他和舅舅。」

  「嗯。」舒长贞应了声,对他来说姚家人就是他的亲人,倘若姚家人出了什么事,他也会不顾一切施以援手。

  他缓缓坐了起来,让明芸秀倒杯茶给他。

  明芸秀将已搁在红泥炉上热着的粥给端过来,喂他慢慢吃下。

  她边喂他喝粥,边将这一阵子发生的事告诉他,「……所以当初那庄园的主人,兴许就是姜姊姊说的那位梦仙,没想到他这次竟会让人来帮我们替听雨开了天眼,让她能瞧见雷公子,因此我们才能找到你。」

  舒长贞道:「当初他替姜姑娘实现愿望,他多半是因为这事,才会说欠了你一次,这样说来,我也算是因你而得救。」

  喝完粥,他将她搂入怀中,脸上流露岀暖如春阳的笑颜,「多亏你不顾辛苦千里寻夫,否则也许我真会葬身在那蛇窟里,你说当年我多有先见之明呀,在常净寺后山救了你,如今才让你来救了我。」

  她抬手轻点他胸膛,笑道:「这就叫善有善报。」

  「是呀,老天爷并没有亏待过我。」虽然让他生在冷酷无情的舒家,却让他拥有姚家那样真心待他的舅家,在濒死之时,又幸运的遇上雷子望救了他,还娶了个聪慧又勇敢的妻子。

  他心中积蓄多年的那股愤恨,宛如暖春下的雪水,渐渐开始消融。

  当散尽心中的怨恨后,空荡荡的心,他全都拿来爱她,他要用此生呵护她、宠她、疼她,不再让她为他忧心着急。

  「芸秀,谢谢你嫁给了我。」这是他这一生最幸运的事。

  明芸秀眸里泛着泪光,上翘的嘴角笑得欢喜无比。

  舒长贞还在养伤时,先被送回京城的何衍在京里掀起了一波巨浪,震荡了整个朝野。他状告葛元庆的侍卫,因而掀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原来当年二皇子遇害之事,并非是三皇子所指使,也与被满门抄斩的雷家无关,是葛元庆趁着二皇子去南方调查私铸钱币之事,设下陷阱,派人暗中向二皇子与三皇子递送了挑衅的书信,让两人因误会相斗,他再暗中伺机埋伏于暗处,派人利用何衍父亲所制造的精巧暗器,神不知鬼不觉的射杀二皇子。

  事后,他为灭口,命身边的侍卫将何家全都杀了。当时的何衍正好在外,侥幸逃过一劫。

  他隐姓埋名多年,直到此次在苍平,因跟随的主子与人发生嫌隙,他暗中用那个暗器替主子射杀那人。本以为不会被给发现,就像当年被杀死的三皇子一样,没想到竟被一个仵作给查出来,他因此被抓。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