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良婿恶名在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她觉得这整件事透着古怪,想跳车逃跑,但马车里的喜婆和丫鬟将她强行按住,告了声罪便把她绑起来,让她动弹不得。

  「三姑娘会不会是中邪了,否则怎么会把自个儿当成那位明姑娘呢?」喜婆忧心忡忡地说道。

  她才没有中邪,中邪的是她们!

  明芸秀想对外求救,但因她适才大声嚷嚷,喜婆拿绢帕堵住了她的嘴,免得她再乱叫出声,惊动到其他人。

  「要不晚点咱们在下个城镇落脚时,找个大夫瞧瞧?」一名丫鬟说道。

  喜婆思忖道:「我看三姑娘神智不清,找大夫怕是没用,得找个道士来驱邪才成。」

  明芸秀「唔唔唔」的挣扎着想说话,却丝毫无用。

  「这好端端的,三姑娘怎么会突然中邪呢?」丫鬟纳闷的道。

  这也正是明芸秀心头的疑惑,怎么马车里的人全都中邪了,错把她当成了姜玉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努力回想,只记得今晨起来洗漱后,用了早膳,然后……她记得自个儿被扶上了马车,再然后……等她恢复意识,就坐在张家的马车里了。

  她心念电闪,思及一个可能,莫非是姜玉樱钟情于秦书恩,想嫁给他,于是暗中使了什么手段,将她们两人调换了?

  这马车里的丫鬟和喜婆应该是都被她给收买了,故意把她当成姜玉樱,想强押着她代替姜玉樱嫁到张家去。

  等等,倘若如此,姜玉樱此时不就坐在秦家的马车里?若是这样,邱嬷嬷还有一菊、二兰不可能没发现主子被调包。

  按理,她们发觉此事,应该会追过来换回新娘子才是,可怎么走了这么久都没什么动静?是邱嬷嬷她们尚未察觉这事,或是正在后头追着,只是还没追上来?

  她再想到一个可能,抑或者,就连邱嬷嬷她们都被姜玉樱给收买了?

  下一瞬,明芸秀便否决这念头,其他的丫鬟不说,邱嬷嬷自小看着她长大,不可能会轻易被人收买,再说,若真如此,日后她娘家人来探望时,她们要如何对她娘家人交代这事?

  邱嬷嬷她们绝不会做出如此糊涂之事,也许她们正在追来的路上。

  这么一想,明芸秀稍稍放下心来,不再挣扎,耐心等待。

  可一直等到快日落时分,都不见秦家那边的人追过来,她无法再安心等下去。

  不久,迎亲队伍进了城,找了处客栈准备暂过一宿。

  明芸秀头上罩着块喜帕,遮住她的脸,身上也披着斗篷,掩住她被反绑着的双手。

  被扶着进了一间客房后,她听见喜婆真要去寻道士来给她驱邪,萌生了一线希望,心忖等那道士请来,再伺机向他求救。

  少顷,明芸秀又纳闷起来,她仔细观察过喜婆和那些陪嫁下人的神情,她们的反应不像作伪,彷佛真的毫不知情。

  她如坠迷雾之中,对眼前这离奇的一切大感迷惑。

  不久,喜婆让人找的道士来了。

  明芸秀头上的喜帕已被拿下,但下人们担心她又叫嚷起来,堵在她嘴上的绢帕仍未取下。

  那道士进来,朝她看去一眼,便捋着胡子表示,「她这是被邪气侵染,一时迷了心窍,才会误认自个儿是别人。」

  「道长,那该如何是好?」一名丫鬟着急的询问。

  那道士慢条斯理的从衣袖里掏出几张符纸,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我这儿有几张驱邪符,你们晚点化成灰给她喝下去,连喝三日便能驱走邪气。」

  明芸秀一听他这话,就知这道士八成一点道行都没有,全在胡说八道,偏生她的嘴被塞住了,不能开口,只能用一双眼忿忿的瞋瞪着对方,予以谴责。

  那道士被她瞪得不悦,喝斥了声,「瞪啥?你这姑娘莫要不识好歹,贫道可是在救你!」

  救你个鬼啊!明芸秀心里愤怒的回道。

  看见这道士如此不可靠,她不得不掐了向对方求救的心思,改为另想他法。

  第二章 故人重逢变了样(1)

  黎明前是最黑暗,也是人们睡得最沉的时候。

  然而,当有人悄然爬窗潜进舒长贞所住的客房时,素来浅眠的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脸上露出一抹讥笑,竟然派人来暗杀他。

  他取出搁在枕下的一柄匕首,准备待对方靠近时,一举击杀。

  这七、八年来他可不是白过的,他请舅舅传授武艺,已非昔日手无缚鸡之力之人。

  他没叫醒睡在隔壁客房的随从,打算自己解决这名刺客,然而就在他屏息等候来人出手时,却发现那人迟迟没有行动。

  舒长贞很快从那沉重的呼息声里,听出来人并非习武之人,且幽暗里,他隐隐闻到一缕香味,那通常是姑娘家用香料薰染衣物留下的香气。

  他忖思,莫非潜入他房里的是一名姑娘?

  再候了几息,见对方仍是窝在窗边,未上前一步,他悄无声息的下榻,冷不防擒住来人。

  咽喉被人猛然掐住,明芸秀惊恐地张口要大叫出声,但声音全都被锁回咽喉里,只能勉强发出「唔唔啊啊」的声音。

  这人是要掐死她吗?她骇得三魂七魄都要散了。

  擒住了人,舒长贞点亮桌上的烛火,瞬间一室通明,他望向来人,果然是一个姑娘。

  因房里遽然亮堂起来,明芸秀双眼微微眯了眯,而后便瞪着一双眼看着他。

  「姑娘是何人?为何半夜潜入我房里?」他冷声质问,微微松开手,让她能回话。

  明芸秀眨了眨眼,下一瞬惊喜的脱口而出,「你是苏大哥?天啊,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你!」

  舒长贞见这姑娘竟似认得他,然而他对她并无半点印象,沉着脸诘问道:「姑娘究竟是何人?半夜闯进我房里,所为何事?」

  明芸秀双眸盯着那张俊秀绝伦的脸庞,问道:「苏大哥,你不记得我了吗?」

  舒长贞再瞟她一眼,确认自己并未见过她,冷笑道:「我与姑娘素未谋面。」

  她失望的叹息一声,「看来你真的忘了,咱们七、八年前曾见过一面。」

  他已失了耐性,「我不记得有此事,姑娘莫要乱认人。说,你为何潜进我房里?再不从实招来,莫怪我手下不留情!」

  见他真不记得她了,明芸秀提醒他,「大约七、八年前,那年我随家人去常净寺礼佛,傍晚时分,我瞒着家里人自个儿跑到后山玩,后来迷路了,我急着找路回去时,不小心摔下山崖,幸好落在山壁间一段横生的树杈上头,才没摔下崖底。」

  说着那年的事,她唇边漾着怀念的笑,「当时我吓坏了,惊慌的喊着救命,你听见了,跑过来要救我,但山顶和那树杈之间有段距离,你下不来,找来藤蔓让我抓着爬上去,可我脚受伤了动不了,你便把藤蔓绑在一株大树上,爬下来背着我上去,然后一路背我回到常净寺,还不停的哄着受到惊吓的我。」

  说到这,她厚颜再补上一句,「那年我穿着一袭粉紫色的衣裙,梳着辫子,模样十分可爱,人见人夸,你可还记得?」

  听她一提,舒长贞略一沉吟,隐约忆起似乎有这事。

  「原来你是当年那个小姑娘。」事隔七、八年,当年的小丫头已摇身一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那年他之所以会独自出现在山上,是因他那「好大哥」带他上山打猎,而后不着痕迹的抛下他,又暗中支开他的随从,使他落单,最后他只得只身下山。

  当年的他,天真愚蠢得可憎又可笑。

  见他终于想起来,她迭声道:「是啊是啊,就是我,你看我都长这么大了!」他乡异地与故人重逢,明芸秀翘起的嘴角露出欢快的笑意。

  那年的他约莫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隔这么久,她之所以还认得他,是因为他那张阴柔俊秀,犹胜女子三分的面容。

  这样一张出色的脸庞,任谁见过一面都难以忘记。

  当时尚年幼的她,只听说他姓苏,一路上甜甜的喊他苏大哥,也不知他的名字,在他离开后,她才想起来这事,但再想问已找不到人了。

  想不到时隔多年,竟这般碰巧在此相见。

  记起两人确实曾在多年前见过,他松手放开了她,「我听说明姑娘要出嫁了,怎么会在这,还半夜偷偷摸摸的潜进我房里?」

  当年送她回去时,他知晓了她的身分。而先前离京前,他曾听人说起御史大夫明熹德的女儿,将要嫁给涂州秦家的次子秦书恩的事。

  她的出阁之日他不知道,不过再怎么样,她一个即将嫁人的新嫁娘,都不该出现在他房里才是。

  明芸秀早已换下嫁裳,此时身上穿着的是她不久从一个丫鬟那儿偷偷顺来的一袭粉色衣裙,她试着向他解释前因后果,「苏大哥,事情是这样的,我原本要嫁往位于涂州的秦家,可是也不知怎么回事,竟出了差错。前天我和来自饶州、准备嫁往郑州张家的姜姑娘碰巧因为避雨,在一处庄园暂留一夜,没想到第二天出发之后,我发现自个儿竟然上错了马车,坐在张家的马车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