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温柔有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4 页

 

  在「魇门」行尸走肉般活着,那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表情,那一个个像提线木偶的女孩儿家……被赶进蛊翁山腹时的惊恐,守在动也不动的姊姊身边时,那无边无际的慌惧,还有伏在姊姊背上往鹰嘴崖壁奔逃的那一段山路,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然后是在沙奇大娘那个小山村里的日子,再然后,是松香巷大杂院里的数年岁月和那里的人儿……

  姊姊说,她们遇到很多好人,有很多恩人,知恩要懂得回报,要真诚对待那些人,她是知道的,那些恩人中,姊姊最想真诚对待的就是眼前这个笨蛋。

  姊姊喜爱他。

  可是,他……他快不行了吗?为什么突然摸不到心跳?

  她手在发抖,头皮发麻,额面渗岀冷汗,直到指腹感觉到他的鼻息,紧绷的背脊才稍稍松弛下来。

  笨蛋不可以死,若他死掉,姊姊会难过痛苦,她无法忍受。

  「听好了,你若死棹,我立刻劝姊姊嫁人,拿自己做要挟都在所不惜,非把姊姊嫁岀去不可!」无计可施了,她只好揪住笨蛋厚厚的耳朵肉狠声撂话。

  她在静寂中坐了好一会儿,眼神缓慢挪移,觑见被小土块撞住半截的刀剑。

  原本有些茫茫然,思绪是清晣的,却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做,但是当那把刀剑映入眸中,她忽然明白过来。

  只有她醒着。

  众人皆倒,唯她独醒,所有的好人与坏人都动不了,只有她能站起来。

  所以,她能做很多事。

  她不要好人死掉,但她也明白了,这世上的事不是去希望,它就能实现。

  但她希望坏人没命,她要他们没命,眼下看来多么简单,只有她能办到。

  起身,她从小土块中拔出那把对她而言有些沉的刀剑。

  拖着那把利器行走,刀剑的尖锐之处磨过石地发出刺耳声响,拖出一条痕迹。

  她觉得那刺耳声响真好听,仿佛为她鼓舞,邀她共鸣,于是脚步不由自主放得慢慢的,宛若轻舞,她慢慢走倒在不远处的那些人。

  不是害怕,绝对不是。

  此际,她静静品尝内心的滋味,竟是兴奋渐生,有种说不出的愉悦如花朵绽放,而放慢一切是为了拉长这般享受的感觉。

  好似嗅到血腥气味,不臭,一点都不,甚至有点儿甜,腥甜腥甜的,她想她还满爱的。她会好好去杀,尤其是那个大坏人,还有那个对姊姊很不好很不好的女人,他们都必须没命。

  要慢慢杀才好。

  所以先仔细捆绑起来,挑断其手筋脚筋,匀出一些时间让她先去杀其他人。

  割断喉咙,一个一个,等她杀完那些门众,那两人也许就苏醒了。

  呵呵,醒来才好,醒来,让她慢慢往他们身上如法炮制,那绝对会让乐趣倍增,那样才好,那样多好啊。

  她会让他们都没命,谁也……别想逃……

  【全书完】

  注:欲知「帝京玉罗刹」穆开微是如何与药罐子王爷傅瑾煕牵起一段「相爱相杀」的情缘,请看《王妃带刀入洞房》。

  后记

  那子乱乱谈 雷恩那

  哈啰,读者朋友们大家好啊!(用力挥挥手)

  上一本《王妃带刀入洞房》完稿后,我一直告诉自己,接下来我要写一个很温柔可亲的女主角,要写一个很柔软温馨的故事,就如同「江南春雨杏花」那样的FU,结果……想归想,下笔去写后,故事完全走偏。XDDD

  女主角姜回雪是温柔可亲的没错,但她有好多让人头很大的问题啊。

  在作者本人眼中,女主鱼是「未开化」但已「稍稍被启蒙」的大巫血脉,注定要孤独地在她的道上摸索,但那子相信,她不仅有主角光环,还有一爆再爆的威能,一条道摸黑走到底,终有一日能重振荣光。哈哈哈。

  至于本书男主角孟云峥,在上一本《王妃带刀入洞房》中已出现过,有看过微微和她家王爷的故事的读者朋友们,对这位「外表」十足正义凛然、不怒而威的「天下神捕」应该就不陌生啰。

  外表……哈哈哈,角色其实有好几种面相,开始写起孟大爷和回雪儿的情事,把孟大爷的内心刨深了些,就突然顿悟——

  厚?他大爷的,原来姓孟的本质就是一棵铁树嘛!

  如果孟大爷对感情认知的驽钝惹到众位大德不爽,还请见谅,那是他的本性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都是没办法的。

  这是来到新月的第二本作品,与社内的资深编辑们也都渐渐生出默契。

  其实每次换新的工作环境和合作的对象,那子的小心肝都会纠结再纠结,要担心的事不少,但最最担心的就是写作风格遭限制,又或者笔下的故事情节太「跳痛」,深怕出版社没办法接受。

  那子很开心,因为担心了一堆的事,都没有发生,我还是活蹦乱跳的……呃,俺是说,我还是我,走在我要走的道上,初心未变,原汁原味,能够这样痛快往前行,继续跟读者朋友们「交陪」,觉得很幸福。

  写这篇后记时,时序已进到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阿然后……虽然能尽情写作觉得幸福,如果可以尽情奔出去玩,投入如金秋阳的怀抱中,我一定会觉得更幸福啊!XDDD

  再有,写这篇后记时,是在金庸大师过世后的几天,我发现自己其实想在「雷恩那」的粉丝页上写些什么,但写不出来一些什么,因为想说的话太多太多,也非常凌乱,所以就干脆什么都不写了,而沉淀几日之后,比较能厘清思绪。

  看那子小说多年的读者朋友们一定不难看出,大师的作品对我的创作影响极深,记得某一年人在国外,在大型书店中游逛,乍然见到整套金庸作品的翻译本摊在展示平台上,不是竖立的,是一迭又一迭摊平摆放,可见有多受外国书店重视,我站在那个平台前竟然就哭了。

  如果有人问我,某日将被丢到孤岛过生活,但仅能带一本书,要带哪一本?

  我的答案是——「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一本。

  不要跟我说那是一套,那明明就是一大本被拆开出书。(本人任性中)XDDD,很荣幸曾跟大师共同存在在这一颗地球上,曾与他隔空赏过一样的月光,曾被一样的阳光照拂。

  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表白了,好害羞,哈哈哈。

  最后,那子也觉得很荣幸,写作这一条道上,有众位读者大德们一路的相伴,很谢谢你们一直拉着我、追着我、推着我,让我一直前行。

  人生得意须尽欢,咱们干杯!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