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为你单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6 页

 

  自从赵冠霖辞职又带走一批业务菁英一起跳槽后,公司的情况便一直不是很好,有传言那些没离开的业务菁英也即将出走。

  从头到尾,严之凡淡定听着,不表态,不动怒,平静得可怕。

  关乐荷小心观察他的反应,随着车子越来越接近公司,紧张感令她全身神经线根根紧绷。

  为什么不生气?他压抑情绪,只会让自己更难受。

  蒋特助说到王治天已经两次到公司找他,都扑了个空,同事们在大厅撞见他,谣言四起,恰巧这段时间严之凡到法国,甚至有人谣传王治天准备接掌公司经营大位,严之凡巧妙暂避,新主子前来视察。

  不管什么团体,总有几个喜欢危言耸听的人,其它人听了,不是受其影响、人心惶惶,就是跳出来驳斥,造成公司同事冲突渐起。

  严之凡前往巴黎,特地调回蒋特助坐镇总公司,没想到他才离开没多久,公司内部便掀起诸多臆测。

  王治天多次到公司,究竟为了何事?关乐荷担忧地看着严之凡。

  蒋特助接着陈述王治天又到公司,知道他正要前往接机,居然待在严之凡办公室不走,坚持立刻与他碰面,此刻人还在公司。

  严之凡依旧不动声色,双目沉敛,方唇抿成一直线。

  关乐荷伸手,紧紧握住他放在膝上的大手,两人十指交握。

  车子抵达公司大门前,严之凡、关乐荷、蒋特助下车,穿越气派大厅,直接走入严之凡的专用电梯。

  一路上,大多数员工松了口气,一副公司还没走到绝境的模样,也有少数几人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奇异的,公司内谣传即将出走的业务部菁英们见着严之凡,纷纷点头打招呼,比起其它人态度多了分敬意。

  关乐荷参不透其中玄机,只觉得气氛很诡异,谁是知情人?她真看不懂。

  她和他之间,一直都是一个是明白人,一个是糊涂人,从学生时代就是这样。如果可以选择,她希望自己能聪明点,这样自己就不只能陷在他身边,还能成为他强而有力的后盾。

  回到办公室,蒋特助待在门外,原本关乐荷也要在外头待着,随时机动支持,出人意料的,严之凡竟坚持她一块进去,会会王治天。

  「我进去……合适吗?」她的双脚像长了钩子,紧紧勾在地上。

  严之凡好笑地看着她,右掌贴着她的背,往前轻推,他推一下,她才走一步,依旧满脸犹豫。

  「从今以后,我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也是我的事。」他一掌推开大门,里头的人听见声响,从沙发上缓缓站起身,转身,双手插在裤袋里,贼笑着注视着他们。

  严之凡和乐荷走到他面前,三人碰面,皆不作声。

  随后,蒋特助泡了三杯铁观音端进来,端走王治天喝完的普洱茶空杯,又离开了。

  「嫂子,听说你们在巴黎高调示爱,是不是快结婚了?」王治天首先打破沉默,见两人都不反驳,他撇嘴一笑,倾身凑近她。「恭喜嫂子,我这兄弟虽然是个头脑清醒的明白人,但其实对感情并不敏感,常常误以为很多东西都排在感情之前,就像长发公主的王子版,总是高高在上待在自己的塔内,要不是嫂子学生时代因为年幼冲动,主动接近他,他说不定就按照过世双亲的隐密安排跟方小姐缔结企业联姻了。」

  关乐荷戒备地看着王治天,皱眉,挺直背脊,双脚死钉在地上,不往后缩也不往后退。

  王治天一向对挑衅情有独钟,今天怎么一派和蔼?黄鼠狼给鸡拜年,说的就是这样吧!

  严之凡握住关乐荷的肩膀,将人往旁边一带,让她坐上三人座沙发,自己也跟着坐到她身边。

  见状,王治天笑得像狐狸,坐到对面的单人沙发。

  「说吧。」严之凡单刀直入。

  「兄弟,你要我说什么?」王治天狡诈一笑。

  「从头到尾,还有……」严之凡直视他双眼,神情淡漠。「你收手的时间,比我预计的快了足足一个星期,这点要不要也说明一下?」

  关乐荷懵了,什么收手时间?什么比预计快了一个星期?难道严之凡对所有事情始终了若指掌,甚至连时间进度表也估算得出来?

  「很简单,目的达到,再玩下去没意思。」王治天双手一滩,端起茶杯,闭上眼闻着茶香。「好茶!」

  「目的?」关乐荷皱眉。他们在说什么,她怎么都听不懂?

  王治天啜了口茶,睁开眼睛,愉悦地道:「我们交情这么铁,本来以为你会从头到尾都信任我,没想到你居然试探我,还顺着我安排的剧情走,是不是有点不顾兄弟道义?当你狠狠揍我一拳时,我的心可是在滴血啊!」

  「你怎么知道严家叔伯那边的情况?」面对好友唱作倶佳的演技,严之凡眼底波澜不兴。

  「你家那些叔伯想弄你,这可不是什么新鲜事,无缘无故的我怎么可能知道内幕?如果不是我和他们狼狈为奸,怎么给你通风报信?怎么暗中帮你一把?」

  王治天又啜了一口茶,续道:「你玩这一手,百利而无一害,可以试出我站在你这边,还是跟严家叔伯勾搭在一起,又或者我在玩两面手法,兄弟,你这招真高明!」严之凡仍旧面无表情,关乐荷却听得心里直打鼓。

  「吞掉原本属于你的订单后,严家叔伯们正打算开香槟庆祝,没想到你却狠狠反将他们一军,当季财务报表被你移花接木,利用国际时差,用合法手段,把上一季赵冠霖拿到的大订单归入下一季报表。」王治天笑道,「严家叔伯们终究没你精明,白吃了几十年米饭,虚长年龄,商场手段远远不如你高明。先前声势浩大到公司逼宫,怎么就没想到报表数字那么刚好低空飞过?」

  严之凡不予置评,端起琉璃茶杯,啜饮。

  「从兄弟、业务一哥、研发菁英三方面下手,你严家叔伯们一出手,气势如虹,野心颇大,可以为他们的努力鼓鼓掌……居然还懂得找上我,负责在你背后捅刀,赵冠霖抓住你咽喉,郑克起断你筋脉。」

  听到这里,关乐荷的心已经提到了喉咙。

  先前那些其嚣尘上的谣言,竟然不只是谣言?

  严之凡知道这些吗?

  「毫无破绽的组合,你找得到突破口?」严之凡放下茶杯,从容一笑。

  关乐荷愕然,为什么严之凡是这样的反应?不过王治天的回答更令她惊讶。

  「我根本不需要找突破口。」王治天神秘一笑。

  严之凡眉毛微微上扬,略感兴趣地瞅着他,几秒钟后,他点点头道:「是不需要……」

  关乐荷紧皱眉头,这两人是在打什么哑谜?她没一句能够完全听懂的。

  见她满脸疑惑,严之凡把话说完,「因为你始终站在我这边。」

  「我有吗?」王治天扯唇一笑,马上又补了一刀,「你好像还不知道赵冠霖带着好几张大订单离开你公司,投入你伯父严安邦旗下的公司。」

  「技术不到位,徒有订单,有用吗?」严之凡拿起茶杯递给关乐荷要她喝。一路上她滴水不进,不渴吗?

  关乐荷笑着每受,仰头,一饮而尽。

  「你知道的不少。」王治天收敛笑意,眸光变得幽深。

  「我知道的更多,可能超乎你的想象。」

  「例如?」

  「郑克起的确给过严安邦设计图,不过那是假的,毫无价值的一张纸。」

  王治天眯细双眼,半晌后,似怒似笑地问道:「你凭什么敢肯定?」

  关乐荷的脑袋彷佛被人敲了一记,当下一片空白。

  郑克起给严安邦的公司设计图?他背叛公司?不对,严之凡说那是假的,既然如此,郑克起到底有没有背叛公司?还有,严之凡怎么知道郑克起做的这些事,又怎么知道设计图是假的?

  先前严之凡帮郑克起打官司,难道他们一直互通有无?表面上郑克起和对方合作,其实是把情况密报给严之凡?

  关乐荷眼前出现一个画面,一只猫因为好奇玩了好几团毛线,最后把自己困在多种颜色的乱线里……

  「那张假图,在我手上。」严之凡徐徐露出微笑。

  「你伯父手上的图……」王治天僵着脸。

  「也是假的,不过是我给他准备的版本,不是郑克起自备的版本,两者相较,要糊弄对手,我还比较有诚意,免费奉送一部分真实设计。」

  「你真敢……」王治天没辙苦笑。

  「戏不演得逼真一点,鱼儿怎么上钩?」

  王治天闷了好一会儿不说话,兀自思考,许久后才吐出一口恶气,笑容重新回到他脸上。「你是从这时候摸透我的计划的?」

  「不是,透过这件事,我确认郑克起跟你站在一起,至于你……」严之凡抿唇浅笑。「始终站在我这边。」

  「你又怎么确定赵冠霖的忠诚?」王治天难得出现一丝困惑。

  「我不需要确定他的忠诚。」严之凡揺头,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