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为你单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7 页

 

  「你就这么相信……」王治天难掩讶异,好兄弟就这么相信那混蛋?整个计谋看下来,就数赵冠霖最滑头!

  严之凡轻声打断道:「郑克起研发的东西才是关键。」见兄弟翻光手中所有牌,换他让手上这副牌亮亮相。

  整个计谋中,这才是唯一关键重点,其余部分只要大略掌握,根本不须出手,事情自然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这次王治天顺势设计的谋变,他只出手过这一次,大多时候他只要花点力气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就可以了。

  王治天想通铁哥们的话,佩服一笑。

  一切都如严之凡的预测。

  赵冠霖的订单掌握在他伯父手中,不过是颗烟雾弹,真正关键的东西,他伯父始终没有掌握住。

  关键点在他手里翻过一轮,没想到严之凡也有所提防,再翻滚过一次。这次计谋,他最先找上的人正是郑克起,沿拉到这个人,他不会放手一搏。

  严之凡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并未出手干预,只在郑克起那里活动起来时小露一手,掌中始终牢牢握着重要关键。

  他伯父费尽心思搞到手的大笔订单,折腾半天,严之凡根本不在乎,如果在乎,他就会出手,一如那张被掉包的设计图。

  「我猜,赵冠霖早就向我那群不争气的叔伯们靠拢了。」严之凡感兴趣地笑了笑。

  「何时猜到的?」王治天好奇问道。

  「上回一批人马冲来公司,指名要赵冠霖来应付他们。」

  「这么早就体悟出来?」王治天揺头失笑。「难怪连你伯父那只修练千年的老狐理都玩不过你。」

  「我还没说完。」

  「不会连细节你也一清二楚吧?」王治天苦笑。「是你说服赵冠霖弃暗投明,我可有说错?」严之凡自信一笑。

  「这你也知道?」

  「郑克起不是会耍手段的人,遇上伯父那类人,他最有可能的反应不是给假图,而是直接拒绝,但他为什么没有这么做?正是因为你出面游说。」

  「我说服郑克起和赵冠霖?」

  「郑克起为人还算正直,你自然有办法说服郑克起跟你站在同一阵线,至于赵冠霖,根本不用你说服,只须把利害关系和他说明,他自然知道赢面在谁那里。」严之凡语气笃定,「赢面在哪儿,他就在哪儿。」

  「我和你伯父第一次到你公司开会,就是指名要赵冠霖参与会议那一次,你在大厅追上我,是不是就……」王治天突然有种早就被看光底牌的感觉。

  「既然要演戏,早演比晚演好,快点让该相信的人相信,日后对你我都有保障。」严之凡对他抱歉一笑。

  「我以为你对我超不爽,当天回家我还开香槟庆祝。」王治天这回笑不出来了,绷着脸,真有几分不高兴。「结果你那时就开始跟我演戏?」

  「我只是配合演出。」意思是,始作俑者不是他。「严之凡,我认真问你一句,你给我认真回答。」王治天嘴唇抿紧。

  「你问。」严之凡从容笑应。

  「你究竟把追踪芯片植入我身体的哪个部位?」王治天不甘心地低吼。

  严之凡哈哈大笑,对太低阶的问题充耳不闻。

  「请等一下,刚刚你说目的达到就收手。」关乐荷一针桃中王治天话语中的漏洞。「目的是什么?」

  就目前看来,王治天似乎不为商业利益,既然如此,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王治天愣了几秒后,朗声大笑。「嫂子,你明察秋毫的功力令我叹为观止。」全力褒奖完后,他不改戏谑本性,故意反问,「你说呢?」

  「不是公司。」关乐荷猜测。

  「不愧是嫂子,很有概念。」王治天点点头。

  「你的解答能具体一点,不要这么抽象吗?」她双手抱胸,不乐意听到模棱两可的答案。

  「冲着嫂子这句话,我本来不想直接点名,想给你老公……也是在下我的铁哥们留点面子,不过现在看来不说不行了,以后我还想三不五时上你们家吃顿好的。」王治天看了眼好兄弟,眨瞬眼,大有「嫂子问,我才说」的架热,一切并非出于自愿。「嫂子,你没发现,大多时候你和我兄弟闹矛盾,我就会在两位面前出现?」

  关乐荷瞠目结舌,看看王治天,又看看严之凡,前者笑靥如花,后者温和地笑,这两兄弟早就心里有数?

  「你早就知道了?」她看向严之凡,决定先面对内乱,再平定外忧。

  「设有,刚刚才理解过来。」严之凡举起双丰。「我以为这小子只是想跟我下一回合棋,设想到他另有算计。」

  「我是有算计,不过只有前半段,你伯父不过是我的一颗弃子,利用他来制造烟雾弹可以,再多,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你伯父我迟早要收拾掉,他们始终认为我铁哥们这个位置由他们来坐才最适当,你伯父坐你这位置,公司没有安宁日,出于无奈,我只好想个一石二鸟之计,直到乐荷出现,我顿时有了一石三鸟的好灵感。」王治天学他撇得一干二净。「你应该感谢你母亲。」

  「我母亲?」严之凡皱眉,没事扯到他母亲做什么?

  「伯父伯母出事前五年,我爸公司出现内贼,不仅把重要研发机密卖给竞争对手,还掏空公司资金,卷款潜逃,几乎把我爸逼入绝境。」王治天沉着脸,眼底闪现恨意。「筹划这次事件,灵感多来自于此。」

  「我不知道……」严之凡诧异。

  「那阵子我爸常酗酒,我不想待在家里,老是找借口到你家玩,你母亲看出我不对劲,随口问了我几句,没多久我爸不再酗酒,力图振作。」王治天眼眶微红。

  「伯父伯母出事时,我爸把真相告诉我,当初是你母亲出手,拉了我爸一把,否则我们王家早就一败涂地。」

  「难怪有一阵子你跟我母亲常有来往。」严之凡回忆起往事。

  「你忙着接手公司,你母亲一个人多寂寞,我当然得去陪她老人家,逗她开心,后来你被斗倒,在台下待了几个月,再上台就变成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你母亲很担心你。」王治天眼底有藏不住的坚决。「我答应你母亲,将来出现好对象,绝对会狠狠推你一把,不达目的不罢休。我拍胸脯挂保证时,你母亲只是笑,以为我只是在哄她开心,你母亲不知道,我这决心下得有多大。」

  关乐荷脸颊酡红。

  严之凡一臂揽着她肩膀,视线扫向好友。「少说两句,别让她尴尬。」

  「老婆比兄弟重要,我懂!」王治天站起身,准备告辞。「好了,两位,如果我解答你们夫妻俩所有疑问,现在换我问一个问题。」

  严之凡没把他的话放心上,反正一定不是什么正经的问题,他看向关乐荷,却见她一脸认真的等着他发问——

  「这杯喜洒……」王治天笑开。「我什么时候能喝到?」

  关乐荷的双颊瞬间爆红,王治天快活大笑。

  严之凡拥着她,没好气地瞪了好兄弟一眼,后者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状,识相地马上离开,让小俩口甜蜜独处。

  关乐荷曾趁严之凡洗澡时,偷偷打电话间邓嘉婷关于郑克起的事。

  郑克起和王治天合作,公司内部似乎无人知晓,邓嘉婷也不例外,郑克起仍当他的程序研发部经理,彷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不过邓嘉婷倒是透露严家叔伯另外开的公司情况不太好,签订合约,产品却做不出来,付了一笔巨额违约金,彼此闹得不是很愉快。

  本就是如此,因为利益相聚,如今利益没了,别人躲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伸出援手拉人一把,不落井下石就算有良心。

  令人意外的,赵冠霖离职后单枪匹马投入方总裁的公司,近期听说正高调追求方芸珊。

  为了这件事,严之凡似乎打了通电话给方芸珊,把关于男方的行事风格,据实以告。

  公司内部谣言满天飞,大部分员工传得很起劲,又有几人真正知道郑克起那件事的真相?又有几人知晓严家叔伯在这场恶斗后欠下大笔债务,逃到国外躲债?又有几人清楚老板怎么就栽在关乐荷手中?

  不知道有不知道的好,日子照样过,照样吃,照样睡,照样说说笑笑;知道有知道的不好,就算看着对手往下沉沦,心里也不完全只有痛快,还有惆怅纠缠着。

  「有件事我想不通。」关乐荷看着严之凡,若有所思,连带想起在心底隐藏许久的重大疑问。「你老早就看穿铁哥们的计谋,为什么还老是熬夜工作?」

  「就算心里有数,也必须步步为营,商场如战场,稍不小心,这次中箭落马的人可能不只我,连治天都要一起遭殃,另外还有一个主要的核心原因,因为我发现……」话说一半,他停下正在翻看《甜味日记》的动作,笑看着她。

  「发现什么?」她心急追问。好端端的说话,突然又不说了,不是存心吊人胃口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