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为你单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谢谢关主。」关乐荷向关主微微鞠个躬,很自然地伸出双手想接过。

  「你是哪个社团的?」关主突然抓着闯关卡不放。

  「合唱团。」有问必答。

  混公关的王治天看出端倪,撇嘴笑着,正想用手肘碰一下严之凡,让他一起看关主突然开把关乐荷的好戏,可是一转头,就看见严之凡冷着脸,不知道在不爽什么。

  「要不要加入辩论社?」关主紧抓着闯关卡不放。

  「辩论社平常都做些什么?」关乐荷怀疑是自己出力太小,更加用力扯卡片。

  「辩论社就像哲学家一样,真理越辩越明,简单来说就是用口才征服全世界。」关主积极游说。

  本来应该跳出来抗议的合唱团团长还在偷瞄严之凡。

  「我讲话笨,不适合参加辩论社。」关乐荷用力一抽,终于把闯关卡拿回来,一个转身,她将闯关卡交给王治天保管。

  最后大地游戏结束,他们这组拿了第一名,奖品是四个紫色的随身碟。

  简宜琳看看自己手中的随身碟,又看看严之凡手里也拿了一个一样的,笑得脸上都开花了。

  「这是几G的?」关乐荷一拿到随身碟就开始研究容量大小。

  王治天看了一下,小小声地说了一个不小的数字。

  「容量这么大?」学校真肯下血本送东西。知道容量后,关乐荷把随身碟小心翼翼地收起来。

  晚餐时间,关乐荷拿着碗,主动去大饭锅那里要替大家盛饭,简宜琳本来和她配合,负责把装好的饭碗拿上桌,可是她才将两个碗放上桌,就因为家里突然来电话,她跑去外头接手机了。

  关乐荷双手各捧着一碗白饭,左右张望,刚好瞧见从外头慢条斯理踏进餐厅的严之凡,想起他和自己同桌,便喊道:「严之凡?严之凡。」她见他似乎有点诧异有人会喊他名字,乾脆举起捧着两碗白米饭的手,朝他挥了挥。「这里,这里!」

  顿时,餐厅里所有人都愣住了。

  几乎没有人像关乐荷这样热情招呼严之凡,基本上有他在的地方,无形中就有一股压力,平时也很少人敢主动找他搭话。如果相处得好,那自然很好,万一说错一句话,不小心得罪严之凡,那就头痛了。

  所以除了校长和几个热衷于巴结权贵的老师以外,同学们和其他老师都很少主动和他说话,更别说发生像关乐荷这种把人叫过去的情况,这实在有点不知天高地厚啊。

  相较于师生们满脸的惊愕,严之凡虽然也有些讶异,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仅仅犹豫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长腿便转向关乐荷,一步步朝她走近。

  「帮我拿去我们那一桌,谢啦!」关乐荷耳里还塞着耳机,说话声音有点大,见他盯着她手里的两碗饭动也不动,她又说了一次,「你不知道是哪一桌吗?就是旁边贴了个喜字的那一桌。」

  「你找我过来……」严之凡停顿了一秒钟。「替你拿饭碗?」真是奇葩。

  「同学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忙,我、我……」关乐荷本来没想那么多,只是想找个人帮忙,只要是和自己同桌的,无论是谁经过她都会喊住对方,可是现在听他这么说,她不由得反省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还有几碗要端?」严之凡盯着她微微张开的嘴和有些迟疑的表情,并不讨厌,反而觉得有点可爱?世界上但凡傻的圆的,都容易让人觉得可爱。

  关乐荷算了算,回道:「宜琳拿了两碗,你手上两碗,还有四碗。」

  「我把这两碗拿去,再来帮你拿两碗?」严之凡冷冷地扫了台面上的其他空碗。

  「OK啊!你再来帮我拿一次就可以,最后两碗我自己拿。」关乐荷听见他还愿意帮忙,当场乐得笑开嘴。

  严之凡有些无言,把饭碗放到桌上后,不到二十秒人又出现在关乐荷身边。

  她理所当然把两碗饭交给他,嘴里仍哼着明天早上要表演的曲目旋律,只用眼神跟他说谢谢,对他的态度和对待其他人并无不同。

  「关乐荷,你跟严之凡很熟吗?」见严之凡走离,另外一个来帮同桌同学盛饭的男同学,黏在她身边小小声地问道。

  「完全不熟,今天第一次知道这个人。」关乐荷诚实以对。

  「难怪……」男同学点点头。

  「难怪什么?」她一脸困惑,不就是帮忙端几碗饭吗?

  「不知者无罪,希望他不要太计较。」男同学同情地道。

  连校长都谨慎对待的人物,她居然敢支使对方做事,况且他们还不熟,真不知该说她是天然呆还是没眼力。

  「计较什么?」严之凡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背后出现。

  男同学转头一看是他,耸着肩膀,双手捧着几个空碗,一溜烟地跑掉时,嘴里还嚷嚷着,「没事没事,当我什么都没说。」

  「同学,你不是要盛饭?」关乐荷手中端着最后两碗饭,看着男同学跑走,再看向严之凡。「我怎么觉得大家好像都很怕你?」

  「那是你的错觉。」严之凡想也不想就说。

  「喔,原来是错觉,也对,你又不会吃人,怕你干么。」她一下子就接受他的说法。「你来干么?剩下的我拿就可以了。」

  「也好。」严之凡转身就走。

  他去干么?他也想问自己这个问题。

  看见男同学盯着他看之后,走到关乐荷身边,他没多想就过来看看,果然在说跟他有关的事。

  为什么总有人喜欢在别人背后嚼舌根?没别的事情可做吗?他已经很习惯别人的指指点点,大多时候当作没看见就可以。

  可是当他看见有人黏着她说话,而且话题似乎和自己有关,等他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时,人已经站在她身边。

  是因为对方是傻子,所以和她同组之后,自己也傻了吗?

  第2章(1)

  晚饭过后是营火晚会,学校安排了许多游戏,让大家上台互动玩乐拿奖品。

  关乐荷整晚窝在团体的边缘地带听MP3练曲子,没人拉她一起玩,她也乐得抓紧时间练习。

  她,成功孤立在圈圈之外,多少有点被忽略的成分。

  严之凡出于习惯,站在离大家有点距离的位置,静静看着大家玩乐笑闹,并不主动参与。

  他,成功孤立在圈圈之外,主要是因为他和其他人之间彷佛有一道无形的墙,他不想踏出去,别人也进不来他的世界。

  热闹滚滚的整个晚上,有两个人各自待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是关乐荷,专注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另一个是严之凡,呼吸着没有人敢打扰他的空气。

  只是,时不时的,他的眼神会不自觉地飘向……她。

  营火晚会结束,王治天和严之凡回到自己的小木屋,严之凡先进浴室洗澡,出来时看见王治天一派优闲地靠坐在床头,手里拿本杂志乱翻,冲着他笑得一脸暧昧。

  「我以为上仙是不会动凡心的,跟兄弟讲一下,打算什么时候主动追人家?」

  「胡言乱语。」严之凡用雪白的毛巾擦着湿发,擦到七分乾,随兴地将毛巾往梳妆台上一扔,走到窗边,抬头看月亮。

  她还在练习吗?

  「别以为我整晚都在玩,其实我一直在偷偷观察你,你知不知道自己一整晚看了乐观同学几次?」王治天跳下床,走到他身边一起往外看,天空就一个大月亮,有什么好看的?「八次。我们练篮球的时候,校花在侧,你从来没有看过人家一次,今天光是一个晚上你就看乐观同学整整八次,不寻常啊!」

  「我会看上她?」严之凡冷着脸,只是单纯疑问句,没有一丝讽刺或揶揄。

  他看她,是确认她有没有好好练习,明天表演要是出糗,代表的可是学校所有社团的干部,大家丢不起这个脸。

  「怎么不会?兄弟我免费替你分析分析。」王治天笑得很诡异。「像你这类高冷又家世背景雄厚的人,谁都不敢不经你同意就一脚踏入你的私领域,就算有,也是像我这类具有超强胆量又聪明的类型,但是乐观同学简直是奇葩,不是特别有胆量,也并非极度聪明,只是凭着一股天然傻气把你看成和别人一样。」

  「我和一般人没什么两样。」都一样希望能自然和别人相处互动,而不是过度小心,深怕一个没注意就得罪对方。

  「这就是关键。」王治天一个弹指。「大家觉得你很不一样,你却觉得自己和大家一样,好不容易冒出一个像乐观同学这种,因为傻,真心把你当成一般人相处的人时,对你来说可是超强的全新体验。」

  严之凡冷眼盯着胡言乱语的王治天,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乐观同学之所以乐观,是因为她看不见别人能看见的无形阻碍,就算你在身边筑起一道高墙,她想跟你打招呼,就会爬上墙头跟你说声哈罗,然后再爬下去。」王治天饶富兴味地笑着,看见严之凡挑高眉,额头青筋跳动,他笑得更乐了。「然后你就惨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