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金刚遇上芭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8 页

 

  “有别的教练在,今晚他们必须睡在野外,待会儿还有别的课程。”蓝拓把自己受过的严格训练全传授给员工们。

  “要当你的员工还真不简单!”她对老公充满崇拜。

  “想在这行混,没两下子是不行的。”他说,两人边聊着,走往海滩的另一端,进了饭店区。

  “我去看看爷爷和孩子们回来了没。”夏艳提议先去隔壁房按电铃,半天没人应门,显然还没回来。

  “他们还没回来。”她说着。

  “那很好。”蓝拓黑眸有抹神秘笑意,热切地啄了下她的唇。

  “你想入非非厚?”夏艳这才领悟到老公心里在想什么,懂了他的意思,她心怦怦然了。

  “是对你想入非非。”他笑意更深。

  她屏息地开了房门,一进房,他火力全开了,把她抱在怀里热吻,手在她身上揉着,磨蹭着,探入她的衣下抚触她细嫩的肌肤……

  她晕眩地倒在他强健的怀里,尝着他唇上的汗味、果汁味……和令她疯狂的男人味,一双小手恣意地在他坚硬的身体上游移……

  “你愈来愈狂野了,老婆……”他沉吟的笑声从喉头发出,爱煞她的热情。

  “我要吻你喽!”她娇羞地低吟。

  他深黑的眸底充满对她的渴盼,关上水龙头,他转过身来,狠狠地抱着她亲吻……

  爱的热浪从浴室里延烧到大床上。

  “唔……好累……”她抱着他说。

  他在她耳边笑,翻身让她躺在自己身上。“老公抱着你休息。”

  “我会睡着……”她疲倦地趴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那就睡吧,等晚餐时间我再叫你。”他像疼惜一个婴儿一样的轻拍她的背,最喜欢抱着她睡。

  她懒懒地笑着,在他轻缓的拍抚中,慢慢地睡去了。

  蓝拓满足地拥着她,看着她沉静的睡颜,手指轻抚她细嫩的背,因拥有她而欢喜。

  他们结婚后她就顺利的怀了强强,在夏艳生下他后,他们约定好了,这辈子一起拥有这两个儿子就足够,不想再生了。他们的人生不能只花费在生小孩这件事上,除了工作和小孩,他们要用更多的时间来爱对方,谈一辈子的恋爱。

  此刻,他没有什么想多追求的了,抱着他甜蜜又亲爱的老婆,已是他最大的满足,此生只要是任何能让她开心的事,对她有益的事,他都乐意为她做。

  拥有她,他就是全世界最幸福、幸运的男人。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晚间──

  泰式餐厅客满,蓝拓早就订了位子,一家人围着圆桌吃饭。

  丹丹和强强两个开心果分别坐在儿童用的高椅子上,两人聊着火星话,不时惹得大人们哈哈笑。

  “丹丹,强强说些什么?”老太爷问丹丹。

  “曾爷爷,他说他很想尝一口泰式浓汤,我跟他说,不行,那太辣了,我跟他只能吃不辣的儿童餐。”丹丹咬字很清晰地说。

  “咿咿呀呀……”强强又开口了,丹丹也跟他咿咿呀呀地说。

  “他又说了啥?”老太爷大感兴趣。

  “他说下午的冰淇淋很好吃,等一下可以再吃吗?”

  “不行不行,吃太多冰不好,牙会酸痛。”老太爷像孩子一样的比手画脚对强强说。

  “咿咿呀呀……”强强说。

  老太爷听不懂,转头问丹丹。

  “曾爷爷,他说他的牙是全新的,很耐用。”丹丹当翻译。

  “哈哈哈……说得是,他才满一岁,全是新长出来的牙。”老太爷哈哈笑。

  蓝拓和夏艳也被孩子们逗得笑呵呵。“爷,你的假牙也是新的啊!”夏艳提醒他才新做一口新牙。

  “对啊!跟年轻人的一样。”老太爷敲门牙给小孩看。

  “曾爷爷假牙会酸痛吗?”丹丹好奇地问。

  “不会啊!”老太爷说。

  “耶!太好了,我们全都有一口新牙,是哥儿们,那就是可以吃冰了。”丹丹对强强说,两人拍起手来,丹丹还对蓝拓说:“爹地牙也很健康,也是我们的哥儿们。”

  “我也算一份啊!”蓝拓指着自己笑着。

  这下老太爷没辙,两手一摊对两个小兄弟说:“好吧好吧!我们都是年轻的哥儿们,明天一起吃冰。”

  夏艳开怀地笑倒在蓝拓怀里,蓝拓搂着她,一家人吃饭配笑声,很开心。

  在餐厅最角落的侧边桌位,有个年轻的少妇很早就注意到他们,看着他们温馨的吃饭,笑声不断,她食难下咽,眼神十分抑郁。

  她发现那桌有个特别高大英挺的男人,竟然是她认识的熟人,他是蓝拓……她的前夫。

  “芊芊,你看,那一家人多快乐,你要是不离婚,现在就不会一个人孤伶伶的。”杨芊芊的妈和她一同出游,她也听见了笑声,感叹地说。从她的角度,根本没法看见那人是她的前女婿。

  “妈,你看清楚那桌的人了吗?”杨芊芊问。

  杨母回头去看,惊讶得掩着嘴。“是蓝拓……那些跟他同桌的人……不知是谁?那个较大的孩子不会是……”她说不出口,她的女儿从来没去看过那个孩子,连孩子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杨芊芊眼色暗沈,她也想知道其中那个较大的男孩是不是她的骨肉?还有那个坐在蓝拓身畔,笑得很甜蜜的女人又是什么人?

  “都那么久了,他一定是再婚了,你哦!像蓝拓这么好的男人放弃不要,真是傻!你知道他的保全公司多赚钱吗?我真不知道你当初是着了什么魔一定要跟他离婚。”杨母很遗憾。

  “妈!别再说了……我现在一个人过得很好啊!”杨芊芊口是心非,心底其实很后悔和蓝拓离婚,虽然她现在经营服装店,事业稳定,但感情是一再的受挫。

  她当时受不了蓝拓常不在家,她又爱玩,常往外跑,那时在朋友家打牌遇到一个叫古齐的男人,跟他陷入不伦之恋,为了他和蓝拓离婚。

  半年后古齐移情别恋,为了别的女人抛弃了她,她伤心地自暴自弃,又交了许多男朋友,那些男人没一个对她是认真的。

  感情上的挫折让她时常想起蓝拓,他虽然不会花言巧语,却给她最安稳的生活。

  她记得有一年冬天,晚上她冷得睡不着,他找来毛袜,亲手替她穿上,抱着她睡……她也记得他们一起去日本度蜜月时,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一路牵着彼此的手……可以回味的往事居然多到令她数不清。

  但那些从前看似不起眼的小细节,现在对她而言却是千金难买的宝贝。是她太不知足,太不会体谅他,任意毁了他们的婚姻,才会落得今天的下场。

  “芊芊,我看这真是老天爷给的机会,你不妨找时机去问问他,要不要跟你复合,你总不能继续这样下去,老了会没有依靠的。”杨母这么冀望着。

  杨芊芊也有这样的想法,可她说不出口……

  “再说吧!我从那边的门先走了,你帮我买单。”她把泰铢交给妈妈,神情暗淡地从另一边的门离开,她不想让蓝拓看见她,她还没有准备好要见他……

  一旦她下定决心,她会去找他的,她真的很想重回他的怀抱。

  第九章

  一星期后,台北巨鼎保全总公司──

  “老公在忙吗?”夏艳忙里偷闲用三G手机打电话给老公,从小萤幕里看看他。

  “还好,你呢?”蓝拓也从手机里看着他亲爱的老婆。

  “我刚忙完,待会儿就要先回去了,我先去幼稚园接丹丹,再回爷爷那里接强强。”

  “你要是累了,我去接他们就行了。”

  “不会啊,强强每次看到我和丹丹回去接他都很高兴呢!”

  “好吧,那你就去接他们,我负责买晚餐。”

  “买两个大披萨好了,爸妈出国,妙玲会过来一起吃饭,她和丹丹都喜欢吃披萨,要有旋风的那种哦!”夏艳指定口味,特别记得小姑和儿子的喜好。

  “知道了,附餐要烤鸡翅对吗?”

  “对的,你记性真好,我们最爱你了,爹地。”夏艳隔空亲亲他,一边夸他,一边又嬉闹地和小孩一样唤他爹地。

  蓝拓笑开怀,也隔空亲亲她,直到挂上电话,笑容一直都还停留在唇边。

  突然,他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大哥不好了……嫂子……来了。”邢亨急急忙忙跑了进来。

  蓝拓敛容,抬眼瞥了邢亨一眼,他才和夏艳通过电话,她怎可能一下子就来他的公司?“你别胡说了,我没空和你开玩笑。”

  “是真的,我说的嫂子不是那个嫂子……是前嫂子。”邢亨煞有其事地跑到他桌前来说。

  “钱少?”蓝拓当邢亨没事打屁,迳自拿了新进人员的履历表审查。

  邢亨觉得事态严重,怎么大哥一点都不为所动?“我没记错的话她叫……杨芊芊。”

  杨芊芊!蓝拓缓缓地抬脸,两眼刚冷的直视邢亨。“你最好不是胡说。”

  “我没有胡说,她现在人在楼下会客室。”邢亨可以证明自己没有胡说,也不是闹着玩。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