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金刚遇上芭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9 页

 

  “她来做什么?”蓝拓放下手上的履历表,情绪低落了。

  “她要你保护她,她说最近收到恐吓信……我跟她说那应该要去报警,先看警方怎么处理,贸然地找上我们,我们也无权去帮她调查是谁在恐吓她。”

  蓝拓沉静地听着,邢亨说的作业流程并没有错。“她怎么说?”

  “她说她只信任你。”

  怎会突然信任起他来了?她比较信赖的应该是她的男朋友。蓝拓神色冷凝。

  “我说大哥,这不能不重视,有个知名作家说前妻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邢亨信誓旦旦地说。

  “多可怕?”蓝拓漠然地问道。

  “她们通常会不客气地指责前夫,有嘴巴的用尖酸刻薄的话来骂,会拿笔的,就写文章登报攻击,可怕的咧!”邢亨说得绘声绘影。

  “看来你挺了解的。”蓝拓倚进椅背,思索他的话。

  “你看现在要怎么办?”邢亨问。

  “不必受理,照你说的,请她去报警,真需要保全请她另请高明。”蓝拓并不想跟她再有瓜葛。

  “拓……你怎么这么说?你真的不管我了吗?”杨芊芊幽幽地出现在门口,她脸上有道瘀痕,像是受过重击,神态有几分憔悴。

  蓝拓和邢亨一同望向她,低声问:“你说了这么多,怎么没提到她受伤?”

  邢亨耸耸肩,压着声音说:“可能是我和艳嫂子是同一国的,不想你太同情她吧!”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蓝拓一笑置之,起身往门口走了出去,经过杨芊芊身边时并没有伫足,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

  “拓……你不管我了吗?”杨芊芊嘶哑地问,她是有备而来要夺回他,怎么他连理都不理她?

  “邢亨,请客户到会客室坐,要是处理不了的案子,可以不必接,还有,办公重地闲杂人等非请勿进,以后要是有人擅闯,唯你是问。”蓝拓面无表情,头也没回地下楼去了。

  邢亨看大哥就这么走了,可想而知大哥不想和前妻正面交锋,他严谨地把门带上,拧着眉说:“杨小姐,请你走吧,我们公司不接你的案子。”

  杨芊芊吃了闭门羹,思绪也陷入焦灼,蓝拓比她想像中还硬……她想看孩子,想跟他复合,提都还没提,他就已经摆出决绝的态势。

  她假装接到恐吓信,脸上也用彩妆画了瘀青的痕迹,想取信于他,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想出这个办法接近他,看来根本没用。“我……在这里等他。”她不想没收获就走。

  “没用的,你快走。”邢亨严正地下最后通牒。

  杨芊芊背过身去,不看他可怕的脸色。

  “那你就别怪我,我可不像大哥那么斯文。”邢亨放话,扣住她的手,拉着她走下楼去。

  杨芊芊几乎是被甩出保全公司的大门,惊诧之际,门已无情地关上,她没敢再进去,以免自讨苦吃。

  蓝拓不要她没关系,可是她思念那个孩子,自从在泰国看到他以后,她就忘不了他天真无邪的笑脸,她好想问问蓝拓他是不是就是他们的孩子,她多想亲近那小孩抱抱他,听他叫她一声妈……

  只有硬着头皮去蓝家一趟了,蓝家的父母也许不谅解她,但他们不像蓝拓的心这么硬,她或许还有机会。

  她回到自己停在路边的车上,把脸上滑稽的瘀痕擦掉,将车开往蓝家。

  约一个小时后她到了蓝家,在门口按了电铃,没人来应门。

  她徘徊之时,有辆车迎面驶来。

  “小姐,你找谁?”夏艳接回了小孩,见家门口有个女子,摇下车窗来问。

  杨芊芊听见车里放着儿歌音乐,倾身瞧见车上驾车的女子正是和蓝拓同桌吃饭的那个,车后座的两个小孩她也见过,他们欢喜地唱歌,而她渴望见到的那张小脸,正好奇地看着她……

  “我……找蓝妙玲。”杨芊芊迫切想接近那孩子,临时想到借口,说了蓝拓妹妹的名字。

  “妙玲待会儿就回来了,你要不要进屋里来等她?”夏艳看看时间妙玲也差不多要到家了,心想既然是小姑的朋友就请她进去坐坐。

  杨芊芊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没考虑其他因素,就说:“好啊!请问你是……”

  “我是妙玲的嫂子,我载的这一车都是我的儿子。”夏艳开朗地笑说。

  “你是蓝拓的……老婆?”杨芊芊看着她娇笑的脸,妒意油然而生。

  “你认识我老公啊!”夏艳觉得怪怪的,妙玲这朋友说话怎么这么直接,好歹也得喊蓝拓一声蓝大哥。

  “不……我并不熟……”杨芊芊心底愤然,猛一摇头否认。

  “哦!”夏艳低应一声,正想研究她的表情,后座飘来“嗯嗯”的味道。

  “妈咪,强强屙臭臭了。”丹丹掐着鼻子叫道。

  “哇!不好了。”夏艳也叫了一声,心想来者是客,匆匆地对她说:“不好意思,我得赶紧进去了,你进来以后,先在我们家的客厅等一下吧!”说完她立刻把车开进院子,下车来开后座门,先提下丹丹的书包,让丹丹下车,再把强强夹在腋下,关好车门,匆忙地拿钥匙开了她和蓝拓住的楼房大门。

  “你坐一下,我去帮他洗一洗屁屁,马上下来。”夏艳进门放下书包,请杨芊芊到客厅,回头对丹丹说:“丹丹,帮妈咪倒水招待这位阿姨好不好?”

  “好。”丹丹乖巧地说。

  夏艳往楼上冲去,而杨芊芊怔怔地看着丹丹走进厨房的小小身影,有点怀疑他是否真是她当初生下的那个孩子?

  虽然他看起来年纪应该符合,但是从他和那位蓝太太的表情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真正的母子,言谈之间轻松又自在,她也把他教养得很好……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将别人的孩子视同己出?

  再看看这屋子……是当初她住过的地方,室内的摆设已大不相同,大量浪漫的蕾丝饰品让整个屋子充满温馨感,这当然不会是蓝拓布置的,这不是他的品味,而是出自那位蓝太太之手吧!

  原本她和蓝拓的结婚照就在沙发后的那道墙正中央,如今,那里挂的一样是结婚照,只不过新娘换了人……正是刚才那位蓝太太。

  从照片上的日期看来,他们新婚两年,根本不可能有丹丹那么大的孩子,她已可以断定丹丹就是她自己的亲生骨肉……

  这个发现并没有让她释然,反而是自责和莫名的压力袭来。

  因为……她已完全不属于这个家,这里的一切都和她再也没有关联,陌生得教她无地自容,她像个局外人,急于介入的私心,看来是多么愚蠢又可笑!

  她的前夫已有了新生活,即使丹丹是她的小孩,她也无权自私地破坏这里的一切。

  孩子需要的不是认同她,而是保有一个安定的家……

  还是快点走吧!别等到蓝家的人回来揭穿她,或是蓝拓回来撞见她,那就真的太糗了,从他冰冷的模样看来,他是不可能原谅她的,更不可能跟她复合……

  但,走之前,她想问问那孩子几句话。

  “阿姨,请喝水。”丹丹端来茶水给杨芊芊。

  杨芊芊眼中满是泪水,她蹲下身,接来水杯,直盯着丹丹童稚的小脸看。“你几岁了?”

  “五岁。”

  “你快乐吗?”

  “很快乐啊!”

  “爸……妈……疼你吗?”杨芊芊哽咽了。

  “爹地和妈咪都很疼我,爷爷奶奶也疼啊!还有曾爷爷,我们是好哥儿们……”丹丹不知这阿姨怎么了,问他奇怪的问题,而且好像要哭了,他有点退却地想跑上楼去找妈咪。

  “谁是曾爷爷?”杨芊芊不记得蓝家有这号人物。

  “妈咪的爷爷,我喊他曾爷爷。”

  “你怎么会认为……她是你的妈咪?”她真想知道。

  “这还用问吗?我是她生的啊!”丹丹想都不用想地说。

  “她告诉你的吗?”她想放手又有点不甘心,心想一定是大人给他的观念,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她这个亲生的妈。

  “阿姨,没有人告诉我,是我自己就知道的,幼稚园有教一首歌啊……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丹丹对她唱起儿歌,希望她明白。

  杨芊芊微颤地站起身,放下水杯,捂着耳朵夺门而出,什么都不必再说了,当初是她自己放弃了这孩子,她生了他就走掉,从来没回来看过他,怎还有脸问他?!

  亲生又如何?她没有教养过他一天啊!就连孩子都有自己判断的标准,认定谁才是亲妈咪,而那个人并不是她……她伤心也是枉然。

  杨芊芊急匆匆地上了车,驶离蓝家,再也不打扰他们了,就算孤单到老也得自己承担,但是她必须向屋里那位蓝太太道谢,真心诚意地谢谢她能如此善待她的孩子……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丹丹搞不清楚这怪阿姨怎么突然跑掉了,他关好大门,上楼找妈咪去了,也把那位阿姨问他的话转述给妈咪听。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