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金刚遇上芭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爷思想真是老旧、封建、八股得可以了。”夏艳眼中蓄满委屈的泪水。

  “我都是为了你好,为了这个家好。”老太爷重重地拍了下椅臂。

  “对,爷说的都对,我说的全是屁。”夏艳忍不住哭着奔出去。

  夏谨又气又痛心地按铃唤来家中老女仆,老女仆慌忙赶到,他立刻指使。“快给我跟着艳儿,别让她一个人出门,她很可能会逃家。”

  “是。”老女仆加紧脚步下楼去跟着孙小姐。

  夏谨坐到椅子上重重地叹了口气,他心底的苦孙女总是无法了解,也许世代真的不同了,沟通有困难,但他绝不轻易妥协,夏家香火势必得延续下去。要是她想逃婚,他是不可能放纵的,今晚就要她知道,他不会让她得逞。

  “小姐,你停一停啊!”老女仆来不及追上夏艳,她已开车狂飙出宽广的庭院。

  夏艳从车的后视镜看着追逐她的老女仆,心中真的很悲哀,她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一点自由也没有,这车上也有卫星追踪器,爷爷可以掌握她的行踪。

  她需要的是充分的自由,自己安排的人生啊!她也想像平常人那样,和自己心爱的人谈恋爱,再步入礼堂结婚……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爷总是搞不懂?

  车到了大马路上,她放慢了车速,情绪不佳又愁没地方可去,令她无所适从……

  铃……

  她的手机响了,她戴上蓝芽耳机接听。“小艳,你在哪里?我哥从军中放假回来,也把女朋友带回来了,就在家里开订婚派对,很多亲戚朋友都来了,有很多好吃的东西,你快来凑热闹啊!”来电的是黄碧茵,她的同学。

  夏艳听到电话里传来的热闹喧腾,她正需要那样的气氛来缓解内心的纷扰,暂时逃避所有的烦恼。

  “好,我一会儿就到。”她有了方向,车往黄碧茵家里开去。

  到了黄家,天色已微暗,从院子里就听见大宅里头热闹的声音,她把车停在院子的角落,拿了一包随身携带的面纸下车,熟稔地沿着大屋的草坪绕到后院,她得先去洗手间一趟,洗去脸上的泪痕,欢欢喜喜的见人才行。

  接近后院时她嗅到空气中飘散的烟味,本能地朝树下那个制造空气污染的人看去,她双眼亮燃出意外的惊喜。

  “是你!”

  那人竟是她在半个月前遇到的无敌铁金刚。他倚在树下,黝黑的眼直勾勾地回视着她,不同的是他穿着剪裁合身的西装,和那天相遇时帅气的劲装相较,此刻的他除了帅、有个性外,还很优雅,像个英俊的夜魔。

  “你偷偷摸摸的在做什么?”蓝拓淡声问,欣赏的目光定在她身上,她一如他记忆中的模样,美得令人眩目,夜色中她是唯一能牵动他视线的光芒。

  “这应该是我问你的才对,你偷偷在那里做什么?是不是放着你的雇主不管,自己躲在这里制造空气污染啊?”她俏皮地笑了。以为他是担任屋里某个人的保镳,黄家是军人世家,认识很多政商名流。

  “我是来作客,不是出任务,我同学订婚。你来做什么?”蓝拓熄了烟,朝她走来,两人在后院的灯下看清了对方的脸。

  “我当然也来作客,我同学邀我来的。”她被他看得心神摇晃。

  “你是黄俊杰的同学?”他发现她脸上醉人的红云,目光更加无法转移,明知她不是俊杰的同学,却还故意问她,就为了多看她一眼。

  “才不是,我是杰哥妹妹的同学,我才没那么老呢!”夏艳很认真地回答他,看来他是黄家大哥的同学了,这世界真的是小小小啊!

  “原来你和碧茵是同学,我记得你十九岁,是没那么老,穿衣服的模样也挺漂亮的,可惜……你哭过了。”他很直接的赞美,没有一丁点恶意。

  夏艳脸红了,心像被针刺到,全把他的话当恶意,他分明是还记得她掉比基尼的糗事,她还以为他是君子咧!

  “不干你的事。”她羞窘地掉头就走。

  他不知她是怎么了,他说错了什么吗?见她走得急,面纸都掉到地上了,他拾了起来追上她。

  “喂!”见她头也不回,他只好出声唤她。

  她走得更急,他扯住她。

  “你想干么?色狼!”她一脸防卫地骂道。

  “你的面纸掉了。”蓝拓被指责得很冤枉。

  夏艳低垂着头,糗到极点,使劲地从他手上抽回面纸,连声谢也不想说。

  “你力气挺大的。”他说。

  她脑子好热,羞恼得昏头了,抡起小拳就往他胸膛猛捶。“这才叫力气大啦……你这色狼……”她捶得自己手发疼,羞窘万分,甩头走人,霎时没看清楚屋子转角的台阶,脚步踉跄地跌了下去。

  “噢!”她惊呼。

  蓝拓瞠目,瞧着她心一阵疼,真不知该拿她怎么办!无缘无故揍了他,却自己跌倒,他真怕要是上前扶她,她可能还会再补上一拳。但见死不救可不是他的个性,他还是上前去扶她一把。

  “你没事吧?”他好意地问。

  “走开!”她疼得快站不稳,今晚她事事不顺心,就连他说的每句话听来都不安好心了。

  “你站好了,我就走开。”他声音低低的,却温柔得教她心颤。

  她抬眼看着他,他的眼神深深的,有抹笑意,她不禁又把他的笑看成不怀好意,心急地甩开他的手。

  “最好别让我再见到你。”她飞快地跑离他的视线,本来是非他来保护不可,现在一切免谈,她无法忍受他永远把她看成没穿衣服的样子,台北市有很多保全,她才不要巴着他咧!

  蓝拓看着她的倩影消失在后门,心里发笑,她的一举一动都如此逗人,挺耐人寻味的女孩,他真是想也没想过会在这里见到她,但以后还会不会见面很难说,台北就这么点大……

  他犹记得在泰国时她说过,她需要人二十四小时保护,却也没见她到保全公司找过他,不知现在她的情形如何了?刚才一见到她时,她明显是哭过了,为什么而哭?他真想知道……有缘会再见吧!

  现在他时间有限,必须告辞了,今晚他还有要务在身,得先去向主人致意道别。

  他缓步进屋,走向黄俊杰。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夏艳在洗手间里把脸洗干净了,仔细把脸擦干,正要进入黄家厅堂时第一眼看见的又是无敌铁金刚,他特别高,要不注意到他其实很难,而他正在和黄家大哥说话,正踟蹰着要不要进客厅时,他竟和黄家大哥挥手,黄大哥送他到门口……

  他要走了!

  确实,他走了,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她的心莫名地感到空虚,她说不出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巴不得他走,但心里却又有份不舍……

  “小艳,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知道,来来,你还没吃饭吧!我知道你吃东西一定要配新鲜果汁,那边的餐台有很多现打的西瓜汁哦!”黄碧茵热情地拉着她走向餐台。

  “太好了。”夏艳挤出笑脸,随她而去,就暂且什么都不要想吧!所有的事都留到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再去烦恼——

  第二章

  晚上十点──

  夏艳回到家,黄家的派对早在八点半就结束,她离开后又到百货公司闲逛,什么也没买,光是消磨时间,就是不想回家。

  她想好了,今夜她要逃走,爷爷应该已经入睡,进去收拾简单的行李就能开溜,她打算先到南部躲一阵子,再找份工作,她绝不要嫁到奎家。

  她把车停好,下车去,像偷儿似的进了家门。

  “艳儿,你总算回来了,过来见见蓝拓,你说过家里的仆人都老了,我想想也没错,但是蓝拓不同,他是专业的保全,一定能跑得过你,追得上你,不会把你搞丢。”

  真糟!爷爷竟然端坐在客厅里,笑咪咪的在向她招手,根本还没睡,而且客厅里还有个男人正背对着她而坐,那宽阔的肩,好眼熟啊……他是谁?

  “什么保全?”她被动地走过去。

  沙发上的男人也起身,转而面向她,讶异同时在两人的眼中扩散开来。

  “蓝拓是我重金礼聘来保护你的,今后无论你是要出国、游玩随便你,反正你去哪里,他都会二十四小时的陪着你,我安排好他住在家里,就睡你对面的房间,你们可以谈谈,彼此认识,我先去休息了。”夏谨暗地里笑着。

  夏艳动也不动地立在那里,怔怔地看着蓝拓,为什么是他?为什么?

  她还来不及开口向爷爷求情,他竟然就这么轻松地走了。而花这么多钱把这么昂贵的保全请来,就表示爷爷心意已决,她怎么说都没用了。

  都怪她逃也不趁早,之前会迟疑那么久,还不是顾虑爷年纪大了,怕她突然跑掉他会伤心,早知道爷爷这么绝,在泰国时她就狠心开溜算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