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楚楚夫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真是欲哭无泪,大夫人就这么一个儿子,却是要眼睁睁地瞧着他步入死亡的界线。虽然东方世家尚有侍妾三夫人所生的两个儿子,但是以私心来说,东方磊是大夫人辛辛苦苦怀胎十月所生下来的心肝宝贝,而以公事来论,东方磊才是这一代惟一有能力撑起东方世家的商业天才。

  可不管是心肝宝贝或是商业天才,都可能在眨眼间就没了。难道真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人在傍徨无助时,旁人说什么无聊话语,都会将它死马当活马医般听进去。东方府传总管人面熟、见识广,他听说有些江湖名医道行反而高深。

  “要不,大夫人,我请些江湖朋友帮我们探听一下,是否有什么武林奇人可以帮得上二少爷的。”传总管说。

  “大夫人,或者给少爷冲冲喜试试看吧!”东方磊的奶妈也这么建议。

  “武林奇人?”大夫人喃喃道。“真有这种人吗?”

  “是有的,大夫人。”傅总管回答道。“只是听说武林奇人性格都较为怪异,不但不好找人,而且恐怕不容易请得动呢。”

  “哦。”大夫人蹙眉。“那……奶娘说冲喜,那是……”

  “大夫人,我听人说的。”奶娘赶紧回道。“一般是公婆病危时这么做的,可也有人在未婚夫病重时如此做,听说也大有效果呢!”

  “磊儿连床都下不来了,又如何迎亲拜堂?”

  奶娘略一思索。“前几年我看人这么做过,好像是选一只精神焕发、毫无病态的大公鸡来替代,而且大公鸡的重量要与新郎年龄的尾数相同,就由它来代替新郎迎亲、拜堂。”

  大夫人想了想。“傅总管那儿先去进行吧,不管人家有什么要求全都允了,只要哪位奇人异士能将磊儿治愈,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至于冲喜……我得先和磊儿谈谈才行。”

  东方府后方有一大片山石围起的竹林,那是整座府邸最安静的所在””竹园,也就是东方世家继承人东方磊的居处,竹园里的冬斋便是东方磊的静养之地。

  冬斋是竹园里惟一半封闭的小天地,一座纯由白色的宣石叠成,望去俨如雪山的冬山是冬斋里最显眼的特征。还有竹园里四斋皆有的竹,三竿两竿、一丛几丛,与梅林构成的曲径通幽景致,与水仙和宣石的巧妙搭配,形成一副景秀幽深的情调。

  在全为紫檀木家具的卧室里,月洞门架子床上坐靠着一个憔悴削瘦、形容枯槁的年轻人,虽是满脸病容却仍是掩不住尔雅俊逸的五官。斜耸的眉如剑,双眼大而智慧深蕴,鼻梁端秀而挺直,嘴唇厚薄适度,他的整个外型都散发着一种无形的脱尘超俗气息。

  “磊儿,你别激动,别激动!”

  大夫人正惶急地安抚着一脸怒容的东方磊,他急促喘息着,上气几乎接不了下气,双眼痛苦地大睁着。

  “不……不行……“急喘两下,东方磊断断续续又说:“我……不能……害……害了……人家姑……姑娘……娘啊……我不能……做这……这等缺……缺德事“可是……”抽噎了声,大颗大颗的泪珠儿终于忍不住滚了下来,大夫人硬拉着他。”奶娘说很有效的,我……我管不了那许多了,只要有点希望,我都得试试才行哪!我……不能眼睁睁的看你……看你……”

  泪水浇熄了怒火,严厉的脸色迅速软化了下来,东方磊无奈地看着娘亲哀痛地啜泣着。

  “娘,这样……这样会害了……人家姑娘……一辈子的!”

  “真有万一,我们可以……补偿她,对,我们可以补偿她啊!”

  沉思了好一会儿,东方磊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好吧,娘,但……得先答应我……两个条件。”

  化悲为喜,大夫人忙着点头。“行,行,别说两个,多少个都行!”

  “娘要跟对方讲……讲明情况,不可……有任何险瞒。”

  “这一点为娘知道,”大夫人说。“你放心。”

  “再有,如果我走了,娘……娘得拨出咱们东方产业名……名下最丰厚的一处生意作……作为补偿,再……再如嫁亲生女儿般为……为她找一位良婿再嫁。”东方磊喘息着说。

  “可以,磊儿,”大夫人毫不思索便一口答应下来。“你怎么说我怎么做。”

  东方磊疲惫的阖上眼。“那就这样吧。”

  财礼送上龙家门,真正和东方磊有指腹婚约的龙雪云被通知即日内便要成亲,铺房、嫁妆什么都不需要,人嫁过来就行了。

  龙雪云当下就喊了夭,谁要嫁给一个注定活不了几日的丈夫啊?就算他们会再给一份丰厚嫁妆、为她安排再嫁,可还是会让人耻笑守不住贞节,这哪还能找到什么样的良婿啊?不是贪图那份丰厚嫁妆,就是鳏夫再娶,说不定还得照看前妻的儿女,这些个丈夫她可不要!

  哭爹喊娘的,龙雪云宁死也不肯嫁!

  她下面几个妹妹当然更不肯。可没个人嫁过去也不成啊,龙飞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倘若毁了婚约惹火大夫人,怕是连做乞丐都要不到饭了吧?

  正在为难间,可巧梦巧在这当儿回家来了,真可谓及时雨。

  听得爹爹说是娘亲为她订下的婚事,既有其母善良的本性,兼有江湖儿女历练来的豪迈洒脱,更有欧阳彻循循教导忠义道德观念的梦巧,硬是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开始准备出阁了。

  若是爹爹的意思,或许她还会反抗一、二,可那是娘亲””外公从小到大在她耳边不时提起,又甜美、又温柔的娘亲为她选上的夫婿,即使娘亲已去世了,她仍不忍违逆娘亲的意思。

  于是,梦巧便被一只大公鸡迎来开封,在鞭炮齐呜、锣鼓喧天之下,踩着红毯跨过马鞍子,穿过中门进入偏室“坐虚帐”。因为新郎不便,“坐床富贵”、“利市缴门”也就省了。

  待得正厅中一切布置妥当,大夫人坐在厅堂正中,新娘在天地桌前抱着大公鸡拜堂,又在福奶奶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跨过爬爬凳,然后才进人洞房被安置在床边坐下。

  虽然在蒙头巾的遮掩下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梦巧知道床上坐靠着个人,一个呼吸急促、喘息不止的男人。在“和髻”、“撒帐”之后,喜娘同福奶奶就一道离去并关上房门。

  东方磊颤抖不已的手用裹着红纸的秤杆颤巍巍地挑开了头巾,本能地,梦巧转头去看她的丈夫。仅只一眼,梦巧便看清了她丈夫那张眉清目秀的俊逸容貌、弱濒死的灰白脸色和紫得诡异的双唇。她立时伸手搭上他的腕脉,只一忽尔,她的眉头便紧紧皱起来。

  “天哪!你的病还真不是普通的严重哪。”她喃喃道。

  “你……你……”东方磊喘息着连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别说话!”她吩咐,随即站起来自己摘下凤冠放在梳妆台上,然后开始四处找着东西。“咦,我的箱子呢?他们到底拿进来没有?放哪儿去了……啊,怎么给塞在这儿!”

  她在亮格柜前找到她的东西,仔细察看数个小箱子上的记号,然后挑出其中一个拿到八仙桌上打开,从里面的瓶瓶罐罐中拿起最大的那一瓶,倒出一颗淡金色龙眼大般的药丸。

  她递给他。“哪,赶快吃下去。”

  东方磊狐疑地看着药丸。

  梦巧翻了翻眼,“老天,你就要死了,就算这个是毒药,对你也没什么两样了不是?横竖都是个死字嘛!”她不耐烦地说。

  他苦笑一下,抖着手接过去塞进嘴里。

  看着他嚼了嚼吞进去,她又爬上床从他后面往前推。“坐前头一点,让些位置给我。”

  有了足够的位置,她便盘膝坐好,双掌抵在他背后。

  “我运功让药效快一些散开,顺便帮你活络一下血气。”

  东方磊不知道他的新娘子到底在干什么,但是他决定由着她来,因为从她掌心中传来的热流,不知怎么地,就是让他的胸口舒畅了些。

  梦巧收回双掌,依旧阖着眼让内力运行一周天后才睁眼爬到她丈夫前面。

  “对嘛,现在脸色可不好看多了。“她满意地说道。

  东方磊满脸惊诧地捂着不再气闷的胸口。“你……你怎么能……”他几乎有点不能习惯正常的呼吸了!

  梦巧没答腔,迳自下床继续翻找药箱。

  “你……能治好我的病吗?”东方磊满怀希望的问。过去多少大夫来看过,却从来没人能像她一样,塞他颗药,让他静坐片刻便得以舒缓痛苦的症状。

  “你这病是天生的,怕是没得根治了,除非换颗心……”她瞟他一眼。“我想就算华陀再世也无法帮人换心吧?”

  极度失望地垮下了脸,东方磊颓然呆坐。

  梦巧拿着另一瓶药,拉了张凳子在床边坐下,有趣地打量那张沮丧的脸孔。

  “怎么脸拉得这么长啊?亏你长得这么俊俏,我心里正乐着呢,你却把好好一张脸给扯歪了!”她甜甜一笑。“虽说没得根治,却也还是能舒缓病情、减轻症状啊。要是好好调理,虽说不能像一般人一样活蹦乱跳的,也能过一些平静的正常生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