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楚楚夫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5 页

 

  她不信地瞪了他半晌始问:“你昨天到底有没有注意到任何人?”

  “有啊。”

  “谁?”

  “不就你吗?……啊,还有岳父。”

  “那其他人呢?”

  梦巧不敢置信地看着东方磊居然攒眉苦思起来。

  “嗯””我想想,好像有很多人对吧?有男的,也……有女的,有年纪大的,好像……也有几个年轻的,然后……然后……好像就这样了。”他露出歉意的笑容。“对不起,娘子,我实在没注意那么多,是不是有什么我应该注意的?你告诉我,下一次见着他们,我一定会特别注意。”

  盯了他好一会儿,梦巧突然发现自己妒忌得实在太没意义了,这男人眼里除了她以外根本就容不下其他女人的存在。

  于是,她伸臂揽住他的头项拉下他的头来,“不必,你只要注意我就行了,其他人嘛……”她在他唇边低喃,香舌微吐在他唇上轻舔,他倒抽一口气,“就当他们是一颗颗大白菜就行啦!”

  他低呼一声,情不自禁地覆上那无尽诱惑的红唇热切的吮吻。而随着呼吸的逐渐急促,激情热度也快速上升,两人不自觉地往床边移过去,梦巧的腿一碰到床沿便倒了下去,与她紧紧相拥的东方磊当然就压在她身上了。

  他喘息着拉开她的衣襟,扯开肚兜,双唇贪婪地在雪白的颈项、胸脯上游移,然后……“砰!”

  两扇房门摹地大开,一个稚嫩的童音跟着进来。

  “怎么可能现在还在睡嘛,一定早就……”

  门外,目瞪口呆的龙雪云和龙雪瑞伫立着,门内则站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脸的调皮兴好奇。

  满面通红的东方磊是起也不是””一起来,梦巧的胸前春光便会尽泄无遗,可不起也不是,这姿势……能见人吗?

  龙雪瑞首先回过神来,她迅速伸手拉回正想往前看个仔细的小女孩,再双手猛一拉房门,“砰!”一声门又的上了。

  接着是她嗫嚅尴尬的声音。“对……对不起,四妹,爹要我……呃……来通知你,可……可以用午膳了。”

  紧接华是好奇的童音,”二姊,四姊夫在干什么啊?他在吃奶吗?他……唔,唔……”

  长吁一口气,满怀歉意的东方磊将目光从门上缓缓向梦巧移去,“对不起,娘子,是我不好,我无……“他倏地住嘴,愕然望着梦巧紧咬着下唇,强忍住大笑的冲动。“娘子,你……你……”

  终于禁不住,梦巧埋在他怀里纵声大笑。

  “天哪!她、她说你、你在吃、吃奶……你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还在……吃奶……”她浑身震颤不已。“磊哥……你这次……真的……丢人丢到家了!”

  东方磊尴尬至极地抱怨道:“娘子,你还笑我,为夫的丢人你也不好意思吧?“梦巧抓住他的衣襟猛擦笑出来的眼泪,可是怎么也止不住笑意。

  东方磊不由喃喃道:“小云她们真该死,不该她们守着门的吗?这会儿跑到哪里野去了?”

  梦巧闷声笑道:“我……我让……她们跟着……四位护卫……逛街玩儿去了。“看她还笑着,东方磊叹息一声,侧躺过来抱着她。“娘子,还没笑够吗?他们还等着我们用膳呢!”

  “这么急啊?”她终于抬起头来,虽是此住了笑,脸上却犹是笑意盎然。“我那小妹雪红最是活泼好奇,包准她一见着你就会缠着你追问,你这么大了怎么还在吃奶啊?““啊?!”他张口结舌。“不、不会吧?”

  “一定会!”

  东方磊吞了口唾沫。“娘子,我、我想……我不太饿,或许,呃,我需要再睡一会儿……”

  梦巧睨着他。“你不饿?”

  “不、不饿,事实上,我想,我至少三天不会饿……也可能四、五天……甚至十天……”

  东方磊睡着后已经两餐没吃了,梦巧当然不可能让他继续做个拒绝吃饭的小孩,软硬兼施的将他哄去用膳,在龙雪红好奇眼光的长程盯视下,他扭捏不安地吞下那一顿有史以来最难下咽的饭。

  饭后,一家人聚在大厅裹喝茶。这些白子来,因为龙家出事,因此出嫁的龙雪云与龙雪瑞都日日偕夫回娘家来共商应对的策略。

  “四妹,妹夫身子看起来不错,你们不打算赶紧生个孩子吗?”龙雪瑞关心地问道。

  “生啦!”梦巧端起茶来喝了口,无视于四周错愕的视线。“去年九月生的,一对双生儿子,老大跟磊哥有同样的毛病,所以教外公抱去照顾了,老二就让婆婆给看上了,二话不说的也抱走了,结果只留下这个……“她指指东方磊。“给我。”

  怔愣半晌,龙飞才回过神来。“真……真没想到,那……过些日子,贤婿也能接下东方家的事务吗?”

  “接啦!”

  “噗!”正喝茶的大太太茶水喷了一地“大娘没事吧?”梦巧体贴地问道。

  呛咳着,大太太却仍挣扎着问:“接……接了?”

  “接啦,去年七月的事了,可婆婆不舍得让磊哥太过劳累,才将大部分事务仍揽在身上,其实早就通告各地掌柜们,主儿换人啦!”

  大太太望同龙雪瑞,她嗫嚅道:“我、我没问那么多。”

  “那……你不就成了东方世家的……夫人了!”二姨娘心有不甘地嘟囔道。

  梦巧耸耸肩。“那又如何?也不过就是东方磊的妻子而已嘛!他们还不一样叫我少奶奶。也没多大改变呀!”

  龙雪云喃喃道:“你当然这么说。”

  梦巧装作没听到。“爹,现在可以告诉我们店被砸的事了吧?”

  龙飞未语先叹。“新任官牙批下来的米比以前贵一倍还多的价钱,说是要以前的价格就得将雪荷嫁给他作五姨太。我当然不允,就让天文上邻县牙行去买米,结果他们就来砸店了!”

  “什么官儿?”东方磊插嘴问。

  “判官。”龙飞回道。“当然知州也是明白的。”

  梦巧望向东方磊,“磊哥,有官介入都比较麻烦些,不过以你的身分应该不难摆平吧?”

  “话是没错,但是治得了一时,治不了永远,何况就算他放过了龙家,别的粮行怎么办?不管了吗?”东方磊蹙眉。“要解决就得一劳水逸的解决,不要解一时之困,济不了长久的。”

  “那怎么办?”

  “这个嘛……”

  束方磊陷入沉思,无人敢打扰,俱是沉默无声,就连呼吸也不敢太重,就怕扰了这惟一能为他们解困的人。

  片刻后,东方磊忽唤,“娘子……”

  “干么?”

  他沉吟道:“记得天都峰上那个书生吗?”

  梦巧轻呼。“啊?那个神经病?”

  啼笑皆非地,东方磊辩驳道:“什么神经病?他可是……”

  “知道,知道,酸儒书生嘛!”她不耐烦地摆摆手。“爹啊,您不知道,磊哥在天都峰上碰见了一个人,跟磊哥差不多年岁的书生;两个人一般又酸又臭,便一见如故地聊起天来了。”她夸张地大叹一声。“这一聊就聊上了四、五天,每天吟诗饮茶、谈天论地、说国家评大事,听得我耳朵都长茧。要不是看磊哥难得聊得如此尽兴痛快、我早拎着磊哥的耳朵走人了!”

  束方磊直摇头。

  梦巧却仍不罢休。“最有毛病的是,那个人居然劝磊哥若是身子禁得住,让磊哥快快上京比试,他保磊哥殿阁大学士之位。他有神经病啊!这殿阁大学士是什么位子,哪能说有就有啊,再说……”

  “娘子,”东方磊忙唤了声。“那位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皇孙朱瞻基哪!”

  几声惊呼,梦巧说了一半的嘴兀自张着,良久,她才惊诧莫名地呐呐道:“皇……皇孙?”

  见他点头,她又呆了半晌才缓缓端起茶来一饮而尽,呼出一口气,然后望向他。“他真的能保你殿阁大学士之位?”

  东方磊淡然道:“我有把握考得上状元,一般状元必入翰林院,而内阁成员大都是翰林出身,只要他说一声,以当今皇上对他的宠爱,定会在赐宴中对我特别注意。”他耸耸肩。“只要我能和皇上谈过,那就……““不行!”梦巧摹然大喝一声。“别想!你的身子根本负荷不了那种官场的紧张,过不了一个月,我就得做寡妇了!那我可不依,说什么都不行,我反对,我坚决反对!”

  东方磊微笑。“你反对什么?我又没说要去考。”

  她噘嘴,“那你提他做什么?”

  “我可向他陈诉牙人的利弊和将这裹的情况告诉他,让他来处理。我相信以官府的力量来对付这些牙人才是最根本的办法。”

  梦巧怀疑地斜睨他。”有用吗?”

  东方磊肯定地点头。“有用,我跟他谈过,他将来会是个体恤民情的好皇上。”

  她皱眉。“你要去京城找他吗?”

  东方磊又笑了。“不,他会来找我。那次我们分手时就约好,等他辫完事后,他会来杭州找我到西湖游赏喝茶。”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