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楚楚夫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6 页

 

  梦巧一拍额头。“天哪!又要吟诗作对,谈论时事,天花乱墬一番了!”

  龙雪瑞忍笑。“啊,四妹,你就忍一点吧,有时候男人的想法我们女人是无法了解的。“”是啊,是啊。”梦巧直点头。“他们的思想好幼稚喔!”

  四天后,朱瞻基真的来了。

  东方磊舆朱瞻基相偕往西湖游览十景,在湖心亭摆茶谈心。梦巧不放心让东方磊一人太久,怕他玩得太高兴忘了自个儿的身子不够扎实,只得认命跟着。

  而顽皮的范雪红当然闹着要跟路,龙飞便要龙雪荷跟去看紧龙雪红别让她捣蛋,童心未泯的龙雪荷也心痒地跟去……最后竟是龙家六姊妹全体出动,梦巧便乘机与从小分离的姊妹们联络感情一番。

  朱瞻基走一趟知州府,那个无法无天的官牙行在次日便关门大吉,在征得龙飞的同意之后,龙家米粮行就此成了继任的牙行。

  半个见后,朱瞻基在离去前允诺必对牙人有一番整顿处理。事实上,明初确曾一度有过取缔牙人的命令,但从汉代起始,根植于经济贸易中的牙纪,并不是一纸命令便能轻易取消的,所以效果不彰。

  八月当梦巧要离去时,不同于送她出嫁时的欢天喜地,龙家人个个依依不舍、满面愁绪,几个姊妹全都掉了泪,龙雪红更是吵着要跟他们一起回开封,龙飞吸着鼻子连声喝阻。

  梦巧勉强挤出笑容,在马车起动时喊着,“别忘了二月二来接我啊!”

  终曲明宣德年间,东方府再度在锣鼓喧天之下迎进新嫁娘,不情不愿的新郎被强制押着拜了堂。尔后,新娘被送入洞房,而新郎却赖在喜宴上不肯动。

  “轩儿,该进去了。”依然娇美如音的东方夫人梦巧劝道。

  “不要!”东方逸轩板着张俊脸,小登科之日脸上却无一丝笑容。

  东方磊摇头轻叹。“轩儿,听你娘的话,进去了!”

  “为什么是我?”东方逸轩不甘愿地指着坐在桌子对面的人。“他才是老大,应该是他先娶才对!”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相对着,一张满布愤怒之色,另一张却是笑嘻嘻的。

  梦巧尴尬地干笑两声。“呃,这个,我本来是要他要的,可是……”

  束方逸轩怒极地拍桌大吼。“他又用老招了是不是?平日活蹦乱跳的,一有不如意的事就躺下了。卑鄙、无耻!”

  东方逸亭不在意的耸耸肩。

  东方逸轩几乎气疯了,“到底是谁定下这门儿亲事的?”他怒吼。

  梦巧瑟缩了缩。“呃,那个,是我……”

  东方逸轩转头怒瞪母亲。

  她硬挤出一丝微笑。“我……嘿嘿,打赌输了,所以……”

  “打赌输了?!”束方逸轩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打赌输了就把你的儿子给输掉了?“见妻子心虚地垂下脑袋,中年成熟许多的东方磊不舍的搂住她,还朝儿子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嗯?不管如何,她都是你的娘亲,终身大事由父母之命而定有什么不对?你最好立刻乖乖的给我滚进去,别惹我生气,明白了吗?”

  东方逸轩张了张嘴,却又颓然垮下双肩。谁都能顶,就是爹亲顶不得,他的病可是货真价实说发作就发作的!

  终于东方逸轩垂头丧气的进了洞房,外面喜宴上的年轻人开始商量着如何闹洞房,可主意尚未拿定,却又何来一声惊天怒吼声,席上众人硬生生被吓了一大跳。

  “娘!”声音中愤怒、错愕、震惊、不可思议兼而有之。

  东方磊、梦巧、东方逸亭匆匆忙忙赶到洞房门口,只见东方逸轩脸色铁青的站在洞房前。

  “轩儿,又怎么了?”东方磊皱眉问。

  东方逸轩深呼吸好几次才强行忍住没有将怒气即刻爆发出来,他以温和得很诡异的声音问道:“请问娘亲大人,我的新婚妻子可是传家大小姐,闺名秀蕊,今年一十六岁?”

  梦巧困感地点点头。“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大大的不对!“东方逸轩咬紧牙根。“娘,现在在洞房里的新娘不叫傅秀蕊,今年也不是一十六!”

  每个人都呆愣住了。

  东方逸轩恨恨道:“我们被骗了,娘,这个是代嫁新娘啊!”

  代嫁新琅?!

  东方磊与梦巧同时双眸一亮,深情地互视一眼。

  束方磊更是笑盈盈地说:“轩儿啊,你娘也是代嫁新娘,可我跟你娘恩爱二十年,浓情未减反增。你也可以试……”

  “可是,爹啊,”东方逸轩气急败壤地直跺脚。“她……她……她只有十岁啊!!”

  “十岁?”

  东方磊、梦巧霎时目瞪口呆作不得声,东方逸亭却在一愣之下继而失声大笑,笑得惊天助地、乐不可支。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知道吗?

  全文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