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楚楚夫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那张苍白俊美的脸孔再度燃起希冀的光芒。

  把手上的药瓶递给他,梦巧交代着,“哪,这是天王补心丹,记得每天清晨起床立刻服一颗,但这只是能尽量抑止病情的发作,要改善病情、防止恶化,还得另外每日煎药按时服下,还有……”

  她沉思了会儿。“我再教你一套以养生为主的内丹心法,每日勤加练习,刚开始只要运息贯通任、督二脉的小周天即可。等到你能内气贯通奇经八脉、周流全身,这便是达到精气神合而为一的大周天心法要领了。”

  她抬眼俏皮一笑。“我说相公,到那时,只要不太勉强自己,你大概什么事都做得了!”

  东方磊极想信又不太敢信地盯着她,一张脸又皱眉又兴奋的怪异至极。

  瞧着他那滑稽的表情,梦巧不禁失声笑了出来。“你不会是为了感激我,才弄出这么副德行逼我笑的吧?告诉你,先别高兴的太早,要想调理到我说的境界可得花上一段时阅才行哪!““十年吗?”东方磊淡淡地说。二十多年都躺过来了,十年算什么?更何况他原是再活不过一个月了,所有大夫都这么说。现在他的新娘子却告诉他会有再活下去的机会,而且活得更好。

  “噗哧!”梦巧又失笑。“十年?太夸张了吧?两、三年就太多了,如果你能乖乖听话,完全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快一点的话……嗯……一年吧,一年后你就几乎能正常的生活了,当然,还是有些忌讳的事儿要避着点儿,我说过,我只能改善而不能根治你的病。”

  东方磊没有出声,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一年?最快一年?正常生活?老天,多么令人渴望的辞儿,就算有一百件忌讳的事儿也不打紧,他全听着了。

  望着新娘子找着砚墨毛笔在桌上摆着,东方磊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他轻咳两声,苍白的双颊浮起两抹淡红。

  “娘子,我们……能圆房吗?”

  从侧面看过去,新娘子的耳根、颈子全红了。

  梦巧兀自低头磨着墨,低声咕哝了一句,“现在不成。”

  现在不成,那就是将来可以了?

  东方磊满意又有点讶异地笑了。这个又美又聪慧、医术更是精湛的新娘子,原是他为了安慰娘亲绝望的心才勉强答应娶进门的,他满心过意不去地看着全身大红的新娘子被扶持进来,却没料到,前后不到两刻钟,乍见她那倾国倾城般绝美容颜时的惊叹震撼尚未消褪,她又将无尽的希望塞进他心口里,叫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可这又不是那种无法呼吸的喘不过气来,而是欣喜、希望和……心动的情绪在他胸腔里翻搅奔腾威胁着要满溢出来。

  凝视着她年轻姣好的侧面,她真的好美,东方磊心想。“娘子,你叫什么名字?”

  “炙甘草三钱,大枣三粒……喔?喔,龙梦巧,我叫龙梦巧,外公都叫我巧巧,你也叫我巧巧好了……”梦巧漫不经心地回答。“麦门冬四……不,五钱,阿胶两钱……”她边念边振笔写下。

  不是龙云云。

  他早就料到龙家可能会毁婚或以旁人代嫁,大约所有人都是这么想,这全是意料中之事。惟一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这个代嫁新娘的美与好。

  他衷心感谢龙雪云的拒嫁。

  “巧巧你几岁?龙雪云是……”

  “十七岁,我大姊。”梦巧简洁地回答道。“喂,相公……”

  “我不姓喂、也不叫相公、我叫东方磊,你叫我的名字就行了。”东方磊微笑着说。

  “东方磊……”她咬着毛笔杆尾端思索。“磊……那我叫你磊哥好了。磊哥,我对开封不熟,明儿个你最好让人带我去药铺子,我要……”

  “毋需舍近求违。”东方磊摇头道。“府中就有药库,里头的药材怕是比开封府里所有的药铺子加起来还齐全。”

  梦巧意外地扬了扬眉,“药库?”旋即又恍然道:“是喔,家中有你这么个药罐子,不备个药库怎么成?”

  “才不是!”东方磊啼笑皆非地否认。咱们东方家也经营药材的批发生意,那是……”

  哈一声,梦巧不信地摆摆手。“要不是为了你,东方家哪会去做药材的批发生意,追根究底就是因为你,别再否认了,少爷!”

  无奈摇头,东方磊发现他的小娘子也挺顽皮的。

  吹干了药单子,梦巧又回到床前凳子上坐着。

  “磊哥,我想……”她沉吟着。“我想在你的身子骨还未稳定以前,暂时不要让人知道你在复原当中,有没有办法?”

  东方磊讶异地凝住她那双清澈了悟一切的眼眸良久。

  “你怎么知道?”

  她撇了撇嘴,“一路从杭州到开封来,你知道有多无聊吗?一个人窝在轿子裹,没人说话,连看个风景也没得看,我都快数清楚我有多少根头发啦!”梦巧夸张地叹了口气。“既然说不得、看不得,我只有把耳朵拉长点喽,听点旁人的闲言闲语也好过无聊死。”

  路途愈长,话题也就愈多、愈肆无忌惮,就这样,她听到了夫婿不久于人世的消息,也知道三夫人和大少爷、三少爷有多么盼望夫婿他早登极乐,更猜测到若非夫婿西归在即,三夫人和两个儿子也是会想尽办法请挡路石及早“走人”。除非正房嫡子早逝,否则是轮不上二房庶子出头的。

  而且不仅仅是三夫人这边睁大了眼期盼他早日归天,还有其他宗亲族人也在一旁虎视眈眈,真可谓豺狼虎豹围绕,他不死也去掉半条命。

  当然,她同时也明白自己是上了爹亲的当,莫名其妙地做了代嫁新娘。但是,外公教给她的是一颗医者之心和一股正义感,尤其是对未曾谋面夫婿的堪怜处境,她的同情心更是发挥到极限。财富多又如何,还是买不来健康的身子,更避不过丑陋可憎的夺产戏码。

  医者父母心,哪能见死不救?现在,夫婿正是她极待救治的对象。而且她同情弱者,正义感激发出她对夫婿的强烈维护心理。这两者让她决定乖乖端坐在轿子里,让他们像担柴似的担到婆家去。否则她大可飞身出轿一走了之,绝无人可挡得了她,从此后便是天涯海角任她游了。

  “你为什么还愿意嫁过来?”东方磊忍不住问道。

  “反正我早晚总是要嫁人的嘛,就算我不想嫁,我爹爹也会逼着我嫁,而且我同情你,整日里病恹恹的啥也不能做已经够凄惨了,却还是有些个没良心的东西盼着你早日超生。”梦巧重重一哼。

  “听得我心里就不舒坦,我就想着偏不让他们如意,刚好我又是个医者,还是个医术挺高明的医者。”她嘿嘿直笑。“这他们可想不到吧?”

  “我也没有想到。”东方磊咕囔。

  梦巧瞄他一眼。“现在嘛,瞧着你还挺讨人喜欢的,可不又多了个因素让我留下来。”

  双眼摹地发出炫人的光彩,东方磊惊喜地握住她的小手。“你……你喜欢我?”他笑得既温柔又开心,丝丝情意若隐还现。“我也好喜欢你,真的!”

  脸蛋儿嫣红,梦巧却板着脸说:“不喜欢也不行啦,货物出门概不退货,你们生意人最懂得这个道理不是?”说着说着便噗哧笑了出来。“就像你,我也退不了货啦,只好想着办法将你整治周全,我才好耍弄哪!”

  双唇在她手心里落下印记,他轻柔地说:“只要你高兴,你爱怎么耍弄我都行,全由着你了。”

  “贫嘴!”她笑骂。“男人的嘴里全抹上了蜜,姑娘我才不信这一套,赶快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办法瞒着大伙儿才是正经的!”

  东方磊轻点着头。“明儿个你向娘请安时,请娘上这儿来一下,我会跟她说明白。”

  “就这样,”她应道。“最好是有人守着这园子,让所有人都不得上这竹园里来,婢女也只留两三个打扫的就打了,有什么需要我自会出园处理。人多嘴就杂了,你知道的。”

  “都听你的,巧巧,全都听你的。”东方磊柔声应道。

  “都听我的?”梦巧斜睨着他。“把你卖了也听我的?”

  “绝对听你的,”他微笑。“只要你舍得。”

  “鬼才不舍得!”她娇嗔道。

  瞧着那千娇百媚的嗔容、微翘的小嘴儿,东方磊实在受不住诱惑地峭悄将她拉近身边,苍白的脸颊上再度浮起一抹淡红。

  “巧巧,咱们还不能圆房,那……亲亲嘴儿总可以吧?”

  脑袋摹地垂落到胸前,梦巧嗫嚅地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

  那就是得试试看才知道喽!

  东方磊轻抬起小妻子的下颚,略显紫色的双唇逐渐靠近艳红的那两片唇……

  第二章

  妇见舅姑之礼行于洞房第二天,儿媳梳洗打扮堂前见舅姑,舅姑以甜酒招待儿媳,儿媳以猪肉进食于舅姑,舅姑食之,儿媳食舅姑之剩余;然后舅姑再以酒食招待儿媳。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