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浪漫之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序

  母爱并不是只要女生,就一定会有的喔 ±昀

  FIFI多了两个末满两个月的弟弟。

  说是她的弟弟也有点不太对,但没法度,家里能跟他们「平起平坐」的只有FIFI,而且FIFI还是只黄花大闺猫,虽然那两只小鬼有事没事总喜欢趁FIFI躺着的时候凑过去找奶喝,不过害羞的FIFI总是抬起她的大「手」,很不客气的敲一下他们的小脑袋,再「哼」一声走开。

  现在狸妈家总是看到三条黑影窜来窜去,一下飞到沙发上,一下冲到妹妹房里后一阵铿铿锵锵,不然就是一只接一只的跳过地上的某个障碍物的练习跳高,热闹的哩!

  回想当初小狸奉狸妈之命带那两个小朋友回家时,刚开始必须先把他们三只隔开来,免得FIFI看到突然跑来两只陌生的外来客占地盘会起肖不爽兼发爽,然后趁我们下注意的时候欺负两个小朋友。

  如果只是稍稍欺负一下那就算了,就怕她趁我们一下注意来个成员大整修,转个身再回过头来,只剩几只七零八落的小小脚散落在地上……

  呃……怎么愈讲愈限制级?

  算了,反正宠物医院的医生阿姨也有交代,刚开始一定要先把猫咪们隔开,免得他们一下子吓到彼此。不过,刚开始小狸和狸妈都觉得医生大姊讲得似乎有点严重。

  会有这么可怕吗?

  于是小狸把小家伙们抓回狸妈家后,就抱着FIFI凑过去让她见见两个小弟弟,那时候大家(包括小狸、小狸的朋友和狸妈)都很天真的想说,FIFI看到这么小的小朋友,搞不好会突然发挥母爱,想去照顾他们、舔舔他们之类的。

  结果实验证明:母爱这种东西是要看天时、地利、人和,不是只要女生就一定会有的。

  当时FIFI一靠近那两个小朋友,全身的毛马上竖立致敬,用龇牙咧嘴来形容绝对不为过,有那么一瞬间,小狸还觉得FIFI的身子整个似乎要往前冲,有如厮杀前线的将军,怒「毛」冲冠,一发不可收拾……

  反正实验的结果真的是恐怖刺激外加惊险万分,后来大家都乖乖的遵照医生阿姨的吩咐,把FIFI和两个小朋友隔开,不敢再玩什么天真的母爱游戏,免得家里闹出猫命。

  起初,大家都有点不太习惯,尤其是小狸,为了要让FIFI早点习惯两个小朋友的味道,又刚好那时候小狸都要忙着上班没办法照料FIFI,所以大部分时间都让FIFI待在狸妈家。

  一旦FIFI送到狸妈家,两个小朋友就一定要先好好的关进妹妹房里,可怜的妹妹也因此饱受惊吓。

  据她说,每次她打算要开门进出时,FIFI一定会闻声而来,守在门口,好像在找机会冲进房里消灭敌人,惊得她每次开门时,都要先开一道缝瞧瞧FIFI有没有在房门附近站岗,然后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赶快冲出去,再把门关上。

  就这样过了几天,妹妹都开始哀哀诉苦,说这种有如防间谍般的日子有多难熬;然后老佛爷也开始哀声说都没办法正大光明的去玩弄,呃,逗逗两只小朋友,没办法,在顺应观众的要求下,小狸只好又抓着FIFI再来一次相见欢,看看这次FIFI的反应会不会像上次那样「激烈」。

  结果……

  嘿嘿,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请下回再听分晓,小狸爱困了,呼!

  第一章

  说要参加舞会,方蕾却什么都没准备,因为奥文顺带也给她寄来了一张红门沙龙的美容券,说是只要按时到那里,自然有人会替她打扮好。

  整整四个钟头饱受凌虐之后,美容师总算愿意开恩放过她了。

  不过凭良心说,很值得,她从来没有如此迷人过,合身的晚礼服与高跟鞋仿佛刻意订制的;斜拢一边的高雅发式使她愕然惊觉自己竟有如此优美的颈项曲线,恰到好处的化妆将她五官上的优点更凸显出来,她几乎认不得自己了。

  「夫人,请等一下!」

  不会吧,酷刑还没结束吗?

  方蕾战战兢兢地回过身去,见那位负责替她打扮的美容师,正从一位身着西装礼服的男士手里接过一支首饰盒。

  「夫人,还有首饰呢!」

  又过十分钟,她终于得以脱身走出红门沙龙,还是那位专程送首饰来给她的男士护送她出来的,而沙龙外,竟还有一部那种长得像娱蚣的加长型轿车在等候要送她到世上任何地方去。

  「不敢相信!」

  她一边咕哝一边爬上车,两眼睁得更大,不可思议地环视车内附设的电视、音响、小冰箱、小酒柜。

  「上帝,报这么多公帐,他真的不怕被上司抓包吗?」

  轿车先到饭店去接其他人,再把他们送到会场,位于长岛的一栋私人宅邸,宽敞豪华得让人张口结舌。

  方蕾知道,他们相当抢眼,方莲一身俗丽的金色礼服,倒很符合她的本质;方燕红得像燃烧的火,方丽是沉静的蓝,方珊穿着橘色小礼服,十分俏丽;而莉丝是一席黑色露胸礼服,令人目不转睛。

  但最特别的是她。

  起初,她还不敢穿上这件低胸无肩晚礼服,一来是坦露的范围实在太大了,二来是唯恐穿上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往下掉,美容师又哄又骗才让她穿上,旋即恍悟这件礼服真的很适合她。

  造型简单的丝缎白礼服恰到好处的凸显出她迷人的身材,身后还垂缀以褶裥长襬,显得非常优雅大方,但最别致的是自肩上垂下的淡粉红色薄纱,使她看上去既浪漫又美丽,有成熟女人的妩媚,也有妙龄少女的青春魅力。

  不过……

  「大家干嘛一直瞪着我们看?」

  对,他们是很抢眼,但盈庭的名流宾客里,他们绝不是会场中最出色的;对,她是很特别,但衣香鬓影间,她绝不是会场中最美丽的;所以,大家为什么一直瞪着他们看?

  从他们进入大厅开始,所有宾客们就对他们行注目礼,到底是哪里不对了?

  实在想不透,他们只好避到角落边儿去,没想到那些视线依然紧跟着他们移动,就像指南针一样,磁场转到哪里,针头就盯到哪里,使他们忍不住低头往自己身上看。

  不会是哪里裂开,或者破了一个洞吧?

  「不,他们不是在看我们,而是在看妳!」

  「我?」方蕾愕然指住自己的鼻子,两眼看回那些瞪着他们看的人,发现二伯说的没错,那些人看的果然是她。「为……为什么是我?」难道她有什么自己也不知道的神奇魔力吗?

  「少在那边自我陶醉了!」看来方莲察觉到是什么不对了。「喏,看看妳自己的脖子吧,那是什么?」

  方蕾低头再看,垂在胸脯上方的是一条非常简单的钻石项链,中间缀着一枚橄榄型钻石,下面再坠着一枚心型粉红钻,以钻石的计量单位来看,橄榄型钻石约有二、三十克拉,而心型粉红钻起码有一百克拉以上。

  「项链啊!」她抬起头来,一脸得意。「瞧,很搭我的礼服吧!」再指指双耳上那对由细长型粉红钻缀连而垂坠至肩的耳环。「还有这个,听说是现在最流行的样式哦!」

  方莲猛翻白眼。「那是假的吧?」

  「当然是假的,我老公可买不起这么奢华的真钻,那又怎样?」方蕾莫名其妙地反问:「妳们戴的首饰不也是假的,为什么我就不可以戴假的?」

  「因为今天来的客人起码有一半是那些鉴赏过粉红钻展示会的批发商,」方莲咬牙切齿的说:「妳什么不好戴,偏偏戴粉红色的假钻来出丑,还戴这么大颗,老天,我真替妳丢脸,还不快拿掉!」

  「才不要!」方蕾双手护住胸前的粉红钻坠,退后两步。「我老公难得送我首饰,假的也好,丢脸也没关系,我一定要戴着!」

  「妳……」

  「算了!」方二伯拉回方莲,用下巴指指其他客人。「妳们这样吵更难看!」

  方莲很不甘心的转开头去,方蕾更不甘心。

  「真是莫名其妙,我戴假钻关妳什么事了?」

  方莲咬着牙不理她,却换上方燕故作天真的咕哝了一句。

  「原来堂姊夫是那种人啊!」

  明知不会有什么好回答,方蕾仍忍不住脱口问:「哪种人?」

  「专门占公司的便宜,却连颗小钻石也舍不得买给妳的人呀!」

  方蕾不禁脸红了一下,因为方燕说她老公占公司便宜是事实。

  「我们家没有那种闲钱买奢侈品,告诉妳,他的负担很重的!」

  「什么负担?」方燕斜睨着她,眼神透出恶意的光芒。「养小老婆,还是私生子?」

  「少白目了,才没有那种事呢,是好多亲戚要靠他照顾!」方蕾愤慨地辩驳。

  「是喔?谁知道是哪种亲戚!」方燕轻蔑的哼一声。「我才告诉妳,外头开销愈大就愈可疑,真是小老婆的话,他绝不会让妳知道,妳没听说过吗?老婆永远是最后一个知道老公在外面有小公馆的人。妳以为他真的什么事都会告诉妳?少在那边妄想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