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浪漫之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我当然知道,他的事我全都知道,」方蕾很有自信地驳回方燕的胡扯。「他从不隐瞒我任何事!」

  「是喔?真令人怀疑!」

  「不用怀疑,就是这样!」方蕾的自信又自动增值千百倍。

  方燕耸耸肩,眼睛又斜睨过来。「姊夫到底是干什么的?」

  「上班啊,不过他常常出差就是了。」

  「我是说,他的公司是干什么的?」

  「是……」才说了一个字,跟答案完全无关的字,方蕾就傻住了。

  上帝,她居然不知道老公的公司是干什么的!

  几秒钟前才刚刚夸下海口说老公的任何事她都知道,现在不过一个问题就问得她哑口无言,半滴口水都吐不出来,连鼻涕都没有。

  不,绝不能让他们知道,不然一定会被他们嘲笑到死!

  被任何人笑死都没关系,但就是他们,包括大伯、二伯、方莲、方燕、方丽和方珊,打死她也不给他们有机会嘲弄她!

  于是,她卯起来压榨脑汁,威胁脑细胞用最快的速度给她一个答案,不然就当场处死它们。

  半晌后,好不容易终于给她硬挤出一个回答来。

  「他们公司是买卖骨董的!」看他们那栋跟博物馆一样的公司,八成是。

  「难怪,骨董商确实得经常出差。」方丽低喃。

  「对,对,所以他才会认识这些珠宝商,」方蕾再追加下文,愈讲愈有信心。

  「很多珠宝都是属于骨董类的。」老公一定是骨董商没错的啦!

  「经常出差是吧?搞不好是到小老婆那儿哦!」方燕依然没好话。

  「绝没有可能!」方蕾斩钉截铁的否定。「他没有小老婆,没有私生子,他的事我一清二楚,绝没有那些奇奇怪怪的勾当!」

  「妳确定妳对姊夫的了解都没有问题?」

  方燕似嘲讪又似讥笑的语气,听得方蕾一肚子不爽,当场发下「毒」誓。

  「绝不会有错,不然我替妳洗三年马桶!」

  她的毒誓一说完,才刚听到天上打下一记响雷,方大伯的低吼也呼应着咆哮过来。

  「妳们两个别吵了,快看,那位双蕾钻石集团总公司的行销经理来了!」

  几双眼不约而同移向同一个目标。

  一见到方大伯所指的人,方蕾先就怔了一怔。「是他?」

  方大伯猛然转过头来,恶狠狠地问:「妳认识他?」

  「我……」方蕾迟疑一下。「认错人了吧!」虽然那人真的很像那位拿首饰到红门沙龙给她戴的人,不过,肯定是她认错了。「剩下的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我肚子饿了,要去找点东西来慰劳我的肠胃了!」

  虽说是舞会,但通常都要先吃饱了才有体力跳舞。

  于是,方蕾偕同莉丝、泰曼与马克一起到自助餐台拿食物,然后换到另一个角落坐下来吃,一边欣赏方家的人想尽办法企图接近那位行销经理。

  说她出丑?

  哼,照她来看,真正出丑的是他们自己!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舞会时间都已经过去将近大半了,但奥文一直没有出现,眼看其他三人跳舞跳得好不愉快,而她却擦一下地板都没有,不是没人来请她,而是她想和老公共享第一支舞。

  「可恶,他再不来,我就要和别人好好『玩玩』了!」方蕾恼怒的嘀嘀咕咕,转个眼,开始呻吟。「上帝,他们又想干什么?」

  只见那一票打败仗的方家人,哪儿不好去,偏偏垂头丧气的往她这儿来。

  「他真难接近!」

  方大伯、方二伯同样沮丧的落在她身旁的座位,其他人有的站有的也坐下来。

  「想也知道,像你们这种想拉关系的人跟山一样多,」方蕾喃喃咕哝。「他不卯起来逃开才怪!」

  「小蕾,妳不是说妳老公也会来,不能请他帮个忙吗?」方丽问。

  「说是这么说啦,但天知道他究竟赶不赶得回来?」方蕾叹道:「就算他赶来了又能如何?毕竟他是骨董商,跟这种非骨董类的钻石商不可能有多少交集,总之,这种伤脑筋的事麻烦你们自己去想破头,别赖到我身上来,OK?」

  没好气的说完,她端起放在一旁的点心碟子埋头专心吃起来,不想再跟他们多啰唆,却挡不住恼人的噪音硬钻入她耳际嗡嗡叫。

  「爸,现在怎么办?」方莲的声音。

  「不是叫妳去请他跳舞吗?」方大伯的声音。

  「你以为我没试过吗?可是他就跟拒绝别人一样拒绝我,说是有公事要谈,我又能怎样?」

  「阿燕?」

  「饶了我吧,爸爸,姊都不行了,哪里还轮得到我!」方燕的声音。

  「阿丽?」

  「大伯,我……我想他不太适合我。」方丽的声音。

  「我是要妳去和他跳舞拉关系,又不是要妳找对象,妳……算了,阿珊?」

  「对不起,大伯,我跟三十岁以上的人有代沟。」方珊的声音。

  方蕾差点失笑,忙又吞回去。

  「混蛋,妳们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我……」

  「慢着,大哥,你看看刚来的人是谁?」二伯的声音异常兴奋。

  事实上,不只他兴奋,整个大厅都仿佛开水滚了般沸腾起来,闹烘烘的一片,不晓得是什么大人物出现,方蕾正想抬头恩赐一眼……

  「老天,是双蕾钻石集团的总裁!」大伯惊呼。

  呿,贝克汉她就有兴趣了,可惜不是。

  方蕾刚抬起一半的头又垂落下去。

  「没听说他要来啊!」二伯疑惑的声音。「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你管他为什么出现的,重要的是,我们又多一个机会了!」大伯的声音。

  「我可不这么认为,在我来看,我们连接近他二十公尺范围之内都有问题!」

  「我们男人不行,叫阿莲她们去总有一点机会吧?」

  「那你就错了,大哥,你可知道有多少女人千方百计企图掳获他,成为他身边最特别的女人吗?告诉你,数不清,但是,没办法就是没办法,因为恩斯特总裁已经结过婚了……」

  请暂停,他们在说谁?

  方蕾疑惑地停下叉子。是不是她的耳朵太久没拿吸尘器来吸一吸子,怎么好像有点耳鸣?

  「他对他的妻子很忠实吗?」

  「更错,恩斯特总裁是出了名的浪荡公子,身边女人一大票,超级名模、贵族千金、豪门小姐,哪一个不期待能代替他妻子成为恩斯特总裁夫人,但总是无法如愿,他会分给妳一点时间,却不会真的把妳放在心上……」

  恩斯特?不会那么巧吧?

  方蕾愈听愈狐疑了。

  「那像我们阿莲这种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人家不就根本看不进眼里了?」

  「那是当然。」

  「不过他身后那位绅士看上去比恩斯特总裁更出色、更显眼呢!」

  「的确。」

  「更奇怪的是,那位行销经理只和恩斯特总裁打了一下招呼,反倒和那位绅士交谈起来,态度异常恭谨,难道他也是双蕾的人,譬如副总裁?」

  「不,双蕾没有副总裁。」

  现在他们到底在说谁?

  方蕾迟疑着想抬头去看……

  「但他应该也是双蕾的人吧?」

  「以那位经理对他的敬慎态度来看,八成是,而且职位肯定不低。」

  「那么,既然恩斯特总裁太高档,我们接近不了,换他也可以吧?」

  「但他左手也戴着结婚戒指。」

  「那又如何?恩斯待总裁也结过婚了,还不是照样揽下一大票女人。」

  「但他不像是那种会背着老婆在外面玩女人的男人。」

  「这可难讲,你没发现吗?他一直在看我们这边……」

  「那也不一定是看我们这边。」

  「是吗?那麻烦你解释一下,他现在往我们这边来是为什么?」

  话听到这里,方蕾猛然抬头,愕然发现他们所说的那位恩斯特总裁果然是她认识的个埃蒙特·恩斯特。

  但更可怕的是那位原来跟在埃蒙特身后,此刻正朝这方向走来的绅士,一位黑发蓝眸,身材瘦高,穿着黑色半正式晚礼服的男士,透着古典风味的秀逸五官,由里而外散发的高贵气质,优雅而自信的翩翩丰采,完美的融合成一股成熟男性的神采魅力,流畅地展现出令人着迷的绅士风范。

  没错,正是她的亲亲老公,艾默德·奥文·恩斯特。

  一经确认那男人是谁,方蕾当场傻眼,脑海里开始下大雪,两秒钟之内就变成白茫茫一片。

  她的老公竟然不是骨董商,而是钻石商?

  「上帝,请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笑!」她呻吟着喃喃自语。

  可是,那个「玩笑」仍然笔直的对着她走过来,毫不停顿的,于是,一个紧急意识遽然浮上心头。

  该死,她不想替方燕清洗三年马桶!

  这个想法比任何思绪都要来得激烈,使她在尚未完全消化那个令人骇异的事实之前,身体便动作得比脑筋还快,全然没有经过任何思索,更别提审慎考虑,她猛然跳起来对那个男人怒吼。

  「我不认识你,请不要再过来了,不然我告你性骚扰!」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